• 第41章幕后推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3021字

    吕梁到吕雉母女所住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但他一推开门,看到的却仍旧是满室狼藉,往客厅的方向走了几步,再看到摔碎在博古架旁的那些古董瓷器,吕梁整张脸都气绿了。

    那两个不孝子,什么东西不好砸,怎么专挑贵的砸。

    吕梁蹲在碎瓷片旁,伸手小心翼翼的捏起瓷片,越看越觉得肉疼,索性牙一咬,将瓷片往地上重重一摔。

    不要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魏家有事求着自己,那他大可借着吕雉的口要求魏家做出十倍百倍的补偿。

    想到吕雉,吕梁这才想起来,他进门都这么久了,居然一直没看到吕雉和韩亚茹的身影。

    “亚茹,小雉!”

    吕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开门去找,一边找还一边叫,但等他找遍了整个屋子,却仍旧没看到吕雉母女。

    吕梁掏出手机,径直往韩亚茹的手机上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吕梁没等韩亚茹开口,就直接问了一句,“你和小雉在哪儿呢?这么晚了,怎么不在家?”

    “飞燕和项远来家里闹了这么一出,小雉胆子小,被吓了一通之后就有些发烧,我正带着小雉在医院挂瓶呢!”

    “发烧了?没受什么外伤吧?”吕梁最关心的还是吕雉的这张脸。

    “没有,幸好保全和警察来得及时,小雉才没受伤,不过,但凡他们晚一点过来,事情就难说了!”

    说着说着,韩亚茹的声音就有些哽咽。

    “哎~~你别哭了,小雉不是没事嘛,你哭什么?这次错在飞燕和项远,我刚刚已经狠狠的教训了他们一通,他们也知错了,如果你们母女心里还有怨气,我就让那两个不孝子,亲自过来给你和小雉道歉,你说,怎么样?”

    “我们母女身份低贱,哪里担当的起,道歉就不用了,但那公寓,我和小雉却是不敢再住了,发生了这样的事,住在那里总觉得心慌,飞燕和项远手上有那屋子的钥匙,这要是半夜开门进来,再起了什么歹念,那我们……”

    说到这个,吕梁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吕飞燕之所以能拿到这公寓的钥匙,也是因为他将钥匙随意乱放的原因,这才让吕飞燕找到机会去多配了一把。

    “行,都依你,既然你不想住了,我另外给你找房子,这次啊,房子就记在你名下,门锁也换成指纹锁,你看怎么样?”

    吕梁又是安抚又是给好处的说了一大通,这才将韩亚茹给哄高兴了。

    听到了韩亚茹总算有了笑意的声音,吕梁这才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那个问题。

    “小雉的点滴快挂完了吧?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和小雉准备在医院附近的酒店先住几天,这点滴也不是一天挂完了就能了事的,医生说了,为了巩固疗效,要连着挂三天才行,我们就近找酒店住了,也免得在路上来回奔波。”

    “这样啊~行吧,那你们自己安排,不过有一件事,要你和小雉马上去办。”

    吕梁将魏清源提的那个方案,详详细细的和韩亚茹说了一遍,本以为韩亚茹不会做任何迟疑,马上就会点头答应。

    但让吕梁没想到的是,他这话都说完好一会儿了,电话那头的韩亚茹却仍旧一声不坑。

    吕梁在韩亚茹这里还没受过这种待遇呢,顿时就不高兴了,“答不答应的,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飞燕和项远是你的儿女,照道理我不该追究什么,可你看到家里的样子了吗?他们这次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只要一想到小雉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吓的缩成一团,我这心就揪着难受,现在,你让我向网民撒谎,将网上信息被封锁的责任全都揽到我们母女头上,这……”

    这话,韩亚茹只说了一半,却已道尽了心里的委屈和不甘。

    吕梁回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惨状,心里一软,低声安抚道:“我知道你委屈,这样,我也不逼你现在就下决定,你自己好好想想,想好了再给我回信。”

    停顿了一瞬之后,吕梁又道:“不过,亚茹,我要提醒你的是,魏家的势力可不小,这次趁着他们有求于人,你趁机开几个条件没什么,但要是不依不挠,不识大体,那你应该知道,你不是魏家的对手。”

    说完这话,吕梁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他也不想再折腾着回吕家,索性进了韩亚茹的房间,裹着被子,没一会儿就睡死了过去。

    这么多年都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像今天这样从早奔波到晚,还真是苦了他这把老骨头。

    韩亚茹挑了挑眉,将手机放回自己的限量版包包里,抬头看向对面的吕雉,嘴角轻轻一勾,“这次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咱们母女俩总要趁机讨点好处才行,要不然怎么甘心!”

    吕雉将盘中最后一小块牛排放入嘴中,细细的嚼了,咽下去,“一套房子,妈你就满足了?”

    “一套房子当然不够,我要的是吕太太的这个称呼还有吕家一半的财产,现在这套房子只是利息,本来我也没想着和魏薇过不去,但他们简直欺人太甚,一次两次的欺到门上,这口气,我可咽不下。”

    韩亚茹拿起一旁的红酒,浅浅的喝了一口,看向吕雉的眼神有些发亮,“小雉,等这套房子到手了,妈马上过户给你,免得以后我和你爸闹僵了,他以夫妻共同财产的名义,将房子再要回去。”

    对于韩亚茹的这个提议,吕雉不置可否,一套房子而已,她还不看在眼里。

    “妈,刚才爸说的事,你怎么考虑的?”

    韩亚茹切牛排的动作一顿,嘴角一抿,“我想过了,这黑锅咱们还非背不可,有一点,你爸说对了,就我们现在的身份,和魏家对着干没好处,趁机捞点好处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只能慢慢图谋。”

    “这倒未必,虽说发声明势在必行,但这声明也分怎么发的,是不是?若是我们做了解释,但广大网友不相信,他们觉得这里面另有内情,那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你是说……”韩亚茹眼睛一亮,嘴角含笑的看向吕雉。

    “妈,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公道自在人心,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这世上有正义感,看不得别人颠倒是非的人多的是,这要是跳出来,在网上说些什么,我们也控制不住,不是吗?”

    吕雉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韩亚茹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她笑盈盈的看着吕雉,一脸的安慰。

    “小雉,你总算是开窍了,你不知道,之前看你横冲直撞的,妈不知道有多担心,现在你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妈也就安心多了。”

    吕雉看着韩亚茹这一副老怀安慰的模样,心头不由的一热,在这之前,她不在韩亚茹面前表现出自己阴狠毒辣的一面,是担心韩亚茹对自己产生芥蒂,现在看来,这都是自己多虑了。

    作为一个母亲,固然希望自己的儿女正直善良,但却更容不得儿女被人欺负,与其我为鱼肉,不如为刀。

    “妈……”吕雉刚开口唤了一声,她包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一看,是季宣明。

    “小雉,是谁啊?怎么这个时间来电话?”

    韩亚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都快九点了。

    “是我的一个同学,他也想参加知识竞赛,这两天,我们各自遇到什么难题了,都会在电话里沟通。”

    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解释之后,吕雉就当着韩亚茹的面,按下了通话键。

    “喂,我在和我妈吃饭呢,习题上的问题,待会儿我们再谈吧!”

    电话那头的季宣明微微一愣,随后马上明白了吕雉的意思,只说了一句,“一个小时后,我再给你来电话!”

    “好!”吕雉简单的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韩亚茹并未看出任何异样,只有些心疼的劝着吕雉,“比赛是重要,但也别太紧张,还是身体重要,晚上看书别看的太晚,知道吗?这对你的眼睛没好处……”

    吕雉笑着打断韩亚茹的话,“我知道了,妈,快点吃吧,这牛排都要冷了。”

    母女俩相视一笑,重新低头吃起了这比往常要延迟了许久的晚餐。

    吃完饭,和韩亚茹在房门口分开之后,吕雉转身进房,一锁上门,就主动给季宣明去了一个电话。

    “网上的那些水军是你找的?”

    电话那头的季宣明只沉默了几秒,就承认了下来。

    “我的事,你别插手,受了伤就好好在医院里躺着休息,你动这些脑子干什么?”

    “你的事,不许我插手,那我的事呢?你不也在插手?”

    季宣明一句话,就将吕雉给堵了回来。

    吕雉咬了咬嘴唇,半响之后,才回了一句,“这怎么一样,就你现在的处境,若是背后做的这些小动作被魏家人知道了,你以后还打不打算进娱乐圈了?你可别忘了,魏家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经纪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