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巧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3101字

    吕雉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季宣明的倔劲也上来了。

    “国内数一数二,不代表在国外也可以只手撑天,不能在国内出道,我大可去国外发展,难不成魏家的手那么长,还能管到国外的娱乐圈?”

    吕雉虽然看不到季宣明此时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中已能听出他的情绪,她叹了口气,不准备再刺激季宣明。

    “算了,事情做都已经做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所幸,你的这招效果还挺好,刚才我爸来电话说,魏家找他谈过了,只要我们母女出面将这黑锅背下,有什么条件可以随便开。”

    听到这,季宣明的心情这才稍微好点,“那你准备开什么条件?”

    “我妈让我爸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其他要求没提!”

    “就一套房子?”季宣明的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这未免也太便宜他们了。”

    “那倒也未必!”

    吕雉轻笑一声,将方才和韩亚茹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还不忘表扬了季宣明一句。

    “这还是你给我的灵感,现在这个社会,善于利用舆论是项非常重要的技能,不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尺度还是要把握好才行,要不然极有可能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

    这话,吕雉说的很认真。

    经过这次吕魏两家被网友围攻,而魏家却束手无策,只能寻求她们母女帮忙这点来看,舆论一旦失去控制,这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正事谈的差不多了,吕雉这才关心起了季宣明的伤势,“你的伤怎么样了?季家的那些人有来为难你吗?”

    季宣明冷笑一声,“他们自持身份,又怎么会在医院这样的公众场合为难我,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别担心。”

    吕雉眉心微微一皱,这么说来,那天在医院门口偶遇季宣昌,他是真的来视察业务,并不是去医院为难季宣明的。

    “你知道,你大哥和岳氏的千金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吗?”

    “不知道,季家的事,我向来不怎么关心!”电话那头的季宣明略一停顿,紧接着又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再贸然行动的,放心!”

    吕雉的直觉告诉她,季宣昌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年纪轻轻的,就能不动声色的握有季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从而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分庭抗礼。

    他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能眼都不眨的就拿自己的婚姻叫交易,这样的狠角色,岂是随便能招惹的。

    “季宣昌这人不好惹,你给我离他远远的,知道吗?”

    “知道了,我自己有分寸,对了,这两天我都和我妈一起住在酒店,有什么事,你直接给我发信息,电话尽量少打,免的引起我妈的怀疑。”

    季宣明沉默了几秒,随后才闷闷的应了一声。

    结束了与季宣明的通话之后,吕雉快速的洗漱了一番,但躺在床上许久,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翻了一个身,往窗口的方向看去。

    因为所住的楼层高,不用担心有人窥探,吕雉就没拉窗帘,此刻,透过玻璃窗,她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城市闪烁的霓虹灯。

    若不是有这次转世的奇遇,只怕她究其一生也想象不到,两千多年后的世界是这样的。

    愣愣的在床上躺了许久,却怎么都无法入睡,吕雉干脆起身,随便套了一件外套,走到落地窗边,推开玻璃门,窗外的寒风瞬间裹紧了吕雉的全身,让她狠狠的打了一个抖索。

    但吕雉却仍旧迈步走到了阳台,抱在胸前的双手撑在阳台栏杆上,只要微微低头,就能将这城市的万家灯火收入眼底。

    “hi,这么巧?”

    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让吕雉吓了一跳,她本能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今天早上才在医院门口见过的季宣昌,此时正站在她隔壁的阳台上,身子微微往外倾斜,正含笑看着自己。

    吕雉满脸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打量四周,这才发现,这家酒店的阳台都是紧紧相连的,阳台和阳台之间只用一面梯形的雕花墙面相隔。

    如果像季宣昌此时一样,趴在阳台栏杆上,身子往外倾斜,就能看到隔壁阳台的情况。

    “又是你!”吕雉皱着眉头看向季宣昌,“你在跟踪我?”

    “不,你误会了,这真的只是巧合!”

    吕雉嘲讽的一笑,“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这酒店是你名下的产业,你之所以住在这里,也只是工作需要吧?”

    季宣昌无奈的耸了耸肩,“不管你信不信,事实确实如此!”

    吕雉定定的看向季宣昌,而季宣昌也不闪不避的看着吕雉,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过了许久,吕雉这才率先移开视线。

    “希望这种巧合,以后不会再出现,巧合先生,晚安!”

    说完这话,吕雉也不去看季宣昌是什么表情,转身就进了房间。

    拉上窗帘之后,吕雉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去,这下,她就是想要隐瞒身份只怕都不可能了。

    季宣昌甚至都不用调查,只要一个电话打到前台,前台工作人员自然会将她的信息告知季宣昌,甚至只要季宣昌想,他们连她的身份证号都会详详细细的报给季宣昌知道。

    季宣昌又会不会循着这条线索,查到她和季宣明的关系。

    吕雉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确定在学校,她和季宣明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亲密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季宣昌知道了她和季宣明的关系,她倒不会怎么样,顶多就是被吕梁当成讨好的工具,自动送到季宣昌面前。

    吕雉担心的是,季宣昌会不会对季宣明做什么,毕竟像季宣昌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看上的猎物和季宣明有任何瓜葛。

    几次三番和季宣昌遇到的事,吕雉不会告诉季宣明,免得他冲动之下,再做出什么事。

    看来,短时间之内,她最好和季宣明保持距离,即便联系,也尽量通过社交软件,这样,才不会将季宣明暴露在季宣昌的视线中。

    季宣明现在还太弱小,根本就不是季家三兄弟的对手,吕雉不愿看到这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因为她而受到任何伤害。

    吕雉回到房间不久,床头柜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探头一看,是酒店的内线电话,来电人是谁,不言而喻。

    吕雉有心不接,但电话那头的人却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电话一声接着一声,直吵的吕雉头疼。

    吕雉在接电话以及拔电话线之间纠结了一会儿,很快就做了决定。

    伸手接起电话之后,吕雉一声不吭,只等着电话那头的人主动开口说话。

    “你知道我是谁?”

    电话那头的季宣昌饶有兴味的一笑。

    “我自问还没那么笨,这么晚了,你打电话过来到底是要说什么?我没功夫和你闲扯!”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进入正题了,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吕小姐一起吃个饭?”

    “不好意思,我想你没这个荣幸,另外,我再说一遍,我对你不感兴趣,所以以后就算再偶遇,也请你对我视而不见,晚安,季先生!”

    电话的最后,吕雉直接点名季宣昌的姓,好让对方知道,不是只有他才能查她的身份,而她就算知道他的身份,也无心与他有任何瓜葛。

    看着已然被挂断的电话,季宣昌的嘴角轻轻一勾,抬起右手来回的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有意思的女人,这是欲迎还拒还是真的不恋权贵?”

    季宣昌越是捉摸不透吕雉的心思,就越是对她不能忘怀。

    不管是真的拒绝还是假的拒绝,有一点却是很肯定的,吕雉勾起了季宣昌的好胜心,这样的女人,他势在必得。

    第二天,完全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的韩亚茹,一早就来叫吕雉一起去餐厅吃饭。

    这家酒店的港式早点远近闻名,韩亚茹很喜欢这的味道,虽然住的地方离这儿远,但偶尔她也会特意过来,就为了一顿美味的早餐。

    “来,小雉,尝尝这虾饺!”

    韩亚茹笑盈盈的从小蒸笼里夹了一个虾饺到吕雉面前的小碟子上。

    吕雉并不喜欢虾饺这样的食物,外面那一层木薯粉做的皮会让她肠胃不适,这是当年她做了两年阶下囚,长期忍饥挨饿落下的后遗症。

    虽说现在这具身体并没有这毛病,可吕雉却仍旧下意识的抵触这样的食物,不过吕雉不想浪费了韩亚茹的好意,只得低头浅浅的咬了一口,尝了一下这虾饺的味道。

    “怎么样?好吃吗?这虾饺皮Q弹爽滑,里面的馅料又多汁鲜嫩,我以前来这,一个人就能吃掉两笼。”

    吕雉勉强笑了笑,韩亚茹说的没错,就口感味道来说,这虾饺确实很美味,但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口中的虾饺皮还没咽下去,她就觉得胃里胀的有些难受了。

    在韩亚茹殷切的目光中,吕雉又嚼了嚼口中的虾饺,却趁着韩亚茹低头不注意的时候,飞快的将口中的虾饺吐到了手中的餐巾纸中,随后又将纸巾团成一团,扔到桌上的食渣碗里。

    这一幕,韩亚茹没看到,却全都落入了坐在不远处的季宣昌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