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找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3106字

    季宣昌这么热切的眼神,吕雉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只是不愿搭理,故意装作不知罢了,幸好季宣昌也算识时务,并没有上前来搭讪。

    吃好了早饭,韩亚茹说要去酒店附带的商场逛一逛,让吕雉作陪,吕雉想着回房间也没什么事做,于是就点头应了下来。

    母女俩携手走在商场里,偶尔看到喜欢的衣服就进去试试,上了身的效果若是不错,韩亚茹就直接刷卡买下,反正花的不是她的钱,她一点都不心疼。

    等到母女俩手上都各自提了不少购物袋,正要打道回府的时候,却在一个拐角处,迎面碰上了和闺蜜一起来逛街的吕飞燕。

    吕飞燕一看到吕雉和韩亚茹,圆圆的杏仁眼猛的一瞪,她几步上前,盯着吕雉的的脸,抬起的指头都快点到吕雉的脸上了。

    “不是说受了惊吓在医院挂瓶吗?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脸色就这么红润了?”

    吕飞燕的视线从吕雉母女俩的手上扫过,眼中的怒火更盛,“哟,还买了这么多东西,敢情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所以一点都不肉疼,是吧?”

    韩亚茹见吕飞燕一上来就这么咄咄逼人,上前一步就想理论几句,但却被吕雉给伸手拦住了。

    吕雉抬手,将吕飞燕的手指拍开,眼睛往吕飞燕的手上一扫,嗤笑一声,“你呢?难不成姐姐花的是自己赚来的钱,怎么?姐姐花得,我就花不得?”

    “当然,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花吕家的钱?”

    “资格?我姓吕,户口本父亲那一栏写的是吕梁,这个资格还不够?”

    “你……”

    论嘴上功夫,吕飞燕根本就不是吕雉的对手,既然说不过,那就直接打,她比吕雉高出大半个头,总可以在手上讨回一点便宜吧!

    可不等吕飞燕的手挥下,吕雉就眼明手快的拉着韩亚茹往后退了一步。

    “姐姐动手之前,还是要想清楚才好,我可还没召开记者会,公开承认是我们母女让媒体撤回新闻的呢,这要是脸上受了伤,记者会不能召开了,你说,吕魏两家能饶的了你吗?”

    吕飞燕到底还有些理智,一听吕雉的话,这高高扬起的手就怎么都落不下去了,但就这么收手,这让旁边站着的闺蜜怎么看她,她这吕家大小姐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正在吕飞燕纠结不已的时候,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商场保全走了过来,他们站定在一旁,先是看了眼吕飞燕,随后态度恭敬的冲着吕雉和韩亚茹鞠了一躬。

    “这位夫人和小姐,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说话的同时,这位保全的眼神还若有似无的从吕飞燕身上瞟过。

    吕飞燕脸上一红,一脸气恼的看向保全,“你这是什么眼神?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又没对她做什么?”

    “没有就好,我们也不希望商场里出现无故打人的事件,这位小姐,既然不想打人,您这手是不是可以收起来了?”

    保全队长一脸冷漠的看向吕飞燕,脸上哪里还有面对吕雉母女时的恭敬和谦卑。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们商场的客人……”

    吕飞燕对着保全大呼小叫,而吕雉却环顾了一圈四周,四处找起了人,在环顾了一圈之后,她果然看到季宣昌坐在一家西餐厅靠窗的位置上,发现她看过去之后,还微笑着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向她举杯示意。

    吕雉嘴角一抽,她就知道,无缘无故的,这商场保全怎么会出现的这么及时,还一副不管谁对谁错,他都帮定了她们母女的模样,原来是受人指使。

    “妈,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咱们走吧!”

    吕雉看了看周围已经慢慢围上的人群,拉了拉韩亚茹的衣袖。

    “可……这……”韩亚茹看了看吕飞燕和保全,有些犹豫不决。

    “没事的,吕飞燕无非就是想找我们麻烦,我们人都走了,她自然也就消停了!”

    韩亚茹一听这话,觉得吕雉说的有道理,于是跟在吕雉身后,悄然离开现场。

    保全队长用眼角余光看到吕雉母女离开了,这才伸手挥了挥,打断了吕飞燕的叫嚣,“小姐,现在是商场正常营业的时间,如果您对我刚才的服务态度有疑问,我们移步到办公室详谈,别影响其他顾客购物,您看怎么样?”

    吕飞燕一听这话,转头一看,却发现吕雉母女早已不见了踪影。

    而就在她和保全理论的过程中,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圈人,甚至还有人对着自己拍照摄像。

    她暗道一声不好,哪里还敢继续纠缠下去,拉了一旁满脸尴尬的闺蜜,快步离开了这包围圈。

    回到酒店房间之后,吕雉借口想复习一下功课,为几天后的知识竞赛做准备,一个人进了套房里附带的书房。

    锁好门之后,吕雉坐到书桌后面,却并没看书,而是拿起手机刷起了网上的信息。

    这个全新的世界,要说有什么是吕雉最喜欢的,那就是资讯发达的网络世界。

    有人说在缺少管制的网络世界里,到处都充斥着网络暴力,但吕雉的看法却不同,能这么快速全面的了解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这是过去的她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至于信息过滤,那本来就各凭本事。

    看着几分钟之前在商场里发生的事,现在通过网络已经能看到现场的视频和照片,吕雉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

    她修长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木质桌面,在脑子里理顺了思路之后,就拉开抽屉,从中掏出一个全新的手机,正是之前她在商场里买来发信息给岳宝儿的那部。

    将手机开机,利用手机流量登陆微博之后,吕雉将这条爆料通过私信分享的方式,分享给一个业界非常有名的八卦大V,并声称,她手上还有关于吕家这对姐妹的料。

    不一会儿的功夫,对方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回来,表示如果她提供的信息确定有价值,那公司方会给予丰厚的奖励。

    吕雉装模作样的和对方讨价还价了许久,这才说出了魏家有意让吕雉,韩亚茹出面背锅的事,对方质疑吕雉是怎么知道的,吕雉只说这是她无意中听到的信息,至于具体是怎么知道的,那就无可奉告了。

    信息一发完,吕雉就催着对方打钱,给人一种她十分缺钱的假象。

    而吕雉提供的收款账号,正是之前要了那小贩身份证之后,上网开通的网上银行账号,之所以这样做,自然是为了避免有人通过这个账号查到她头上。

    做完这些事之后,吕雉将手机重新关机,放回到抽屉最深处,起身将书房的门锁打开,这才坐回到书桌后,认认真真的看起了书。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以德报怨这样的事,她没这个气度去做,吕雉这一生信奉的为人处世之道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而且还要加倍偿还回去,不管是恩还是怨,都是如此。

    季宣明躺在病床上,雪白的床单将他的脸色衬的愈发苍白,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握着手机的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着白。

    楚蔚然提着保温壶推门进来,看到季宣明这个模样,眉心微微一锁,快步走到床前,将手中的保温壶放到床头柜上,一脸关切的看向季宣明。

    “宣明,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季宣明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楚蔚然,随后不慌不忙的将手机关机放到床头。

    “没事,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楚蔚然仍旧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季宣明,见他抿紧了唇,不愿细说,只得叹了口气,“待会儿医生会再过来检查,如果各项指标都正常,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季宣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随后主动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保温壶,拧开盖子之后,也不用汤勺,一仰头,就着保温壶的壶口,就大口大口的喝起了里面的补汤。

    楚蔚然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到了,等她反应过来,赶紧去拿汤勺,季宣明已经将保温壶里的补汤喝掉了一大半。

    楚蔚然怕季宣明喝的太急,再给呛到了,本想伸手拿走保温壶,但却被季宣明一个扭身给躲开了。

    “宣明,别喝这么快,你慢慢喝,别呛到了……”

    楚蔚然的话还没说完,季宣明就将已经喝空的保温壶递了回来。

    而在楚蔚然愣愣的伸手准备接过保温壶时,季宣明却用着有些发亮的眼睛看着她,“妈,我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不允许自己再这么不堪一击。”

    “呃……好!你……”

    楚蔚然对季宣明这忽然的转变有些措手不及,结巴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妈,你能去叫一下医生吗?我想尽快出院!”

    “好!我这就去,你等等!”

    楚蔚然深深的看了一眼季宣明,直觉眼前的这个儿子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她一时又说不上来什么。

    因为长时间分离所造成的疏离和淡漠,并不是单靠母子血缘就能消除的。

    等楚蔚然离开之后,季宣明再次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那张照片,眼睛慢慢的眯成一条危险的细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