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巧遇故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6本章字数:3072字

    从魏氏出来之后,季宣明并没有马上回家,反而是将车开到了吕雉的公寓楼下,他坐在车里,抬头定定的看着那幢单元楼许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些什么。

    良久之后,季宣明的唇角微微上扬,轻声嘀咕了一句,“真是疯了!”

    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没立刻离开,又这样坐了大半个小时,这才发动引擎,开车离开。

    公寓楼下发生的这一切,身在邻市的吕雉自然不清楚,此时她正从考场出来,一阵风吹过,将她身上浅粉色的裙摆轻轻吹起,这周身散发出的青春气息,让等在门外的家长纷纷看直了眼。

    早就等在门外的韩亚茹一看到吕雉出来,赶忙推开车门,快步迎了上去,又顺手接过吕雉手上的背包,牵起吕雉的手就快步往一旁的车子走去。

    一坐上车,韩亚茹就将车里的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一些,随后一脸关切的看向吕雉,“有没有暖和一点?”

    吕雉一边低头系着安全带,一边点了点头。

    “本来也不冷,今天出门穿的挺多的。”

    “里面就一件羊毛连衣裙,外面加一件呢子大衣,多什么多,你看看别人,这身上都裹着羽绒衣呢!”

    韩亚茹看了一眼吕雉身上的打扮,一脸的不认同,“小雉啊,你别怪妈唠叨,这女人啊不能受冻,受了冻……”

    见韩亚茹又要老生常谈,吕雉赶忙笑着打断,“妈,你要说的,我都知道,可我真的不冷,不信你摸摸,我的手是不是很暖和!”

    说话间,吕雉将手往韩亚茹的手背上一搭,随后很快又收了回来。

    虽然没来得及细细感受,但就刚才那一瞬,韩亚茹确实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于是,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吕雉,终究还是住了嘴,没再说什么。

    吕雉趁着韩亚茹没注意的时候,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幸好她从考场出来的时候,在口袋里塞了一个暖宝宝,这才糊弄过了韩亚茹。

    吕雉不是不怕冷,而是担心太过暖和之后,自己会太过放松,用寒冷刺激一下自己,她才能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小雉,考的怎么样?自我感觉如何?”韩亚茹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着吕雉考试情况。

    “还行吧,我有多少能力都已经发挥出来了,至于其他参赛者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这种看排名的比赛,自己尽力了就可以了。”

    对于吕雉这么良好的考试心态,韩亚茹显然也很赞同。

    “对了,你不是说你们学校还有其他同学也参加了这次知识竞赛吗?你刚刚在里面没碰到她?”

    被韩亚茹这么一问,吕雉有一瞬间的迷茫,幸好她马上就想起了前两天随口扯出的这个谎。

    “没碰到,可能他在别的考场吧!”

    “是吗?那真是可惜了,这要是碰上了,就可以互相对一下答案了!”

    知道韩亚茹也就是随便这么一说,吕雉也就没接话,只是看了看窗外的街景,问道:“妈,这是要去哪儿啊?”

    “你前段时间因为这比赛的事,去了奈良,也没能好好玩,我知道这城市有个很不错的温泉酒店,我带你去那边住几天,算是给你补了一个假期。”

    “住几天?”吕雉转头看向韩亚茹,“爸不是说要尽快向媒体发声明吗?我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久了,爸那边不会有意见吗?”

    “别管他,这种时候就应该让他着着急,要不然他们吕家的人还真以为我们母女就这么好欺负呢!”

    说话间,韩亚茹的车已经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吕雉见韩亚茹心里有成算,也不再提意见,这事就让韩亚茹自己把握分寸好了,总归比起韩亚茹,她对吕梁的了解还是少。

    跟在韩亚茹身后进了酒店之后,吕雉却发现韩亚茹并没有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她扯了扯韩亚茹的衣袖,“妈,你办好入住手续了?”

    韩亚茹点了点头,领着吕雉进了电梯之后,直接按下了最高层的电梯按钮。

    “你在考试的时候,我就过来办好手续了,我们先回房休息一下,待会儿先去吃饭,吃了饭再去泡温泉。”

    韩亚茹的话才说完,吕雉还没来得及回答,她们面前的电梯门就开了,紧接着进来一对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女。

    这对男女举止亲密,一看就知道,不是情侣就是夫妻,而且两人身上的衣着相当考究,像是有些身份地位的。

    本来这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件,但这男子在看到韩亚茹时,却惊叫了一声,“亚茹?!”

    韩亚茹脸色一沉,随后冷着声道:“这名字是你能叫的吗?”

    中年男子还没说什么,他身旁的女人倒是先开了口。

    “怎么不能叫?你不就是做了某富商的二奶吗?怎么,还觉得高人一等不成?”

    吕雉算是看明白了,这两人只怕是韩亚茹的旧相识,只是这关系好像有些微妙。

    吕雉伸手拉了拉韩亚茹,“妈,这两位叔叔阿姨是谁啊?”

    “只是路人罢了,你没必要知道!”

    说这话的时候,韩亚茹的脸色仍旧十分难看。

    “路人?!”面前的女子嗤笑一声,“你和我们家穆非好歹也是相恋多年的旧情人,总不能因为他最后选了我,你就如此不念旧情了吧!”

    韩亚茹不甘示弱,冷冷一笑,抬眼瞟了一眼面前的男子,“这要是念了旧情,你觉得还有你什么事吗?他当初选择你,为的是钱还是情,你这么多年,难道还看不明白?”

    “你……”

    “你什么你,被我说出了事实,就恼羞成怒了?”韩亚茹轻勾嘴角,“这种男人,我韩亚茹不屑要,你要抢着拿他当宝,那就好好拿着吧!”

    韩亚茹的话音刚刚落下,电梯门‘叮’的一声就开了,她看了一眼楼层,嘴角一翘,开口提醒道,“你们的楼层到了!”

    女子恨恨的看了一眼韩亚茹所按的顶楼按钮,“拽什么拽,能住顶楼,还不是靠卖身卖来的,有什么好得意的!”

    “你有本事也去卖啊!只怕你倒贴钱,也没人要了吧!”韩亚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女子已经有些发福的身材,眼中的嘲讽,明显的连瞎子都能看得到。

    “亚茹,你现在怎么……”

    “还不快滚,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韩亚茹脸色一沉,根本就不给眼前这男子说话的机会。

    眼看着男子还要说什么,韩亚茹却早已经不耐烦,抬腿一脚就踹在了男子的腿上,紧接着伸手一推,将眼前的这两人,一下子就推出了电梯,随后马上按下了电梯的关门键。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让站在韩亚茹身后的吕雉都有些看呆住了,她还从来没见过韩亚茹如此粗鲁的一面,以往在吕梁面前,她一直都是温柔似水的形象,连大声说话都没有,更何况这还动起了手脚。

    “妈~”

    听到吕雉的声音,原本还有些情绪激动的韩亚茹,张嘴深呼吸了几口气,等到心情平静下来之后,这才转头看向吕雉。

    “小雉,什么都别问,我现在不想说这些糟心事,等以后有机会,我再一一告诉你。”

    吕雉乖巧的点了点头,“好!”

    见吕雉答应的这么爽快,韩亚茹反倒有些惊讶了,“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吕雉噗嗤一笑,走近韩亚茹,伸手挽上她的手臂,“妈,不是您说现在不想说的吗?那我就是好奇,也得不到答案不是吗?”

    吕雉眨巴了一下眼睛,停顿了一会儿,又道:“谁都有秘密,谁也都有权利,选择不将秘密公之于众,我身为您的女儿,就更应该尊重您的决定,是不是?“

    听着吕雉的这番话,韩亚茹只觉得心头暖洋洋的,因为见到穆非这个臭男人而糟糕透顶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吕雉柔顺的长发,“小雉,谢谢你对妈的理解和尊重,有些事,确实不适合再提起,不过,等时机成熟,我会将这一切都告诉你的,你是我的女儿,对我的过往也有知道的权利。”

    看着韩亚茹说这话时,神情中的屈辱和不甘,即便现在什么都不清楚,但吕雉却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是一个女人在被爱人辜负和背叛之后,才会有的表情。

    吕雉想,当初那些官兵闯进家中,说刘邦弄丢了犯人,而他自知罪重,早已抛下他们一家老小畏罪潜逃时,她的表情应该和此时的韩亚茹也差不多。

    吕雉低垂下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看来,她和韩亚茹一样,都是苦命的女人。

    只是,当初的她没的选,而如今的韩亚茹有的选。

    即便最后选的这条路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总归可以不用再待在负心人身边,就这,也让人心里舒服许多,不是吗?

    想起自己为了保命,为了那一双儿女,被逼待在刘邦身边的日日夜夜,吕雉只觉得心头滴血,如果有可能,她真的想离那个男人离的远远的,但战火纷飞中,以她的身份,根本就无法自保,就算跑了,也会被人抓来当做人质。

    那被绑阵前,敌军扬言要将她割肉煮汤的事,不也曾经发生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