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演艺合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6本章字数:2060字

    潘达说的这件事,季宣明是知道的,之前吕雉和他也略微的提起过,只是今天吕梁过来,也不知道开了什么条件。

    “这事是吕魏两家理亏,就这么让人家平白无故的背了黑锅,那母女俩会乐意吗?这次,吕魏两家只怕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能达成愿望吧!”

    季宣明小心的试探着,希望从潘达这里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这该付的代价还是要付,将这件事尽快平息下来才是最要紧的。”

    潘达伸手拍了拍季宣明的肩头,“宣明,从这件事里,你应该也能看得到,如今的新媒体非常发达,以后你出道了,也要事事小心,千万不要以为避开了记者就万事大吉,现在这个社会,人人手上都有一个智能手机,一旦被人拍了照放到网上,再被有心人煽动炒作一下,你就是有再好的品性,也敌不过众口铄金的威力。”

    季宣明点了点头,淡淡一笑,“我明白,谢谢潘哥的教诲,这些我都记住了。”

    见潘达也不知道更多的内情,季宣明不再多问,只看向潘达手中拿着的合同问,“潘哥,这是……”

    “哦!差点忘了!”潘达指了指练习室里一张小茶几,示意季宣明到那边坐。

    两人坐定之后,潘达这才翻开手中的文件夹,将这文件放到季宣明的面前。

    “这是野外生存那档节目的正式合同,这上面责任和义务都写的非常明白,你先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提出来。”

    季宣明闻言,按照潘达的吩咐低头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合同确实如潘达所说的,里面的条款写的非常详细明确,一点权责不明的地方都没有,而且电视台方面给予的报酬也相当高。

    季宣明了解过行情,知道这价格虽然比不上一线大牌,但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确定都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季宣明拿起茶几上的签字笔,刷刷几笔就在文件末尾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哎~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见季宣明这么爽快的就签了字,潘达就是再阅人无数,也不由的有些惊讶。

    一般新人在面对自己的第一份演艺合约时,总会非常小心,就怕万一出了什么纰漏,会影响以后的发展,像季宣明这般的,还真是少见,不,应该说,是他第一次见。

    季宣明淡淡一笑,将签好字的文件交回到潘达手中。

    “这合同既然能拿给我看,想必潘哥已经再三研究过了,我是新人,很多事都不懂,有潘哥帮我把关,我是再放心不过的,哪里还有必要在潘哥面前班门弄斧,提些不合实际的要求。”

    听完季宣明的这番话,潘达心里不由的感叹,这高门大户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说话处事,样样都非常得体,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么想着,潘达就更加坚定了要将季宣明培养成国际巨星的决心。

    潘达收好文件,又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随后看向苍禁言,“时间不早了,你再练一会儿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过分消耗体能,这会给你的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认真是好事,但也要把握好分寸。”

    “我明白,潘哥先去忙吧,我再练半个小时就走了!”

    季宣明淡笑着回了一句。

    潘达见季宣明自己心里有成算,于是点了点头,转身出了练习室。

    潘达一走,季宣明就重新投入了训练中,半小时后,他停下训练,在训练室附带的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出了魏氏大楼。

    离开魏氏之后,季宣明并没有回家,而是驾车来了吕雉的新住处。

    但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许久,季宣明却始终一动不动的坐在车里,并没有打电话给吕雉,更没有下车直接去找人,只是低着头,手里捏着手机,来回的翻转。

    就在季宣明愣神的时候,副驾驶室的车窗忽然被人敲响了,转头去看,窗外站着的竟然是吕雉。

    吕雉冲着季宣明比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将车门打开。

    季宣明回过神来,赶忙按下开关,并倾身推开车门,方便吕雉上车。

    “你刚从外面回来?”

    除此之外,季宣明想不到其他吕雉会发现他的原因。

    吕雉伸手指了指窗外,“我房间的窗口刚好可以看到这里,中午我们不是才见过吗?这会儿找我是出了什么事吗?”

    季宣明微微向前倾斜身体,透过前挡风玻璃往上看,果然看到了吕雉说的那个窗口。

    收回视线之后,季宣明看向吕雉,迎着她带着疑问的眼神,抿了抿嘴角,“刚才我在魏氏看到你父亲了。”

    吕雉嘴角微微一扯,“他的动作倒快!果然是无利不起早。”

    “你真让你父亲向魏氏索要股份?”

    “当然,不趁着现在要,以后只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而且,刚才我那不靠谱的爹打了电话回来,说股份已经要到了,只等他筹措好资金之后,就带着我去魏氏签署正式的股份转让合同。”

    季宣明皱了皱眉,“你还没满十八周岁,难道不能让监护人代为签名吗?为什么要亲自去魏氏?”

    “代倒是能代,但让监护人代签,还需要我先签一份授权书,再说了,魏清源想要见我一面,反正都是要见,不如将两件事放在一起办了,免的我爸拿着我那份授权书擅自动了魏氏的那些股份。”

    “魏清源要见你?”

    吕雉方才说的那么一长串话,季宣明却只记住了这么一句。

    “对,我爸说,魏清源可能是想趁机拉拢我,希望我不要在董事局会议上和他唱反调,安安静静的等着每年拿分红就好。”

    “你觉得魏清源的动机会这么单纯?”

    吕雉挑了挑眉,看向季宣明,笑道:“不单纯又如何,左右我就只听得懂这层意思,其他的我可听不懂。”

    有了吕雉的这句话,季宣明这才算放下了心。

    吕雉用眼角余光看到季宣明松了口气的模样,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这孩子,到底在怕什么,难不成他以为她吕雉的魅力有这么大,是个男的都会对她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