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魏清源的目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6本章字数:2062字

    季宣明一声不吭的听着吕雉的嘱咐,只是一味的笑着,一副被教训了也甘之如饴的模样。

    吕雉无奈,伸手在季宣明的脑门上一推,“你啊,看着一副老沉持重的模样,但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老沉持重是装给别人看的,在你面前,我有必要装吗?反正再怎么装,你也能一眼识破,不是吗?”

    吕雉笑了笑,并没有反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你出来也好一会儿了,赶紧回去吧,记得吃饭和涂药。”

    季宣明难得孩子气的努了努嘴,也只有在吕雉面前,他才会有十几岁少年郎的模样。

    “这么着急赶我走,是不是着急回去见魏清源?”

    “时间是差不多了,刚才吕飞燕找上门来,我们根本就不能谈事,我估计现在魏清源应该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等事情谈完,我就回去了。”

    “吕飞燕?!”

    一听到这名字,季宣明也顾不上吃这无名醋,眉心一皱,马上看向了吕雉,“她没为难你吧!”

    看到季宣明这一脸紧张的模样,吕雉噗嗤一笑,“你觉得我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主吗?吕飞燕无非就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真要论起来,她才是吃亏的那位。”

    “我知道你有能耐应付她,只是我希望你让她连逞口舌之快的机会都没有!”

    “这么狠?”

    吕雉歪头看向季宣明,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季宣明的肩膀,“行了,我自己有分寸,你如果不赶时间,在这里多晒一会儿太阳也好,我先回去了。”

    季宣明知道,吕雉这是担心和自己在一起被人看见,到时候会有人借着职务之便为难自己。

    他倒是不怕人为难,况且,也没什么人能真的为难他,只是不想让吕雉担心,于是点了点头,任由吕雉走出了自己的视线范围。

    吕雉回到位于顶楼的总裁办公室时,才在陈秘书的办公桌前站定,吕飞燕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见吕雉站在陈秘书的办公桌旁,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吕雉,最后冷哼了一声,快步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吕雉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在陈秘书的带领下重新进了魏清源的办公室。

    吕梁一看到吕雉,马上冲着她招了招手,“小雉,来,到这边坐!”

    “好!”吕雉淡淡的应了一声,按照吕梁的吩咐,走到他身旁的沙发上坐下。

    “小雉,刚才实在是抱歉,是飞燕不懂事,我在这里先代她向你说声抱歉。”

    吕雉微微一勾嘴角,脸上露出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姐姐刚说错什么了吗?魏总这是道的哪门子歉,这要是让姐姐发现,魏总背地里替她道了歉,只怕我又要惹上一身的‘官司’。”

    “小雉,怎么说话呢!”

    吕梁在魏家的羽翼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心里到底还是忌惮魏家的,见吕雉夹枪带棒的和魏清源说话,深怕她将魏清源惹恼了,于是赶忙开口制止。

    “姑父,您不用责怪小雉,是我安排不周,让小雉受了委屈,她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

    魏清源用着和煦的目光看向吕雉,竟像是完全不将吕雉的话放在心上。

    “魏总,这小雉是我爸妈叫的,你我并不熟,就不必叫的那般亲热了,你还是叫我吕雉吧!”

    既然魏家的股份已经到手了,吕雉也不想和魏清源有过多的交集,这可是吕飞燕,吕项远的母家表哥,就她和吕家兄妹的关系,还是少和魏家人打交道比较好。

    “小雉!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不中听。”

    吕梁再次提高声音叫了吕雉的名字,眼神还时不时的往魏清源的方向看。

    魏清源心中苦笑,看来因为吕魏两家的关系,这吕雉是完全不想和自己处好关系。

    吕雉看了一眼魏清源,收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魏总,刚才您说有要事和我说,不知是什么事?还请您直接说明吧,我赶时间回去陪我妈吃饭!”

    这会儿,吕梁也总算看出来了,魏清源根本就没生吕雉的气,反而给人一种在讨好吕雉的感觉,虽然不知道魏清源为什么这么做,但有一点,吕梁却是想明白了,既然魏清源不计较,自己干嘛制止吕雉发难。

    看着一向高高在上的魏家人在自己女儿面前低声下气,吕梁觉得自己多年来受的窝囊气,这会儿也疏散了不少。

    魏清源的注意力一直在吕雉身上,根本就没注意到吕梁,自然也就不知道吕梁心里竟然是这么个想法。

    “是这样,这股份虽说已经转让到了你的名下,但我想,吕魏两家的利益总是一致的,如果有一天,你想将股份售卖出去,能否答应我,你会优先卖回给我?”

    吕雉凝眸看向魏清源,“优先卖回给你?”

    “是,你放心,届时我出的价格绝对不会低于市场价格!”

    “当初你为什么不将这要求写入购买合同,在转让股份之前,你们是强势方,就算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想我爸也不会拒绝,现在手续都已经办完了,你再提这个要求,不觉得太被动了一些吗?”

    魏清源的耳朵一红,他当然知道这要求提的有些不合逻辑,只是这是他临时想出来,想留吕雉多聊一会儿的借口,想的不周全也是不可避免的。

    “在合同签署之前提出这样的条件,未免有强迫人的感觉,吕魏两家是姻亲,实在没必要这么做,反倒是现在做个君子协定,这样更为妥当一些。”

    魏清源绞尽脑汁,这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出这合情合理的理由。

    “这股份虽然记在我名下,但真正出钱的却是我爸,而且我也不懂这些商业上的事,魏总与其和我商量,不如和我爸协商一下。”

    吕雉只用了三两句话就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随后低下头,不再和魏清源多说。

    魏清源见状,知道今天想和吕雉多说什么只怕是不可能了,索性吕雉自今天开始就是魏氏的股东,以后出席魏氏股东大会的机会多的是,自己也没必要非在今天让吕雉对自己改观,再说,这也不是自己想做就能立刻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