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取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6本章字数:2019字

    魏清源都已经说了这是君子协议,也就是说不会留下纸质文件,吕梁自然乐意在这个时候卖一个好给魏清源,反正现在只有他们三人在场,到时候,他就是赖账,魏清源也拿他没办法。

    至于诚信什么的,值几个钱。

    吕雉不想在魏氏久待,吕梁也着急回去向商场上的朋友炫耀,于是很快就提出了告辞。

    魏清源倒也没再挽留他们,只客套了几句,就亲自将他们送出了门。

    坐在回家的车上,吕梁这才忽然想起一件事。

    “奇怪,之前魏清源让我带上你,明明是想游说你以后在董事局会议上不要和他站在对立面,今天怎么一个字都没提,反而说起了回购优先权的事?”

    吕雉嘴角一扯,心道,这魏清源摆明了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谈什么事在其次,只怕真正的目的是想见她才是,可是,他为什么要见她?

    吕雉知道自己的外貌条件相当好,男人见到她神魂颠倒这也不是不可能,但这魏清源根本就不是这类色令智昏的人,难不成,他想见自己,是真的想笼络自己进入演艺圈?

    仔细回忆起来,这样的话,魏清源倒还真提过两次。

    吕梁先是将吕雉送回了家,然后才让司机掉转车头,将他送去公司。

    吕雉一进家门,韩亚茹就马上迎了过来,一面弯腰帮吕雉拿拖鞋,一面就亟不可待的问了起来,“小雉,转让手续都办完了吗?”

    吕雉点了点头,“嗯,都办完了。”

    “那转让合同呢?来,给妈看一下!”

    想到代表了那么多财富的股票,如今都在吕雉名下,韩亚茹就止不住的有些激动。

    “那份合同爸拿走了,其他的文件,魏氏那边还要送去相关部门备案,我这边什么资料都没有。”

    “什么?这手上什么文件都没有,万一你爸私下转到他名下了怎么办?”

    在魏氏待了这么久,再加上来回车程又很长,吕雉还真有些累了,她一边用力揉着后劲,一边解释,“妈,如果要进行股份转让,不管是公开的还是私下里都要我本人签字,没有我的签字,爸可拿不走这些股份,您就放心吧!”

    “那魏氏这几年的分红呢?你爸有说怎么处理吗?”

    吕雉勾唇一笑,“妈,我未成年之前的分红,您就别想了,爸是我的监护人,现在股份又是托管给他的,他自然会收入囊中。”

    “那怎么行,这股份既然是在你名下,分红自然也要归你,不行,我得找你爸说清楚。”

    眼看着韩亚茹转身就要去找吕梁,吕雉赶忙伸手拉住她。

    “妈,这买股份的钱可是爸拿出来的,咱们母女没出过一分钱,您说,我们凭什么向爸要分红,再说了,现在爸是我合法的托管人,这事闹开了,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这样的话,我们之前岂不是都白忙活了,到头来,只是挂了名,一点实质性的好处都没得到。”

    吕雉见韩亚茹已经冷静了下来,于是双手用力,将韩亚茹按坐在沙发上。

    “妈,谁说一点实质性的好处都没得到,等到我年满十八周岁,这股份的使用权自然就回到我手上了,到时候,即便是爸,也没权利从我手上分好处,再者,您难道不想嫁入吕家了?为了这事给爸闹起来,您就不怕这吕太太的人选换人?”

    被吕雉这么一分析,韩亚茹也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只是想着到手的分红没了,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心疼。

    韩亚茹的这些心思,吕雉哪有不明白的,她笑着将身子靠近韩亚茹,“妈,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您别想着这两年会少多少分红,您换个方向想想,再过两年,等我满了十八岁,这魏氏的分红不就到我账上了吗?”

    “可如果到时候你爸还是不愿意将这分红给你,让你如数上交呢?那怎么办?”

    “这有什么怎么办的?到了那时,如果您已经是吕太太了,这些蝇头小利给了就给了,左右比起吕家的一半身家,这也不值什么,但如果,您到了那会儿已经和爸闹掰了,那这分红我们自然不可能再交给爸了,是不是?”

    见韩亚茹还是有些放不下,吕雉继续劝道:“妈,我们的眼光要放的远一点,别被眼前的一点利益给蒙蔽了双眼,这天下两全其美的事少,所以要懂得取舍,这样才能拥有更好的。”

    韩亚茹有些吃惊的看着吕雉,良久之后这才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小雉,你真是长大了,你说得对,一些蝇头小利,咱们不用太计较!”

    话虽这么说,但吕雉知道,放弃这么一大笔分红,韩亚茹还是心疼,但她能放手,这就已经很好了,至于这心疼,只能是交给时间来治愈了。

    魏氏法务部的工作效率相当的高,第二天就将已经备案好的各项资料都送到了吕梁手上。

    而吕梁则在当天晚上就来了韩亚茹这边,告诉韩亚茹,他通知了媒体,明天将会在吕氏召开记者招待会,届时就由韩亚茹出面澄清,向媒体发表声明,破除吕魏两家资本控制舆论的谣言。

    本来,吕梁是打算让韩亚茹和吕雉一同出面,但考虑到这是一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背黑锅戏码,这有可能会影响到吕雉的名声,影响到她以后嫁入顶级豪门的计划,所以吕梁临时决定,还是让韩亚茹独自一人面对媒体比较好。

    吕梁和韩亚茹这么一说,韩亚茹也认为让吕雉回避一下比较好,当然,她更多的是考虑到吕雉的利益。

    吕雉倒是没有坚持一定要陪同前往,这只是一出简单的戏码,一个人出面和两个人出面的效果差不多,既然吕梁和韩亚茹都不同意,那她服从安排就是。

    第二天记者招待会如期举行,各媒体纷纷派出了直播车,进行现场直播,吕雉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单词书背诵英文单词,偶尔抬头看看电视上的直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