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暧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7本章字数:2048字

    吕雉的这个身体虽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她的前世却是做惯了家务的,她也不让季宣明帮忙,只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就做好了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汤,菜虽然不多,但已经够他们两个人吃了。

    季宣明坐在饭桌上,看着热气腾腾的这几个家常小菜,眼眶不由自由的就有些发热。

    “别光看着啊,难不成看着就能看饱了,快,趁热赶紧吃!”

    吕雉围着围裙,左右手各捧了一碗米饭,将其中一碗米饭放到季宣明面前之后,她也坐到了季宣明左手边的位置上。

    看季宣明在自己的招呼中,伸手夹了一筷子的酱爆茄子送到嘴里,待他咽下去之后,吕雉赶忙问道:“怎么样?味道还行吗?很久没做了,这咸淡也不知道掌握的如何。”

    季宣明闻言,忙不迭的点头,“好吃,真的很好吃,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来,你也尝尝!”

    季宣明也夹了一筷子的茄子放到吕雉的碗里,眼巴巴的看着她,仿佛深怕她不吃似的。

    吕雉笑了笑,将季宣明夹过来的这茄子直接送到了嘴里,嚼了嚼之后,只觉得嘴里肉香四溢,茄汁在口腔里炸裂开来,软糯咸香,非常下饭。

    “是不是很好吃?”季宣明的眼神胶着在吕雉的脸上,一脸的期盼。

    吕雉见状,不由的捂嘴轻笑,“你这什么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饭菜是你做的呢,所以才这么急着想要得到表扬!”

    被吕雉这么一说,季宣明这才察觉到自己这反应似乎真是颠倒了,于是脸上一红,赶忙埋首吃起了饭。

    “别光吃米饭,你再尝尝这肉丝炒苦瓜,看合不合你胃口?”

    两人你给我夹一道菜,我给你夹一道菜的,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

    吃好饭之后,季宣明无论如何都不让吕雉洗碗,只说,不能让她既做饭又洗碗,这样也太劳累了。

    吕雉想说,区区一顿饭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但见季宣明坚持,甚至连嘴角都紧紧的抿了起来,她也就随他去了。

    季宣明见吕雉收拾饭碗的手收了回去,脸上这才重新有了笑模样。

    季宣明一个人生活习惯了,他又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出入,所以一般的家务活,他也都能干,两个人的碗筷,也就那么七八个碗碟,只十几分钟的功夫,他就收拾好了。

    等他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双手,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落地窗旁边,背对着自己的吕雉,阳光从窗外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来,洒满吕雉的全身,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而此时的吕雉,身上甚至还围着方才做饭时穿上的围裙。

    “怎么了?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吕雉才一回头,迎头就撞上了季宣明看向自己的眼神,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在看到身上的围裙之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刚刚忘了取下来了!”

    这么说着,吕雉伸手就要去解腰后的围裙绳子,但也不知怎的,她解了好一会儿,这绳子却怎么都解不开。

    “别动,我帮你!”

    不知何时,季宣明已经走到了吕雉的身后,伸手轻轻的将她的双手挪开,并动作利落的帮她解起了围裙上的死扣。

    从季宣明手指上传来的温度,让吕雉的手微微一抖,她赶忙收回双手,交握在小腹前,不想让季宣明察觉到任何异样。

    季宣明比吕雉要高出整整一个头,这样站着,刚好可以看到吕雉白嫩细滑的后脖颈,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全神贯注的看向手中的围裙带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这简简单单解围裙的动作,季宣明竟折腾了好几分钟,好在吕雉此时也有些神思不属,这才没察觉到季宣明这边的动静。

    “好了,解开了!”

    说完这话,季宣明还偷偷的吁出了一口气。

    吕雉难得的没察觉到任何异常,往前走了一步,将围裙脱下来,送回厨房挂好,等重新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波澜。

    吕雉指了指手表,看向季宣明,“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你下午既然没有培训课,那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我送你吧,这里不好打车,而且也没公交站台。”

    “没事,我在网上叫一辆车就行。”

    见吕雉径直往门口的方向走,季宣明快步上前,伸手一把拉住了她,“这里离市区这么远,等你叫到车,再等车开过来,也不知道要多久。”

    “可你的车不是停在公司没开回来吗?”

    季宣明没说什么,只是拉着吕雉的手,往位于别墅右手边的车库走去,车库门一打开,只见里面整整齐齐的停了五六辆车。

    吕雉对车子虽然没什么研究,但一看这些车的外形就知道,这一辆辆的只怕全都价钱不菲。

    “这些车?”

    “别的女人都喜欢收藏珠宝首饰,皮包皮鞋什么的,但我妈却喜欢收藏车子,而且还偏好这种适合男人开的越野车,她长年出差在外,倒是便宜我了!”

    说话间,季宣明已经松开手,径直走到其中一辆黑色小越野的旁边停下,拉开副驾的车门,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吕雉上车。

    吕雉推辞不过,只得上了车,而且就像季宣明说的,这里的交通十分不便利,她若是坚持自己走,只怕就真的要被韩亚茹抓到自己私自外出了。

    再说了,她实在没有必要为了刚刚那一点点的不自在而如此委屈自己。

    这么想着,吕雉心里的那点小别扭也就烟消云散了。

    季宣明照常将吕雉送到小区附近的街角就不再往前开了,免得让人看到吕雉从一个男人的车上下来,给她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吕雉推开车门跳下车,冲着季宣明摆了摆手算是告别,随后快步往小区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她动作再不快点只怕就要来不及了。

    当然让韩亚茹知道自己外出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吕雉嫌解释起来麻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