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探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8本章字数:2047字

    季宣明见状,赶忙将手中的工兵铲一扔,伸手用力扣住蛇头断口的地方,将蛇头往外一扯,蛇牙咬着季宣明胳膊上的一大块肉,一起被扯了下来。

    众人看蛇头滚落在远处已经没了动静,这才纷纷围了上来,七手八脚的将缠在季宣明身上的蛇身给巴拉了下来。

    季宣明站在原地,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任由工作人员扶着自己坐到一边,他现在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被蛇咬过的手臂更是血肉模糊,只能是任人摆布。

    “宣明,你没事吧?”

    刘晨眼里泛着泪,一把将季宣明抱在了怀里。

    季宣明喘息了一会儿,等手上有点力气了,这才拍了拍刘晨的后背,嘶哑着声音安慰,“晨哥,我没事,不过你碰到我伤口了,有些疼!”

    刘晨见季宣明到了这会儿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这才放心了一些。

    虽然方才季宣明和蟒蛇搏斗的时候,众人出于各种各样的考虑,并没有及时的上前帮忙,但现在危险消除了,他们的反应也一下子快了起来。

    安全向导先是看了一下季宣明的手臂,见伤口虽然可怖,但并没有中毒的症状,知道这蟒蛇无毒,这才放下了心,随后简单的将季宣明的手臂包扎了一下之后,一行人就全都快步往营地的方向走。

    临走之前,季宣明还让刘晨和陈冠记得拿果子,还有把这蟒蛇搬回去,说是这么多蛇肉,够他们六个人饱饱的吃上好几顿了。

    季宣明既然这么交待,刘晨和陈冠也就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这蛇将季宣明伤的这么严重,就这样成了他们的食物,也算是他们替季宣明报了仇。

    只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一路上都表现很正常的季宣明,一到营地,马上就双腿一软,昏迷了过去。

    导演赶紧叫了随行医生过来,医生检查过后,只让导演赶紧派人将季宣明送去医院,说是伤口感染引起了高烧,如果不能尽快处理伤口已经消炎降温,只怕会有危险。

    导演也不敢耽搁,马上安排了人将季宣明送去医院,刘晨以及陈冠倒是也想陪着一起去,但考虑到节目还需要拍摄,一下子少了三个人不像样,再加上季宣明的伤并不算太严重,所以最后刘晨和陈冠还是留了下来。

    季宣明躺在床上,回想起自己受伤的整个过程,嘴角轻轻一扯,多亏了这伤,倒是让他平白得了一个假期,在伤口未完全恢复之前,只怕他是没办法回去雨林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赶在节目拍摄结束之前回去。

    现在拍摄进度才到三分之一,如果因为这伤,后面的拍摄他都不能参加了,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是有些多余,还是等潘达来了之后,再好好商量一下吧,看有没有必要带伤坚持拍摄。

    因为方才已经昏睡了许久,现在季宣明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工作的事放到一边之后,他就在想,明天他要找什么样的借口去向吕雉解释,不过,也许什么借口都不用找也说不定,只是一天没报平安,她可能压根也不会察觉到什么。

    此时的季宣明哪里知道,就在他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节目组的导演已经和吕雉取得了联系,还将吕雉当成了他的母亲。

    从国内飞往美洲这个靠海的城市,吕雉在飞机上足足待了十个小时,在这十个小时里,她尽管闭着眼睛,但却一秒钟都没睡着过。

    那导演将季宣明的伤说的模模糊糊的,她当时因为太过着急也没细问,现在也不知道他的伤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没有生命危险。

    即便没有生命危险,可都需要在医院留院观察几天了,想必这伤也轻不了,可如果真是这样,那后面的节目录制,季宣明怕是参加不了了,那他之前做准备时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不是就白白浪费了吗?

    这一路上,吕雉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想法,等飞机降落,她终于踏出机场的时候,只觉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竟有种微微晕眩的感觉。

    好在节目组安排的人早就已经在机场出口处等着了,要不然就吕雉现在的精神状态,只怕根本就找不到医院。

    吕雉坐在节目组派来的车里,先是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这才坐直身子,向正开着车的工作人员打听季宣明受伤的经过。

    尽管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并不多,但经过这些人回来之后的描述,如今整个节目组的人都知道季宣明是为了救人才受的伤,说起他救人时的场景,更是神情激动,仿佛自己就在现场似的。

    但吕雉听着这些描述,想象着当时的画面,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等到了医院的时候,她的整张脸已经都沉了下来,就连平时神经有些大条的工作人员也察觉到了从吕雉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吕小姐……你没事吧?”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问着吕雉。

    “没事!”

    吕雉抿了抿嘴,只硬邦邦的回了两个字。

    工作人员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将吕雉带到季宣明的病房外之后,只匆匆说了一句再见就跑了。

    吕雉站在门外,将心头翻涌的怒气勉强压下,又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抬手敲门。

    很快房里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只是比起两天前的清脆,此时显得有些粗粝。

    吕雉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靠坐在病床上,拿着手机犹豫不决的季宣明。

    他的右手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脸色也有些苍白,比起在国内的时候,现在清瘦了不少。

    “……”

    吕雉进门之后,只是静静的看着季宣明,并不开口说话。

    有人进门,季宣明是知道的,只是他以为是小吴,所以说了请进之后也就没在意了。

    但都这么久了,进屋的人却一声不吭,这让他意识到,进门的人可能不是小吴。

    季宣明转头一看,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是谁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