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喂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8本章字数:2046字

    “最好是这样,但导演那边能不能答应还难说,这样吧,我下午和节目组那边沟通一下,毕竟你是为了救人才会弄成这样,再加上这里面还有节目组工作不到位的原因在,好好沟通的话,他们应该会放行。”

    潘达在这行的时间长,季宣明就算有不同的意见,也不会在此时坚持己见,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吕雉担心。

    “行,那我听潘哥的,由你出面和节目组谈,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季宣明看了一眼潘达,又道:“不过,有一点我得和潘哥报备一声,现在节目组里的人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知道我就是魏氏全力在培养的新人,潘哥到时候和他们谈的时候,尽量也别透露这方面的信息。”

    “怎么?之前不是说不担心别人知道你的底细吗?怎么现在倒有了这样的顾虑?”

    季宣明淡淡一笑,一脸的坦然,“我是不介意,但也必要自己放在嘴上到处去宣言,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对不对?而且,在正式确定退出拍摄之前,我不想让大家将注意力过分的放在我的身份上,免的没办法退出需要继续拍摄的时候,相处起来不自在。”

    “好,我明白了,你放心吧,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心里有数,倒是你,这几天你在医院要好好养伤,其他的就别担心了。”

    潘达伸手拍了拍季宣明没受伤的那只手。

    “嗯,我知道!”季宣明抬头看向潘达,“潘哥连夜赶过来肯定也累了,让小吴先送你回酒店休息一下吧,节目组给我定的房间一直都空着呢,潘哥这段时间可以住在那儿!”

    “好,那我就先走了,先回去养一下精神,下午才好和节目组谈事。”

    潘达站起身,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从眼角余光处看到了一个暗红色的行李箱竖在墙角的位置。

    他转身走到行李箱旁看了看,在看到行李牌上写的那两个字母时,眉心不由的微微一皱,潘达转头看向季宣明,伸手撩起箱子上的行李牌。

    “lv,这不会是吕的拼音吧?”

    季宣明放在被子里的手指收紧,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异样。

    “这是我表妹的行李箱,至于这两个字母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妈知道我受伤之后很担心,但她又脱不开身,就让我表妹过来照顾我,她也是今天早上刚到,这会儿去给我买早餐去了,要不然潘哥还可以见一见她。”

    “是吗?”潘达淡淡一笑,“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父母就是再反对你入这行,终究还是拗不过你啊!行了,既然有你表妹在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

    说完这话,潘达摆了摆手,算是和季宣明告辞,随后就出了病房,而小吴则是拖着潘达的行李箱,紧跟着也出了门。

    等这两人都离开之后,季宣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眼墙角的行李箱,暗叹一句好险,差点就让潘达看出端倪来了。

    潘达和小吴一走,季宣明马上就给吕雉去了电话,正好吕雉也做好饭菜了,刚将几个小菜并一锅白米粥装到保温饭盒里,就接到了季宣明的电话。

    吕雉只说马上就来,随后就挂了电话,拎着保温饭盒出了酒店。

    这酒店和医院离的确实是近,方才吕雉站在房间窗口,直接就能看到对面医院的住院大楼,现在出来之后,也是过一条马路就到了医院。

    吕雉看着季宣明别别扭扭的用左手拿汤勺,一会儿撒掉一点粥,一会儿夹落一点菜的,叹了口气,终于还是伸手拿过了他手里的汤勺。

    “还是我喂你吧!看你这菜掉的,要是继续让你这样吃下去,我辛辛苦苦做的菜就全白费了。”

    “这……不好吧,让人看到该误会了,我小心一点吃就好了!”

    季宣明微微低垂着眼睑,不让吕雉看到他眼里的光芒。

    “误会什么?你的手伤了,左手用起来不利索,我又是特意过来照顾你的表妹,你觉得他们能误会什么?”

    吕雉嘴上这么说着,手里的动作也没停。

    在喂饭这种事上,吕雉倒也不是毫无经验,当年的鲁元和刘盈就是她亲自喂养长大的,只是现在时间隔的久远了,这动作也生疏了不少,好在喂了几口之后,她也慢慢的找回了感觉。

    季宣明心满意足的享受着吕雉的服务,为了延长这喂饭时间,他每一口菜都要在嘴里嚼上二十几下这才会咽下。

    直到小桌板上的饭菜全都吃光了,季宣明这才摆了摆手,“我吃饱了!”

    吕雉抬眼笑看了一眼季宣明,“可不是吃饱了吗?这可是两人份的饭菜,现在你一个人就都吃完了!”

    季宣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为自己找着借口,“你知道的,那雨林里虽然物产丰富,但能吃的却极少,这两天是真的饿坏了,所以现在乍一看到这么多好吃的,不知不觉就吃了这么多,对了,你吃了吗?”

    吕雉一边收拾着餐具,一边玩味的觑了一眼季宣明,“现在才来关心这个,是不是有些太迟了?”

    “你没吃啊?你过来之前怎么不先吃一点呢,不行,我给你找点吃的东西去,这样饿着可不好,以后胃要出毛病的!”

    见季宣明揭开被子就要起身,吕雉赶忙伸手拦住了他。

    “你怎么一点玩笑都开不得呢?都这个时间了,我能没吃吗?刚才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吃过了!”

    “真的?你没骗我?”季宣明一脸狐疑的打量着吕雉,有些不相信她的话。

    “真的,这种小事,我有必要骗你吗?”

    吕雉的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你果然没吃!”

    季宣明又是心疼又是愧疚,他刚刚光算计着让吕雉喂他饭了,根本就没想着让她一起吃,这会儿病房里除了小吴带过来的白粥之外,什么吃的都没了。

    无奈之下,季宣明只得将床头柜角落处的保温壶拎了出来,“这是小吴早上送过来的,一直放在这里也没动,你要不先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