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章姑侄争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8本章字数:2067字

    听到魏清源这样的说辞,魏薇的神情一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所有的事都是飞燕引起的,所以这后果也要我们自己来承担,是吗?”

    “姑姑,我没有说全部责任都要飞燕承担,事实上,现在遭受损失最严重的反而是我和魏氏,不是吗?姑父虽然是用了夫妻共同财产购买的魏氏股份,但那吕雉本来就是姑父的女儿,她和飞燕项远一样,对姑父的财产是有法定继承权的,现在姑父将魏氏的股份记在吕雉名下,虽说是有些偏心,但……”

    “但什么?但还是可以理解的?”魏薇怒视着魏清源,神情中满是不愤,“清源,你是不是忘记了,如果没有韩亚茹那个狐狸精,我的婚姻也不会这么失败,你作为我的侄子,现在是想胳膊肘往外拐吗?还是说,你也被吕雉那丫头迷惑了,一心想要帮着她争家产?”

    魏清源自问,这些年他为魏薇母子三人做的已经够多了,现在就这么一件小事,却被魏薇指着鼻子骂胳膊肘往外拐,这让他原本温和的表情瞬间就冷硬了下来。

    “姑姑,我希望你能了解,魏氏真正的老板是我,现在我卖出的也是属于我的那部分股份,这件事我说与不说,都是我的自由,还请您把握好分寸!”

    “你!”魏薇没想到魏清源今天会和自己说这么一番话,一口气没上来,头往旁边微微一侧,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妈,您怎么样?您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站在一旁,早已经被魏薇以及魏清源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吓住的吕飞燕,见魏薇此时咳的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赶忙跑过去半搂着魏薇,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连声的问着。

    魏薇只是一时气急攻心才会这样,其实并无大碍,她摆了摆手,示意吕飞燕不用去叫医生,随后又咳了十几声,这才慢慢的停止了咳嗽。

    魏清源见魏薇被自己刺激成这样,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魏薇虽然对外人有些张扬跋扈,但对自家人却非常好,特别是他这个侄子,从小更是要什么给什么,现在因为股份的事,两人闹的这么不愉快,魏清源还是有些后悔自己这番言行的。

    等到魏薇在吕飞燕的拍抚下,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魏清源抿了抿唇,放柔了声音解释。

    “姑姑,刚才是我说话过分了,请您别放在心上,但也请您谅解我这么做的苦衷,吕魏两家控制媒体舆论的事闹的这么大,如果找不到人将这黑锅背下,这对我们两家的发展都非常不利,可如果不给足韩亚茹母女好处,她们又怎么会愿意出面解释,您应该明白,有些代价,即便我们不愿意付,但也无可奈何,对不对?”

    魏薇冷眼看着魏清源,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许久,随后嘴角一扯,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是吗?你真的是逼于无奈才这么做的?而不是因为其他原因?”

    魏清源被魏薇看到有些心虚,幸好他在生意场上混迹的时间够久,这才能面不改色的回视魏薇。

    “姑姑,不管您信不信,我都要说这事,我并没有掺杂任何私心,我只是想尽快消除那些网上言论对吕魏两家造成的影响,魏氏最近有部大电影要在国内上映,这部大制作耗资巨大,我不能让网上的传闻影响它的票房!”

    “行了!既然你不愿意拿回股份,我对你的这套生意经也没兴趣,就像你说的,现在魏氏当家做主的人是你,我只是一个小股东,只要安安分分拿分红就好了,没权利质疑你的决定!”

    不管魏清源有多正当的理由,在魏薇看来,他将股份悄无声息的卖给吕梁,又纵容吕梁将股份记在吕雉名下,这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想过和她这个姑姑通风报信,这就已经是一种背叛了。

    她可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她原谅不了这种行为。

    “姑姑!”

    魏清源还想分辨几句,但魏薇却根本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

    魏薇不耐烦的看向魏清源,摆了摆手,“你不用解释了,我没心情听你的大道理,既然你主意已定,不愿意出面讨回股份,那就走吧,近段时间我也不想看到你!”

    看着魏薇看向自己时,那满脸不耐的神情,魏清源只得摸了摸鼻子,仍旧有礼的道了再见,这才离开。

    而魏清源才刚刚走出病房,就听到身后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回头去看,只见吕飞燕一脸尴尬的将手中的鲜花扔进门口的垃圾箱。

    “表哥,我妈说这花的香味她不喜欢,所以……”

    魏清源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明白,“你进去照顾姑姑吧,今天是我说话没分寸,你找机会帮我解释解释!”

    “哦~好!”

    吕飞燕心里也有些怨怪魏清源,只是她还算理智,知道万一魏薇撑不住,她还得依靠魏家,依靠魏清源这个表哥,所以这会儿才没说出任何怨言。

    魏清源将吕飞燕的神情收入眼中,又哪里能不明白她的所思所想,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终究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医院。

    对于医院里的这场闹剧,吕雉压根就不知道,当然她也不想知道,她现在忙于补习都来不及,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管这些闲事。

    若不是吕梁当天晚上过来,一整晚都冷着一张脸,严重的影响了韩亚茹的用餐情绪,吕雉根本就不想多问。

    “爸,是不是大妈和姐姐他们说了什么话,让您生气了?”

    吕雉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脸担心的看着吕梁。

    吕梁有些惊讶的看向吕雉,“你怎么知道是他们惹我生气的?”

    吕雉抿了抿嘴,似乎有些纠结。

    “小雉,你要说什么就说,别这么犹犹豫豫的,这不是让你爸看了着急吗?”

    果然是聪明的盟友,吕雉才刚刚作出这表情,坐在吕梁身边的韩亚茹就给吕雉递了台阶。

    吕雉抬眼看了看韩亚茹,随后才像是下定决心般看向吕梁,“爸,姐姐今天下午来找过我了,说大妈想见我,但我心里有些害怕,所以就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