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章捡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9本章字数:2055字

    “她那是痴人说梦,你这么聪明,能上她的当就怪了!”

    看着韩亚茹这一脸不忿的表情,吕雉微微一笑,“妈,今天您在爸面前给魏薇上了眼药,爸和她对质的时候,难免会将你供出来,你这段时间出门可得小心点,以魏薇那自视甚高的性子,还真有可能找你撒气!”

    “我才不怕,她最好是将气都撒到我头上来,这样,才能刺激到你爸!”

    吕雉看了眼韩亚茹,知道她这是想抓紧时间上位,但吕雉同时也担心韩亚茹操之过急,会落入魏薇的圈套。

    魏薇也就是出生在魏家,而魏家历代家主都爱惜羽毛,不肯在外面随便玩女人,这才让魏薇少了对付小三的手段,但她毕竟出生世家,那种尔虞我诈的手腕肯定看了不少,别看韩亚茹现在得意,没准一个不小心,就真的着了魏薇的道了。

    “妈,不管怎么说,咱们势单力薄,魏薇身后却有一个魏家给她撑腰,咱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不到逼不得已还是别逼急了他们,免的他们狗急跳墙,做出什么过激举动来!”

    “都说穿鞋的怕光脚的,他们家大业大,丢不起这个人……”韩亚茹刚想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在看到吕雉脸上那不赞同的表情之后,还是顺势转了口风,“好,我答应你就是了,我不会和他们硬碰硬的!”

    韩亚茹虽然答应的不情不愿的,但吕雉却知道,以韩亚茹的性子,必然是说到做到的。

    “你先忙吧,我不打扰你做作业了,做完作业早点休息,为了学习把身体弄坏了可划不来,自己把握好分寸,知道吗?

    知道吕雉心里有主意,自己就是再劝也没用,但韩亚茹作为母亲,还是忍不住要唠叨几句。

    “恩,我知道了,妈,你也去忙自己的吧,我再过一会儿就休息了!”

    吕雉一边说着话,一边重新埋头在练习册中,明天还有各科目的随堂测验,如果不想名次太难看的话,今天晚上就不能放松太过。

    只是,吕雉这看书之路,注定是平静不了,韩亚茹才刚刚走出房门,吕雉书包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吕雉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知道这应该是季宣明的电话,只是今天这电话号码却和以往有所不同,难不成是已经完成了雨林里的拍摄,撤回到酒店了?

    吕雉很快就将电话接了起来,“宣明?”

    “是我!”手机里传来季宣明略显低沉的声音。

    “你的来电号码怎么变了?是拍摄结束回到酒店了?”

    “恩!今天早上才刚结束拍摄,孔导说在这边修整一天就回国,我最快后天就能到!”

    听到这个消息,吕雉的心头一喜,赶忙追问起了细节,“回国之后你要回学校吗?还是直接去上表演课?”

    “学校那边还是要回去一次,这么久没去上课,总要和校方打声招呼,不过,我估计在学校也待不久,顶多待一天就要回公司接受表演训练,我之前一点表演经验都没有,如果演技不过关,即便有魏氏的面子,以后只怕也没人敢再用我!”

    听了季宣明的话,吕雉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季宣明一向都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而且以他如今的水平,回学校上课,确实是在浪费时间,反正只是想混张文凭,那只要最后能顺利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行,过程倒是不用太纠结。

    “你自己有主意就好,回头有时间咱们约个时间见一面,也不知道你去了这么一趟丛林,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

    吕雉有些担心季宣明的身体,之前他就是带伤去拍摄的,在雨林里面,就是再小心也不可能一点伤都不受,更何况他身上本来就有伤,而按照导演之前的描述,去的六个嘉宾,季宣明在里面起到一个壮劳力的作用,就他那倔强的性子,绝对不可能让别人对他做特殊照顾。

    “好,我回国之后马上联系你。”

    因为每天都通电话,该说的话都已经说的差不多了,这会儿季宣明也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来继续这通电话。

    生硬的维持话题,他怕吕雉觉得无聊,但就这么结束通话,他又有点舍不得。

    “你既然刚从雨林回来,现在肯定是处于体力透支的状态,还是先休息吧,我这边也还有一大堆的习题要做,就先不聊了!”

    吕雉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的习题册,当初那么多国家大事摆在她案头,她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但现在,就这么几科数理化,却让她有些焦头烂额。

    “恩~行,那我挂了,你早点睡!”季宣明有些依依不舍。

    “恩,再见!”

    吕雉这会儿却是没有功夫不舍,今天晚上她只怕要忙到深夜才能休息。

    第二天一早,吕雉收拾好书包出来吃早餐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的韩亚茹。

    “妈,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韩亚茹平时可没这么勤快,一般情况下,她去上学的时候,韩亚茹还没起床呢!

    “你爸一早就给我打了电话过来,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通,愣是把我给说清醒了,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索性起来给你做早饭!”

    说着话的同时,韩亚茹从厨房里端出两杯热牛奶,坐到餐桌旁,一杯放在吕雉面前,一边放在自己的面前。

    “趁热吃吧,吃完了再去上学!”

    吕雉看了眼餐桌上的烤土司,荷包蛋以及培根,这是最传统的西式早点,虽然不难做,但韩亚茹平常却很少做。

    “妈,爸说了什么,让你心情这么好?”

    吕雉一边小口小口的咬着涂了奶酪的吐司,一边看向韩亚茹。

    韩亚茹笑眯眯的将嘴里的食物咽下,眉眼弯弯的看了一眼吕雉,“你爸说昨天他去医院,和魏薇闹了一场。”

    吕雉轻轻的扯了扯嘴角,“他们吵架不是家常便饭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吵架是没什么好高兴的,可你爸说,今天他就将他名下的几处房产都记在我名下,你说,平白无故得了这么大的好处,我是不是该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