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章重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9本章字数:2014字

    季宣明从美国回来的那天,正好是周六,吕雉起床的时候还在想着,也不知道季宣明的飞机几点钟会到,刚想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她却接到了季宣明打来的电话。

    “你下飞机了?”

    吕雉低头看了看手表,语气中有一丝惊讶。

    “我在你家附近,还是老地方,你方便下来吗?”

    吕雉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很快就回了一句。“我马上下来,你等我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吕雉在身上穿了一件外套,拿起一旁的背包,很快就出了门。

    早在昨天晚上,她就已经和韩亚茹报备过,说今天想去一趟书城买一些参考书回来,所以出门的时候,她也只是随便交待了一句就顺利出来了。

    吕雉才刚刚走出小区,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街口的那辆黑色越野,一看那车型,她甚至不用看车牌号就能确定那里面坐着的就是季宣明。

    吕雉快步上前,刚要伸手去敲车窗,面前的车门就被推开了。

    看到比起十几天前要黑瘦许多的季宣明,吕雉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发愣。

    “怎么?不认识我了?用这种眼神看我!”

    吕雉很快回过神来,抿嘴笑了笑,迈步上车,顺手关上车门,随后又从背包里掏出一瓶鲜榨果汁,这是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她特意装起来放在冰箱里的,出门的时候,又特意带了出来。

    “给我的?”季宣明有些惊讶的看着吕雉手中的玻璃瓶。

    “你不是说在飞机上不喜欢喝水,这么久的长途飞行,不觉得渴吗?”

    季宣明的眼睛亮了亮,接过果汁,拧开盖子,浅浅的喝了一口之后就收了起来。

    “怎么只喝这么点?”

    吕雉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不解的问了一句。

    “我现在不是很渴,留着慢慢喝就好!”

    吕雉也没在意,转头看了一眼放在车后座的登山包,又看了看季宣明这一身的风尘仆仆。

    “你不会是从机场直接过来的吧?”

    季宣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点头,“从机场到你这边还近一点,就想接了你一起回别墅,与其约在外面见面,还不如回家自在。”

    经过上次的超市偷拍事件,再加上自己从事的工作性质,季宣明已经有了不随便将吕雉往公众场合带的意识了。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跟你回别墅,也许我早有安排,没空呢!”

    “那也没事,没时间的话,简单见一面也行,我就是想当面和你报个平安,免的你担心!”

    吕雉也不知道怎么了,听了季宣明的这话之后,竟然觉得脸上有些微微发烫。

    她垂下眼睑,轻声反驳了一句,“谁担心了,你们那么一大帮人出去,难道还会出事不成!”

    季宣明将吕雉的话听了个清楚明白,但却只是扯了扯嘴角,并未吭声。

    回去别墅之前,季宣明载着吕雉去了一趟超市,但并未让她下车,而是让她在车上等着,他自己快速的进去采购了一些食材,只几分钟的时间,就拎着一大袋的东西回来了。

    趁着季宣明开车时候,吕雉抱着购物袋,随意的翻看了一下。

    等确定里面的食材都能做些什么菜之后,这才转身将购物袋放到车后座。

    “你回来之后能休息几天?”吕雉随口问了一句。

    季宣明利落的转动方向盘,将车子拐进左转车道,一边看着前面的路况,一边回忆自己的行程安排。

    “周末这两天都没什么安排,周一上午我得去一趟学校,下午去公司,潘达帮我安排的表演课,从周一下午开始。”

    “这么快!”吕雉有些惊讶,“进组时间已经确定好了吗?”

    季宣明点了点头,“两个月之后进组,虽说时间还算充裕,但我毕竟没有任何表演经验,要想做好充足的准备,就得抓紧时间。”

    “拍摄地在哪里确定好了吗?”

    “还没有,据说摄制组负责勘察外景地的人员还没回来,不过这两天应该就能确定下来了!”

    说话间,季宣明将车子再次往右一拐,进入了市区通往郊区的高架桥。

    吕雉看了一眼季宣明眼睛下的青黑,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心,“工作安排的这么满,你这身体受得了吗?”

    “没事,中间上表演课的两个月时间里,并不会有太多的体能消耗,前段时间累积下来的疲劳,在这段时间里都能慢慢消化掉,倒是你,数理化补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我给你开小灶!”

    季宣明瞅着前面并没有其他车辆,转头笑看了一眼吕雉。

    “不用了,我要是应付不过来,会让我妈给我找家教的,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对了,季家那边有人来找过你吗?”

    季宣明进入魏氏都那么长时间了,之前节目组在官微做录制前宣传的时候,也已经公布了部分出演嘉宾的名单,照道理,季家应该已经收到风声了才对。

    “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来找过我。”

    季宣明眼中的嘲讽一闪而过,“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我爸妈还不死心,为了让我以后有机会反悔,动用势力,将这事给掩盖下来了,所以季家其他人并不知情,另外一个则是季家人已经知道了我签约魏氏的事,他们认为我已经毫无威胁,所以不屑再与我有任何交集。”

    季宣明说的这两种可能性,现在比率是一半一半,谁也说不好是什么原因,不过季家人如果能一直这样沉默下去,那对于季宣明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你爸妈……”

    这个问题,吕雉问的有些犹豫。

    “他们没有联系过我!”季宣明转头看了一眼吕雉,笑了笑,“这没什么,对于我来说,他们没将我扫地出门,更没有限制我动用名下存款的自由,这就已经很好了,其他的,慢慢来吧!”

    见季宣明在这件事上的态度这么豁达,吕雉也就放心了,她本来还担心季宣明会因为父母的漠视而心情郁结,现在看来,倒是她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