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章飞燕委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50本章字数:2112字

    “妈,你看这两人是不是有些奇怪,到了吕家,怎么会表现的这么镇定呢?”

    魏薇坐在卧室沙发里,面前的小茶几上放着一台电脑,此时电脑屏幕一分为二,出现的正是吕雉和韩亚茹房间里的画面。

    画面里的吕雉和韩亚茹,一个在阳台看书,另外一个则是躺在床上休息,竟是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魏老太太看着电脑屏幕,伸手取下脸上的金边老花镜,唇角微微一勾,“薇薇啊,你的这个对手,之前我们是太小看她们了,依我看,这对母女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原先我以为吕雉年龄小,应该比较容易对付,现在看来,倒也不一定!”

    魏薇抬头看向魏老太太,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眼神中的神色却和以往大为不同,竟是比在医院时要精神了许多。

    “妈,你是说,吕雉这丫头在扮猪吃老虎?”

    魏老太太的视线落在吕雉的身上,笑道:“你没看到这丫头一进屋就给韩亚茹发信息了吗?后来有人给她打电话,她也按掉不接,这是怕我们在房间里装监控监听设备呢!其他的暂时看不出来,但就这敏锐的洞察力就不可小觑。”

    “就算这丫头的鬼主意再多,不也没逃出妈您的火眼金睛吗?”

    魏老太太淡淡一笑,算是接受了魏薇的赞美。

    “待会儿吃晚饭的时候,你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千万别让这丫头看出什么来,还有项远和飞燕那儿,你也让他们稍微收敛一点,别处处针对这对母女,当务之急,我们要先取得她们的信任,要不然后面的那些事就都没办法做。”

    魏薇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会告诫项远和飞燕的,让他们时时处处都让着韩亚茹和吕雉,即便是飞燕和吕雉又起了什么冲突,我也会站在吕雉这边,只是飞燕这丫头的心眼小,只怕要记恨我!”

    “记恨就记恨吧,这都是一时的,你为他们兄妹筹谋的事,他们迟早是要感谢你的,不过,你倒不用和项远和飞燕交待太多,免的这两个孩子藏不住心事,再让这对母女看出什么破绽。”

    “好!”

    母女俩商量好了下一步要怎么做,又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吕梁下班回来的时间了,于是魏老太太出门去叫了佣人,让她门扶着佯装虚弱的魏薇下楼。

    魏薇的身体不好是真的,但却并没有虚弱到连走路也需要人搀扶的地步,但现在为了演戏演全套,这些表面功夫还是需要做的。

    魏老太太和魏薇一出现在客厅,没一会儿的功夫,吕项远和吕飞燕兄妹俩也下了楼。

    一看到魏薇,吕飞燕快步走到她身边,一屁股就坐到了沙发上,她伸出双手挽住魏薇的胳膊,一脸的委屈,“妈,为什么你和姥姥都要让那对讨人厌的母女住进来,这是我们的家,不是他们的,他们抢走了爸不算,难道还要将这个家,将你也一并抢走吗?”

    吕飞燕娇蛮惯了,现在心里又憋了一口气,这说话的声音自然就小不了,别说是魏薇和魏老太太听的一清二楚,就是在厨房里忙碌的佣人以及在楼上负责打扫卫生的佣人也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魏薇扭头瞪了一眼吕飞燕,佯装生气的道:“什么那对讨人厌的母女,你要叫她们阿姨和妹妹,小雉再怎么说也是你爸的女儿,你以后对她客气点,不要动不动就欺负人家!”

    魏薇的这番话说出口,不仅是吕飞燕,就连一向不怎么管家里事的吕项远都惊的瞪大了眼睛。

    “妈,你没事吧?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什么阿姨,什么妹妹,我才没有那么不要脸的阿姨和妹妹!”

    魏薇正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和吕飞燕说才好,她就从眼角宇光处,看到了从楼梯口下来的韩亚茹和吕雉,顿时,她的脸色一沉,道:“飞燕,你的教养哪里去了,现在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你和小雉到底是姐妹,以后我若是走了,你们三兄妹就要互相扶持,继续这样吵吵闹闹下去,像什么话?”

    “妈~~”吕飞燕真怀疑魏薇是不是病糊涂了,之前她对吕雉可不是这样的态度,“妈,你到底怎么了,你之前……”

    “飞燕!你要是再不听话,晚饭就别吃了,给我回房间闭门思过去!”

    魏薇担心吕飞燕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不等她说完,就厉声打断了她的话头。

    此时韩亚茹和吕雉也已经走下了楼梯,母女俩正一脸尴尬的站在楼梯口,不知道该过来还是不该过来。

    吕飞燕见自己被魏薇呵斥的狼狈样儿,全让吕雉看了去,心里不由的又气又恼,涨红着脸就跑上了楼,经过吕雉身边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吕雉心中冷笑,但脸上却是一片愧疚之色,跟着韩亚茹走过来的时候,更是率先开口叫了一句‘大妈’。

    魏薇在听到这个称呼时,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若不是魏老太太伸手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手背,只怕她就要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可尽管忍了又忍,魏薇回那一句‘哎'的时候,却仍旧觉得喉咙发干。

    “亚茹,小雉,来这边坐一下,等阿梁回来就可以开饭了!”

    还是魏老太太忍功了得,笑眯眯的招呼人坐下之后,又转头看了一眼魏薇,一脸无奈的道:“飞燕还小呢,你和她置什么气,本来身体就不好,再这么动怒下去,你这身子还要不要了,我过来照顾你的一片苦心,不是都白费了吗?”

    韩亚茹和吕雉的身份尴尬,这种时候根本没有开口劝说的余地,再者她们本来也不想劝,索性就垂下头,闭紧嘴巴装鹌鹑。

    魏薇快速的瞟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韩亚茹和吕雉,心里恨的不行,强忍着将这两人撕碎的冲动,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将心头的这股恨意勉强压下之后,这才道:“你们别介意啊,飞燕从小被我宠坏了,有些任性不懂事,这次让你们住到吕家,也是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你们相处的好,要不然,我就是走,也走的不安心啊!”

    说着说着,魏薇就抹起了眼泪,配上她那瘦削的身材,苍白的脸色,还真有一种凄楚可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