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冥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8本章字数:2046字

    我叫江小离,出生在江村。

    这里之所以被称为江村,一是因为村里所有人家都是江姓,二是我国的‘黄金水道’长江就在村子后面。换句话说,这是一座伫立在江边的村庄。

    我打小就跟爷爷奶奶父亲母亲生活在一起,一家五口平平常常,唯一不同的是自打我懂事的时候起,每天早晨全家人都会来到后堂叩拜行礼,上香祈福,所叩拜的东西是一盏大号的青色油灯。

    那盏油灯通体暗青,分为灯座和灯头上下两部分,由九条小龙进行衔接。我不知道这盏油灯的年代和来历,也不明白全家人为什么要每日叩拜,只是学着大人的样子,他们做什么就跟着做什么。

    直到八岁的时候,跟同村小孩玩耍的时候偶然说起这件事,我才知道那盏青灯的真正名字叫做冥灯,并且是点给死人用的。而别人家所叩拜的东西,都是黄仙狐仙或者观音菩萨之类的仙家,只有我家是特殊的。

    儿时的好奇心是最重的,第二天早晨例行叩拜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开口询问,为什么别人家叩拜黄仙狐仙,咱们家却要叩拜这些给死人用的东西。

    没想到话刚说了一半,父亲就突然暴怒起来,一巴掌扇的我嘴角冒血,转了两个圈才重重摔倒在地上:“闭嘴!以后不许再问!”

    我打小性格就倔强,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错竟然会被打成这样,于是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你不是不让我问么,那我就一辈子都不问,说到做到!

    从那以后,我心里虽然还是好奇,可真的就没再问过关于那盏冥灯的任何问题。

    日子一天天过去,随着年龄的增大,就在我逐渐对这盏神秘的冥灯即将失去兴趣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在清晨叩拜的时候,冥灯亮了!

    它不是被人为点亮了,而是在我们一家匍匐叩拜重新抬起脑袋的时候自己亮起来的。

    青色冥灯散发着青幽的光芒,一家人除了我之外全都变了脸色,那一天爷爷没出去下棋,父亲没出去上班,我也没出去上学,一家人就坐在屋子里这么静静的待着。

    一直坐到了晚上,奶奶突发心脏病一命呜呼,从发病到死亡没有超过五分钟,连抢救都来不及。夜办,父亲跪在奶奶冰冷的尸体前哀声长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联想到早晨冥灯亮起,白天一家人的反常和晚上奶奶的突然离世,我突然感觉到这些事情并不是偶然发生,其中似乎有着些许微妙的关系。但是想起几年前父亲那重重的一巴掌,到了嘴边的疑问再次被我咽了回去。

    给奶奶办完丧事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们每天清晨仍然会叩拜冥灯,爷爷和父亲脸上的虔诚从来就没有少过。

    这件事只能算是一次小变故,真正改变我一生的大变故发生在冥灯第二次亮起的时候。

    那一年我十八岁,刚好高中毕业回家过暑假,到家的第二天早晨,望着那盏久久没有叩拜过的冥灯看了片刻,我跪在地上轻轻拜了下去。抬起脑袋的时候,却用余光看到旁边父亲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抬眼细看,果然,那盏已经几年没有反应的冥灯里竟然幽幽的燃起了一抹荧绿……

    爷爷沉沉的叹了口气:“我的日子,到头了……”

    和几年前一样,这一天谁都没有外出,一家人坐在屋内。中午的时候,爷爷亲自打了个电话。虽然只是单方面话语,我也听明白他是让人送了口棺材过来。

    想起曾经奶奶离世时的情形,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挂在脸上,抓着爷爷的手不停追问,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接下来即将又会发生什么事情。爷爷面色沉重的想了片刻,随后起身想要去做什么,父亲见状急忙出声制止:“爸,小离还是个孩子,他不应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当初我也不想让你牵扯进来,可最后……这都是命啊……”爷爷眼睛略微有些泛红,话虽这么说却还是犹豫起来,最终沉沉叹了口气又重新坐下。

    夜幕垂帘,母亲正在偷偷啜泣,一阵敲门声在院外响起。父亲缓缓走了出去,开门瞬间脸上萎靡的神色立刻被惊讶所代替,大吼一声“拿灯”,接着猛地把门拍上就要上锁。

    尽管反应很快,但父亲身体上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成,木门还没有完全合上就被人从外面暴力踹开,七八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人鱼贯而入,三两下就把父亲打翻在地。

    听到吼声,母亲也是一愣,随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到厨房里临起两把菜刀就冲了出去。

    我左右看了看,顺手抄起立在桌子旁的球棒也要跟着往外冲,没走两步却被爷爷拦住。

    此时爷爷怀里抱着那盏冥灯,强行拉着我从后门离开了家,临走之前我转头看一眼,只见母亲寡不敌众也被打翻在地,那群黑衣人身后隐隐约约站着一个紫色的身影……

    爷爷带着我一路狂奔,离家之后一直跑到村后的江边,刚刚推着我上了一艘打鱼用的小木船,几个黑衣人已经追了上来。

    爷爷见状将冥灯塞进我的怀里:“拿好这个,永远不要再回来!”说罢用尽全身体力气将小木船推入江中,满眼心酸的看了看我,转身向着那些黑衣人冲去……

    夏天正值雨季,处于泄洪时期,河中江水犹如千万头猛兽一般奔腾咆哮,我乘坐的这艘小船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叶扁舟,随着湍急的江水顺流而下,很快巨浪就卷进了船里。

    黑暗中,听着耳边水浪咆哮,我顾不上怀中的冥灯,下意识腾出两只手紧紧抓住船身努力保持平衡,只希望赶快漂到一处水流平缓的地方让我上岸。

    大自然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在滔天巨浪面前,没过多久小木船就被顶上了半空,接着重重落在水面上被拍的支离破碎。我被江水卷积着想要挣扎,还没等换气又是一道巨浪从天而降,硬生生把我给拍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