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巫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9本章字数:2200字

    望着地面上逐渐散去的蚁群,我也成就感爆棚,微微一笑:“略懂,略懂。”

    “谦虚,绝对是谦虚,这苗村里果然处处是高手!”经过这件事情,大龙明显高看了我一眼,闲聊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小子,看你的模样怎么不像是苗人,你爹妈哪去了?”

    提起爹妈,我的心弦立时颤了一下,三年前那段被埋藏在脑海深处的回忆又浮现了出来。整整三年了,不知道父亲母亲和爷爷是否还活在人世,如果活着,现在又在哪里,那盏冥灯是不是真的被我丢在了长江之中……

    见我有些发愣,大龙对着院外的吉普车挥了挥手:“小吴,把我的皮包拿过来。”话音刚落,车后门再一次被打开,远远的能看见四五个西装革履的黑衣人并排坐在其中,其中一个人抱着个皮包一路小跑递了过来。

    大龙在包里数了一千块钱塞到我的手里:“这枚白玉戒指我妈临走前留下的,别的玩意我大龙一概不在乎,唯独这个。这点钱算是表示感谢,你尽管拿着,别嫌少。”

    我道了声谢谢,把钱又还了回去放在他身边:“举手之劳而已,其实我不是苗人,几年前失足溺水,这才被婆婆救下收留。”

    大龙一听脸上突然露出了些许喜色:“小子,既然你不是苗人,又身怀绝技,何必整天在这里苗村里扫地干活。不如你跟着我们走,同样是举手之劳,保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

    望着车里那几个黑衣人,三年前的场景仿佛又一次出现在眼前,我对吃香喝辣的生活并不感兴趣,也不觉得整日在苗村扫地干活有多么不好,只是心中对父母和爷爷的牵挂和那盏冥灯的谜团久久无法放下。思索片刻,我有些动摇,在心里琢磨着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正想着,房门吱嘎一声打开,那名男子走了出来,苍白的脸色上明显有了血色,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大龙见状立刻迎了上去:“二爷,感觉怎么样?”

    被唤作二爷的男子没有回答,径直走到我面前微微一笑:“小兄弟,婆婆叫你进去。”

    我也笑着点点头,随即起身进屋。婆婆依然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沐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了一旁,她的面色十分严肃,我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休息片刻,婆婆缓缓睁开眼睛:“小离,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我听的一愣,犹豫片刻,虽然心里还有些忐忑,不过还是一口气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希望可以离开苗村一段时间,去寻找父母和爷爷,探寻事情的真相。

    “可以。”出乎意料,我话音刚落,蛊婆婆就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没有丝毫犹豫。接着他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抬眼看了看院外的二爷:“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给他治病吗?”

    我瞥了一眼桌上的百元大钞:“不知道……”

    沐孜也一脸认真的摇了摇头。

    “因为他身上有巫蛊!”婆婆继续说道:“你可以跟他们离开,但是我要你找到下蛊的巫师,看看他的左肩膀是否有块梅花印记。如果有,就想办法给他吃下这个。”

    说罢,婆婆从怀中摸出一个密封的管状吊坠,亲自给我戴在了脖子上。吊坠顶端有个不易察觉的小盖子,本身并不是透明的,晃动起来也感觉不到里边存在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要……”

    我还想问的更多,婆婆却摆了摆手:“你只需要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其他的不要多问,记住,没有确定巫师身上的梅花印记,绝对不要打开吊坠!这些钱你拿上,去收拾东西吧。”

    望着被蛊婆婆塞进手里的那沓百元大钞,我心里完全是一塌糊涂,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在原地站了许久才呆呆的答应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我们在屋里的这段时间,大龙多半也在跟二爷商量着带我走的事情,将刚刚见到的画面添油加醋形容一番,二爷想带我走的心比大龙还急切,我刚刚打开门他就快步迎了上来,又是一沓百元大钞,简单直接的发出了邀请。

    这前前后后的二十分钟我过的浑浑噩噩,直到现在都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收拾好东西,我给蛊婆婆磕了三个响头,承诺等我完成了任务解开了谜团就回来继续孝敬她老人家。三年来,婆婆的小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柔光,也是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告别过后,沐孜一直把我送到村口的大杏树下,眼神中满是不舍,低着头轻声问道:“江小离,你喜不喜欢我……”

    我摸着后脑勺傻笑两声:“喜欢,沐孜,你等我回来。等完成了任务,我就去求婆婆把你嫁给我。”

    沐孜小脸一红,从发间抽出一根银针刺破拇指,在我的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一滴血瞬间没入皮肉印在了我的肩头。

    望着那个红点,她甜甜一笑:“这是情蛊,以后如果我们有人背叛了彼此,我就会死掉,红点也会消失。去吧,沐孜等着你,等你回来。”

    坐上吉普车,二爷带我离开了村子,路上无事闲聊,我才从大龙口中得知,原来这个二爷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衰竭症,说白了就是整个心脏已经坏掉了,需要使用专业的医疗设备才能勉强维持。

    几年前,他的病情突然加重,即便是依靠仪器也无法让心脏继续跳动。生命垂危之时突然有一位巫师登门造访,将一条蛊虫引入二爷心脏之内来延续性命。

    据巫师所说,他培养出来的只是一般蛊虫,虽然能让心脏重新跳动,但是因为蛊虫本身含有毒素,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用独特的巫术来替他排毒。想要长久的活下去,必须要找到无毒的金蚕蛊虫才可以。

    于是,二爷为了能活下去,就开始重金招揽四方高手去到各种奇异险要的地方寻找金蚕蛊虫。直至不久前的一次,连巫师都亲自前往,不想却出了问题,一行人全军覆没彻底没有了消息……

    巫师已死,可二爷的身体还得继续排毒,无奈之下他只好经多方打听寻到了蛊婆婆这里。倘若不是蛊婆婆出手相救,用不了几天他就将命不久矣了。

    听大龙说完,我望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陷入了沉思。蛊虫养成之后,与主人相并相连,虽然二爷认为巫师已经死了,可是我知道,只要他体内的蛊虫还在,巫师就绝对还活在这个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