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积阴之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9本章字数:2984字

    简单收拾收拾,三个人离开别墅又回到了昨天误进的那片树林。晚上天黑看不清楚,现在放眼望去我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市区和别墅区之间的一座小山丘,可能是因为地理环境问题,所以被开发商跳了过去。山丘不是很高面积也不大,但植被密度却高的吓人,上边树木葱郁下边藤萝密布,几乎无路可走。

    我皱着眉头苦笑一声:“咱们……昨天到底是怎么钻进去的……”

    望着眼前这座颇有神秘感的小山丘,大黑牛和帅天师的神情完全不一样,前者咧着嘴角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贝,后者满面严肃仿佛遇上了什么霉事。

    打量了片刻,大黑牛哈哈一笑:“这座山丘看似平常,实则内藏乾坤。山后不远就是海,山前地势节节高,树木葱郁而型不乱,范围宽广而崖不高。这叫什么,这叫前有水气后有山脉,上聚灵韵下通阴河,像这种地方,有斗!绝对有大斗!”

    “肉眼凡胎,只看表面!”帅天师轻哼一声:“山后有水乃是海水,山前地高乃是人为。树木不乱只是表面,范围宽广却根本无崖!这种地方,水气山脉皆是积阴之像,根本不宜墓葬,所以不可能有斗,难怪会有鬼魅作祟!”

    “小白脸,你特么说谁肉眼凡胎!?老子纵横江湖十几年,从来就没看走眼过,我说有斗就绝对有斗!”

    “你说有斗就有斗,这斗是你家的啊!?愚昧,无知!”

    说着说着俩人就又要吵起来,我连忙站到中间出口调和,没想到这不插手不要紧,一插手两人还都较上真了,最后非得让我看看,这山丘到底是吉是凶,里边有没有斗……

    说实话,这几天过去我感觉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除了能玩玩虫子帮二爷祛除个蛊毒之外好像就没有会的东西了。现在俩人让我去寻风看水,定穴辨墓,都不如扔个硬币用反正面来决定更靠谱一些……

    见我犹犹豫豫的不说话,大黑牛眼睛一瞪:“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小哥你看出什么来了尽管放心大胆的说,让这小白脸心服口服!”

    帅天师也胸有成竹:“开玩笑,本天师四岁开始学习风水,你四岁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哪和泥玩呢!”

    俩人都较上劲了,我知道今天这事肯定是翻不过去了,只好点了点头,一边望着远处山丘一边在心里回忆着《蛊术通理》上关于‘脉’的部分。

    阴阳上到天文下到地理,涉及到的范围广之又广。而蛊术则不同,因为只关系到害人和救人,所以几乎全都作用在人体和昆虫身上。想要学会蛊术并且研究的更加透彻,首先就得详细了解人体的构造以及每一处穴位和命脉。

    《蛊术通理》中关于的‘脉’的部分就详细讲解了人脉的位置构成以及相互之间的联系,这其中就有一段是拿环境来作为引子,自然创造了人,人又造就了自然,所以人脉和地脉大同小异,都是相互对应的。换句话说,神州大地也是一个‘人’,而那些山山水水就是他的‘脉’。

    将所有的内容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我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面前的山丘上,发现果然是帅天师说的更合乎情理。整坐山丘平顶无尖,海风带着阴气吹过,恰好被葱郁的树木和植被拦截。最后风虽然散了,可阴气却囤积了下来。如此循环了千百年,这座不起眼的山丘的确已经变成了一处至阴之地。

    这种地势,轻易不会有人下葬于此,倘若有,也必定会是常人无法触及的凶煞恶斗!

    听我说完,俩人对视一眼像个孩子一样:

    “听见了么,说明里边有斗!”

    “听见了么,轻易没人下葬!”

    闹也闹完了,三个人沿着公路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在葱郁的树林间找到了个开口,旁边一团还没有干透的污秽证明我们昨天就是从这里才开始走错路的。

    沿着开口钻进树林,七拐八弯的绕到半山腰,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大坑,大坑再往前也没了道路,再一次被密集的藤蔓封锁。边缘处还挂着那条帮助我们爬出来的藤绳。

    帅天师拿出昨晚那个罗盘,围绕着大坑转了几圈抬手往下一指:“没错,就是这里,‘大野牛’,挖!”

    大黑牛也不再废话,变戏法似得从身上摸出一个铲头和一根铲把,相互衔接组合成一把小型旋风铲,抓着藤绳就跳了进去,手法娴熟的挖掘起来。

    那柄组合式旋风铲看起来十分袖珍,可是放在大黑牛手里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十分钟不到大坑的深度又下降了两米,一块早已腐烂破败的布毯露了出来。

    我们也跟着下到坑底,大黑牛想要将其展开,但是轻轻一碰毯子瞬间就碎成了粉末,一具穿着红色旗袍的尸体漏了出来。

    那旗袍已经旧的几乎退了颜色,看上去应该是民国时期的风格,其中的尸体也早已面目全非只剩下一套十分完整的白色骨架。大黑牛见状皱了皱眉:“这……就是昨晚那娘们?都已经变成这样了,找上老子到底是几个意思,难道是想配个阴婚不成?”

    帅天师翻了个白眼:“要配也不会找你配,这女子骨架泛白经久不腐,很明显是已经死了多年却没有投胎。可能是因为这山里阴气太重了吧,你们退后,且听本天师念上段往生咒送她一程!”说罢他从怀中摸出一道红符,轻轻贴在尸体颅骨之上,微闭双目口中喃喃有词。

    随着帅天师口中的往生咒临近尾声,那具尸骨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短短几分钟功夫就化为飞灰随风飘散,只剩下一张破草席和一套红色旗袍还嵌在泥土之中。再看大黑牛嘴里的两颗门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恢复了正常,白的反光。

    大黑牛也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将泥土中仅剩的衣服都挖出来带到坑外,重新找了处平坦的地方挖坑掩埋:“今天算你走运,牛爷爷赚的是死人钱,祖上有规矩,逢尸必收,逢骨必埋。安心去投胎找个好人家,有机会再感谢我吧。”

    话音刚落,万里无云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晴天霹雳,接着整座山丘都跟着晃了三晃,犹如地震了一般。帅天师正好站在大坑边缘,踉跄着摇晃了几下,整个人直接一个不小心直接踩空又滑了下去,慌乱中扯住那根藤蔓挂在了半空。

    等待大地恢复平稳,我冲过去帮忙,趴在大坑边缘往下一瞧却看的胆战心惊。可能是刚刚的摇晃导致坑内进一步发生塌陷,原本七八米深度的树坑此时已经变得深不见底,放眼望去只是漆黑一片!

    帅天师还不知道身底下的变化,双手抓着树藤正不紧不慢的往上攀爬:“小哥,大野牛,快过来拉本天师一把……”

    此时大黑牛也走了过来,站到近前往下看了一眼顿时叫出了声音:“卧槽,这刚才还好好的呢,现在怎么就变成无底洞了!?”

    帅天师闻声好奇的低头往下看了看,结果差点没被吓尿了裤子,咬着牙快速爬上来平躺在一旁双腿微微打颤:“老君保佑……真是老君保佑呐……我刚才……差点就没抓住……”

    地洞对于大黑牛来说有着说不出来的诱惑,有洞就说明地下有空间,有空间就有宝贝。倒斗是个运气活,保不齐什么时候运气爆棚挖出点价值连城的古董,那几辈子都不愁吃穿了。此刻看着面前的深坑,他捡起一块石头扔了下去竖耳倾听,足足十几秒才有一声微妙的回应反射了回来。

    “十几秒……二三百米,还行不算深,小哥,小白脸,有没有兴趣下去玩玩?”

    帅天师一听立刻后退了几步:“开什么玩笑,我堂堂一代天师怎么可能干这种挖坟掘墓的勾当,别说底下是大凶之穴,就是有祥云笼罩我也绝不下去!”

    我也开口相劝:“这座小山的风水的确不太吉利,况且二爷的事情咱们还没有办妥,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免得……”

    话没说完,深坑底部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动,仿佛有千百根铁链在相互碰撞一样。虽然看不见什么,可是这种声音震人心弦,让人听了就感觉心中又慌又怕,只想尽快离开。

    大黑牛心里也有些发颤,早就没了贪财的念头,毕竟赚再多的钱也得有命去花才行。于是三个人不做停留,拿上各自的东西匆匆离开。

    可能是因为紧张,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快步钻出林子回到公路刚好遇见一辆黑色吉普疾驰而来。一阵刺耳的轰鸣之后,几乎是贴着三人的鼻子尖踩住了刹车,接着一条纹着黑龙的胳膊就伸出了窗外:“我尼玛,你们几个,把眼睛塞裤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