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雾隐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9本章字数:2038字

    大货车的速度很快,虽然司机及时踩下了刹车,却还是将客车撞翻在地。并且因为大货车上装载了满满的饮料,车祸发生之后,按吨计算的饮料全部砸在了车体中间,客车直接被压成了两边大中间小的哑铃形状,现场一片狼藉,各种颜色的饮料夹杂着血液向四周流淌。

    我瘫坐在路边,心有余悸的望着客车残骸,想说些什么,却因为紧张而半天没有发出声音。

    大黑牛的胳膊擦破了块皮肉,伤口不大却血流如注,他坐在旁边用矿泉水冲了冲,扯了个创可贴粘上:“我说小白脸,你刚才给那光头算卦到底是真是假,这以后的命运如何,还真能从这张脸上看出来?”

    大龙也盯着不远处惨死的光头用力咽了口唾沫:“天师,你这一卦……算的可灵……”

    帅天师没受什么外伤,只是脑袋被撞出了个大包,自己正在龇牙咧嘴的揉,听闻二人的问话立时又神气起来,把腰板一挺:“那是自然,本天师早就跟你们说过,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其中的‘四象’就是天象,地像,手像和面像。人的前途婚姻在手上,命运劫数在面上。刚才那光头一上车我就看出他印堂发青,五官之间有一缕黑气不断游走,这是大劫之像,只是没想到劫数竟然来的这么快!”

    他摇头晃脑的还想继续磨叽,突然被面前一声喊叫打断:“没事的都搭把手,赶紧帮忙救人!”

    喊话的是客车司机,车厢前边的乘客都从车门和车窗逃到了外边,车厢后边的人却都被困在了里边。虽然报了警,但是因为地处偏远,消防队过来还得等一段时间。司机师傅无奈之下,只得动员其他乘客一起帮忙,先把能救的人都救出来再说。

    周围一共出来十几个人,除了妇女和孩子,就我们这帮大老爷们最为显眼,再说我们的装备还都在车上,四个人只好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加入到了救人的队列之中。

    我们没有专业的破拆工具,只能从车窗玻璃上想办法。要说中国制造的东西真不是吹的,几个大老爷们抱着石块砸了十多分钟,裂痕砸出来不少,玻璃却始终都没能破开,最后还是大黑牛反应过来,重新钻进车厢前边把专用的逃生锤拿了出来,这才成功破了一个开口。

    车厢后边虽然没有被成吨的饮料砸中,却也受到了波及,大部分人都摔得头破血流。我探着脑袋大概扫了一眼,发现两个角落受损最为严重,左边角落内侧的黑衣人和右边角落内侧的一名女子受到塌陷车顶的殃及,整个人都被卡在里边变了形状。换句话说,肯定是已经没救了。

    接下来七八个人轮流接力,搀扶着车厢里受伤的人员爬出来,我也小心翼翼的把两个孩子抱了出来。接连折腾了几趟,等最后一次返回去的时候,能救出来的人都已经被救了出来,只剩下后排被卡住的人无法施救。我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却用余光发现右边角落里的女子还在,左边角落里的两个黑衣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影子!

    五分钟前,我看的真真切切,坐在最里侧的那名黑衣人分明身体前倾被死死卡在了座位里,怎么可能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

    带着心中的诧异,我转身查看周围那些被救出来的乘客,果然没有找到那两个黑衣人的影子,他们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正站在原地发呆,大龙拿着卫星电话走了过来:“我刚才查了下地图,这地方距离咱们的目的地不远,穿过一片林子就到了,收拾收拾东西,直接走吧。”

    抬眼望去,公路左侧是草原,右侧是田地,田地尽头是一片树林。整片树林被一层灰蒙蒙的雾气所笼罩,若隐若现如同仙境一般神秘。

    拿好各自的装备,我们直接走下公路,正准备离开,却被客车司机开口叫住:“小兄弟,你们可别乱走,那边是隐雾林,进去很容易迷路!”

    我笑了笑,顺便开口打听:“师傅,我问一下,这林子后边是不是有座山叫双罗峰?”

    司机想了片刻微微点头:“是有个山头,不过我也没去过,说真的,那片林子雾气很浓,邪乎的很,一会车站就换车过来了,你们不用着急。”说着手机响起,他也顾不上我们,走到一旁接电话去了。

    大黑牛哼声一笑:“牛爷爷这辈子就愿意去邪乎的地方,刺激!兄弟们,咱们双罗峰走起!”

    说罢四个人不再耽误时间,默默的离开,沿着田地走了几公里来到那片树林面前。

    之前在远处观望的时候,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现在来到了近前我才发现,周围雾气浓的吓人,就这么站着往前看,能见度都超不过十米。走在其中,就仿佛置身在一个没有温度的大蒸笼里一样!

    帅天师盯着四周打量片刻,脸上挂起了一抹忧虑:“有树无水,有雾无风,不妙,不妙呐……”

    大龙虽然性格粗犷,却属于胆大心细,谨慎的询问:“天师,这话怎么说,这地方风水不好?”

    “暂时还不能确定,这里雾气太大,看不见地表运势,也瞧不出地脉走向,是福是祸还是个未知数……”

    “看不出来就说看不出来,墨迹半天扯什么犊子!”大黑牛从背包里扯出铲柄和铲头组合起来握在手里:“跟着牛爷爷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保准你们没事!”

    可能是雾气的原因,导致林子里十分潮湿,刚刚走进去不到十分钟,我们的防水衣上全都挂了一层水珠,脸上也全是湿气。林中的植被非常旺盛,杂草的平均高度几乎快要没到了大腿根,地面泥土也异常松软。

    正当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地面,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呻吟。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紧不慢颇有节奏,嗯嗯啊啊的让人禁不住浮想联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