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黄皮怪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9本章字数:1997字

    对于白天的事情,大龙心中的狐疑一直没有得到解答,现在有了空闲时间,便询问大黑牛那所谓的婆子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出类似女人呻吟的叫声。

    大黑牛表情十分严肃,一边啃着手里的香肠一边轻声讲道:“鸡鸣灯灭不摸金,月黑风高祭鬼神。苗疆鬼墓速速走,黄皮怪婆需留心。这是我们倒斗界入行土夫子熟记在心的一首打油诗,其中第四句中的‘黄皮怪婆’说的就是黄鼠狼和婆子狸。常人都知道黄鼠狼通人性,尽量不去招惹,却不知道真正可怕的其实是婆子狸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小玩意。”

    一番话说的我们都来了兴趣,三个人全都往近凑了凑:“这话怎么讲?”

    “简单点说,正因为黄鼠狼通人性,所以不去招惹,它也不会主动来害你。婆子狸则不然,这种狐狸生来长了一副老婆脸,远远看上去就跟个尖嘴老太太一样,你不去惹它,它也会主动找上门来害你。我跟这种玩意打过一次交道,虽说有惊无险,却也着实让人想想就后怕。”

    大黑牛这话有些卖关子的味道,说来说去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却又不往下说了。走了一天几人虽然满身乏累,却并没有多大的困意,于是催着他详细讲讲,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惊无险的事情。

    把最后一截香肠全部塞进嘴里,大黑牛抱着矿泉水瓶缓缓讲道:“那是两年前在洛阳一带,我专门过去采购装备,想找人给订做一把质量过关的正宗洛阳铲。闲逛之余认识了两个双胞胎同行,这两人二十多岁长得一模一样,声称最近发现了一座大斗,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发财。

    有钱不赚是傻子,我也没多想便一口答应下来,当天做好准备第二天晚上就跟着他们启程,从洛阳坐火车来到河南一带,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山沟沟里停了下来。两个人一路上对我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前辈,到了地方我也没多客气,寻风看水分金定穴一套下来,还真在不远处找到了一座古墓。

    确定好了方位和进墓的角度,等到开始打盗洞的时候我才察觉到有些问题,这俩人连旋风铲都不会拿,打洞的时候比那东北秧歌的老娘们还特么墨迹。仔细一问才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什么专业土夫子,只是两个天天抱着发财梦混吃等死的屌丝而已。机缘巧合之下听说这一代可能有斗,这才把老子给忽悠了过来。

    我这暴脾气一听就怒了,没想到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最后让两个黄毛小子给糊弄了。这俩人一看我生气了,嘴上的话头也软了下来,答应倒斗之后里边的东西让我先挑,剩下的他们再拿。

    虽然心里边有气,不过既然人已经到了河南,找到古墓盗洞都打了一半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我也懒得再跟他们计较,指挥着俩人一直挖的见了墓墙,横着砸开个大口子钻了进去。

    这是一座辽代古墓,虽然年代久远规模不小,但是却被几只婆子狸当成了老窝。下斗之后刚刚走进墓道,黑暗之中我就感到有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面前一扫而过,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酥麻味道。接着三个人就全都中了招,那两个孙子翻着白眼把我绑了起来,随后拼了命的厮打起来弄了个两败俱伤。

    因为以前有过教训,所以我下斗之前有个习惯,那就是戴上鼻夹,这样可以有效避开一些古墓中事先无法察觉的气体机关。这次也不例外,可能正是因为鼻夹的原因,虽然中了招,我却并没有出现幻觉,只是短暂的失去了反抗能力,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绑起来,又眼睁睁看着他们自相残杀。

    末了,等这俩兄弟全都趴在地上,七八张人脸都从四面八方探了出来。开始我还以为是幻觉,瞪大了眼睛看了半天,等那些人脸跑到手电光下的时候才看清楚,那就是几只小狐狸,全身黑红相间,尾巴像松鼠身体如豺狼,正面看上去和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模一样!脑袋顶上有一撮白毛,婉如白发一般。

    这些畜生异常聪明,先是凑到近前用前爪推了推地上的哥俩,发现两人的确已经奄奄一息之后,张开嘴巴怪叫几声。七八只凑在一起,叫唤起来整个墓室变的跟特么窑子一样,嗯嗯啊啊呻吟声此起彼伏。

    哥俩听后下意识寻声抬头看去,这么一抬脑袋,口鼻再一次露了出来,七八条尾巴轻轻扫过,两人彻底闭上眼睛没了反应。

    事情到这里还不算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真正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拧开瓶盖喝了口水,大黑牛稍微压低了声音:“来回试探了几次,发现哥俩的确已经彻底不省人事,那几条婆子狸竟然张开大嘴呲着尖牙一拥而上,眨眼之间老大的一条腿就剩下了骨头!”

    这一幕看的我心尖哆嗦,活动活动发现身上有了力气便悄悄解开了绳子,好在这俩兄弟不会绑人,绳子系的很松。脱身之后拿起工兵铲用力一扫,直接就削掉了两只婆子狸的脑袋,其他狐狸见到同伴惨死,也再顾不上贪吃,四散而逃眨眼间没了影子。

    后来救人要紧,我也没了倒斗的心思,带着满身是血的俩兄弟爬了出来,再也没有回去。”

    最后这段听的我脊背发凉,从来没想到这种看似娇小的动物竟然会吃人肉,而且还是以如此不可思议的方式吃人!帅天师脸色也有些发白,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的黑暗:“那俩兄弟最后怎么样了?”

    “死了,没等送到医院就死了。”大黑牛沉了口气:“他们身上的伤口不多,只有老大被吃了条腿,可后来在回去的车上还是双双断了气脉。我猜多半是婆子狸身上那股怪味,少量能致晕致幻,大量就能致人死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