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另有原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1本章字数:2093字

    听我们从头到尾把在藏宝洞里遇到的事情讲了一遍,大龙不太同意大黑牛的分析:“按照你们所说,打斗之后黑衣人已经拿了东西成功脱身,几乎没有可能再被追上,所以他没有理由故意扔下羊皮袋来拖延时间。你们有没有想过,或许在那个藏宝洞里,羊皮袋不止一个!”

    “不止一个?你的意思是……”大黑牛皱着眉毛思索片刻,微微点点头:“对对对,大龙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茬,古人讲究对立之说,百分之八十的建筑都是相互对称的。既然那藏宝洞左边立着一根龙头铡,右边多半也有一根。没准那孙子拿了右边龙头铡里的羊皮袋发现东西不对,然后又跑过来从咱们手里抢东西!”

    这个分析合情合理,而且整件事情也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帅天师沉沉叹了口气:“忙来忙去弄了一身伤,最后到手的东西还是让人家给抢走了,唉,真是造化弄人呐……”说着他重新拿起面前的水晶盒,看了看里边的小册子:“话说回来,既然和珅把这个东西也放在龙头铡里,应该也是什么珍奇的玩意吧,大黑牛你看看能卖多少钱?”

    大黑牛眼睛一瞪:“钱钱钱,你特么就知道钱,老子曾经以为自己就够贪的了,没想到你个小白脸比我还贪。这东西虽然年代久远,可是咱看不懂上边都写了些什么,先带回去等我找行家鉴定鉴定再说。”

    几个人说着话,大龙突然闭上眼睛没了动静,脸上的冷汗冒的如同泼了盆水一样。我抬手轻轻推推他轻声呼唤:“大龙兄弟,你怎么样,没事吧?”

    大龙张了张嘴,微微摆手最终也没能发出声音,看样子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大黑牛见状二话不说让帅天师在旁边照明,小心翼翼的拆下了他肩膀上的绷带。当已经变成血色的绷带完全被褪下来之后我们才发现,大龙受伤的胳膊从外边看已经开始愈合,但是整体高度隆起,明显内部已经出现了血肿的情况。

    血肿是一种发炎现象,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妥善的处理伤口就仓促开始缝合,如此外层的皮肉虽然开始愈合,但是内部的肌肉和脂肪会发炎腐败,从而导致大量淤血囤积在其中,造成血肿。简单点来说,就是一个被皮肉包裹着的超大血泡。

    这种情况看似不是很严重,实则非常危险,如果不尽快到医院进行标准的伤口包扎,大龙不但得没了一条胳膊,甚至连小命都保不住!

    大黑牛似乎十分了解这种病症,知道它的危险性,二话不说当即从医疗包里拿出一支注射器,刺破皮肉将伤口内部的淤血尽量多的抽出来,接着换上干净的纱布重新包扎,望着我们轻声说道:“他现在情况不太乐观,咱们不能休息了,得赶紧离开这里,争取在最短的时间把他送到医院。”

    人命关天,我们身上的乏累也就不算什么了,三个人当即把用不着的装备全部舍弃,轻装上阵搀扶着大龙原路返回。

    大龙自己还有意识,只是精神萎靡身体虚弱,在被搀扶着的情况还能坚持行走。

    夜半,明月之下只见四个人颤颤巍巍的穿梭在茂密的丛林之间,这段路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只是感觉每迈出一步都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来自精神上的极度疲乏和肩膀上的阵阵剧痛简直让人疯狂,疼的我眼泪自己从眼眶里往外涌。

    我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直到天色微微见亮,东方已经泛起了一抹橘色,那条久违的公路和田地终于出现在视野之中。四个人身上汗水、泪水、露水相互交织在一起,犹如几个从远处活着回来的逃荒者一样。帅天师也顾不上再整理自己的形象,白色长袍已经变的五颜六色,帅气的脸庞也沾满了泥土。

    踩在笔直的公路上,还能寻到一些前几天发生车祸的痕迹,现在是凌晨,几乎没有过往车辆。大龙也支撑到了极限,双腿一软彻底晕过去没有了反应。

    我们的两条腿也全都开始不听使唤,只好将背包放在地上斜靠在路边,等待着有车辆路过。

    可能是因为这一代地处偏僻,附近也没有什么旅游景区或者农舍,所以除了那几辆正常点发车的客车之外几乎没有没有其他车辆。我们从凌晨四点半开始等待,恍恍惚惚一直撑到七点天色大亮,正当我眯着眼睛即将昏睡过去的时候,大黑牛突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冲到路中一边挥手一边高喊:“停车!停车!”

    几个人寻声抬头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辆白色面包车疾驰而来,面包车的速度很快,估计没有想到这条公路上还会有人,速度至少已经超过了一百二脉,见到挥手的大黑牛之后从很远就开始按着喇叭踩刹车,连车胎都冒起了阵阵白眼,最后在距离大黑牛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面包车停稳之后,车窗摇下,一个‘爆炸头’探了出来:“妈蛋!自杀能不能换个地方,左边有山右边有树,跳崖上吊自己挑,非得跑过来坑人啊!呦呵,还是个外国人,非洲来的?”

    那是个中年男子,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穿着打扮却跟十七八的不良少年一样,爆炸式的头发染了至少五种颜色,身上的衬衫也花花绿绿,左边太阳穴上有个小拇指大小的黑痣非常显眼,第一眼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人。

    不过虽然如此,但我们几人现在已经到了绝境,哪怕这辆面包车是外星人的飞船也得爬上去搭个顺风车。

    既然有求于人就不得不低头,大黑牛满脸堆笑的凑到近前:“兄弟,是不是去市里?那啥,行个方便,让我们哥几个搭个便车呗?”说着话从身上摸出两张百元大钞递了上去。

    ‘爆炸头’探着脑袋目光在几人身上一扫而过,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大龙以及满身是血的我之后立刻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你们是干什么的,不会是刚杀完人吧,我这可是新车,你们别拉我下水,另找别人吧。”说完轰了轰油门就要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