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张小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1本章字数:2026字

    “姓张、名小,单字一个狼?”大黑牛眼皮一抬:“感情你就是那个张小狼啊,我说怎么这么墨迹,没想到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己给自己吹牛逼呢?!”

    张小狼笑着从怀里摸出一张卡片:“火车不是推的,牛逼也不是吹的,刚才那些话没有半点虚假。这是我的名片,几位兄弟以后如果想买些小玩意收藏,尽管来找我,新华路古玩街北口第一家《琳琅坊》,欢迎拜访。东西绝对正品,价格绝对优惠!”

    大黑牛接过卡片看了看,随后放进口袋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接着跟我们一起把大龙背进了医院。

    一番检查之后,大黑牛和帅天师身上都是小伤,简单处理处理即可。而我的肩膀和大龙的胳膊都需要重新进行手术,两个人的伤口都有发炎的趋势,只是我的情况较好,重新消毒缝合再住院挂两天吊瓶就可以彻底康复了。

    大龙并不只是胳膊上的问题,我们最多只能看出伤口出现了血肿,更加深层次的还得医生来诊断。负责接诊的医生跟大黑牛解释了许多,他和帅天师两个人都是一个发懵两个傻,小鸡啄米一样点了半天脑袋,最后一句没听懂就稀里糊涂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俩人一个冒充大龙的大哥,一个冒充大龙的三弟,而我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老四……

    医生半信半疑的补全资料之后,找到大黑牛再三确认:“既然你们是兄弟四个,姓氏都不一样就罢了,为什么……连肤色也不一样?”

    大黑牛哪里想过这些因素,直接被问的一脸懵逼,半晌才磕磕巴巴的笑道:“那啥……我们是同母异父,我爹黑人,老二的爸是黄种人,老三老四的父亲是白种人。怎么,有问题么?”

    医生也有些无语,尴尬的回了个笑容:“没、没问题,就是觉得……您母亲……真辛苦……”

    大龙的手术进行了四十多分钟,从手术室推出来之后还处在昏迷状态,医生说他的身体极度虚弱,胳膊上的伤口险些引起败血症要了他的性命。现在手术非常成功,不过需要留院观察,好好调养一段时间。

    忙活完了这一切当大黑牛清点几个人随身物品的时候,才发现大龙的手机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可能是回来的时候掉在了野外,也可能是匆忙之中掉在医院急诊室被人拿走。总之电话始终可以打通,就是无人接听。

    四个人里,大龙是唯一知道二爷联系方式的人,二爷的电话号码也保存在他的手机里。现在手机丢了,大龙也昏迷不醒,我们一时间无法和远在大连的二爷联系,也无法和二爷派来接应的人碰面,无奈之下只好暂时留在医院,一切等到大龙醒过来以后再说。

    我的左右两个肩膀各缝了四针,由其是右侧的后肩伤口很深,几乎被撕裂的露出了骨头,当医生得知我带着这样的伤口还坚持了这么久才来就医,纷纷表示不可思议,佩服我的忍耐能力。

    不过说实话,除了被黑猫抓在背上的时候疼痛难忍之外,后期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与其说我的忍耐能力超强,倒不如说是帅天师那颗‘续命丹’起了效果。我置身的环境以及运动量都要比大龙恶劣,受伤程度也差不太多,但是从双罗峰回来,身体健壮的大龙彻底倒下了,我却跟个没事人一样,伤口没有发炎没有感染,痊愈速度也快的惊人!

    我觉得这一切和那颗看似普通的‘续命丹’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把所有东西都清点一遍之后大黑牛开始做起了最后的总结:“这趟虽然被人抢走了金蚕蛊虫,不过咱们也带回了几样值钱的玩意。小哥身上有颗粉玉材质的夜明珠,我这有个磨砂面的紫砂茶壶,小白脸身上有一枚聚灵珠、一块腰牌……对了,还有一只玉镯子是吧。”

    “我擦!你……你……”帅天师听的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掉在地上:“你怎么知道我拿了聚灵珠和腰牌?还有那只镯子,我拿的时候你明明已经进盗洞了,难不成后脑勺上也长着眼睛呢?”

    大黑牛得意一笑:“你会算,老子也会算。按理来说这地底下的东西谁拿出来的就是谁的,可是现在大龙需要住院,咱们又联系不上二爷,手头不算宽裕。小白脸,咱们几个就你拿的最多,来吧,表示表示?”

    帅天师一听双手立刻捂在了鼓鼓囊囊的长袍上:“我……我这也是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凭什么我来表示,你那不是还有个紫砂茶壶么,你怎么不表示……”

    看着他那副抠门的模样,我无奈的笑了笑,将那枚准备送给沐孜的粉玉珠子拿出来递了过去:“我的钱都放在二爷的别墅里,既然需要就先拿去卖了吧。”

    大黑牛把我抬起来的手推了回去:“小哥你甭当真,我这逗他玩呢,你们的东西你们自己收着,区区一点住院费牛爷爷还是有的。”说着他让帅天师陪着我们在病房好好休息,自己去附近的银行取钱。

    从到达双罗峰开始到现在,我们几乎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现在早已经困的不行,躺在温暖舒服的病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这是我感觉从小到大睡的最香的一次,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身上的疲乏感一扫而空,只是各个骨节又酸又痛。大黑牛已经交完了相关费用,打包了些饭菜放在桌上,自己躺在临边的病床上也睡的正香。

    手术之后,我的两个肩膀完全肿了起来,看上去就好像穿了副铠甲一样。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白云蓝天和温暖阳光,我无比思念沐孜,算一算只不过分开了不到两个月,却感觉好像已经两年没见了一样。

    我正在发呆,病房门突然被人缓缓推开,一个身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爆炸头,五彩衣,竟然是昨天送我们来医院的古董商人,张小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