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1本章字数:2248字

    喧闹过后,几个人的声音逐渐远去,我们也微微松了口气。

    这个仓库里堆满了超大号的纸箱子,我们掉进了其中一个,里边不知道装了一些什么东西,只觉得摸上去十分松软,好像是某种橡胶制品。

    黑暗中,帅天师轻声问道:“他们……走了么?”

    我沉了口气:“走也没走远,那个‘白毛鸡’吃了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咱们先在这里避一避,等天黑了以后再悄悄出去,这样即便是有人,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正说着,旁边的大黑牛突然轻声叫骂起来:“这里边装的都是些个什么JB玩意,软了吧唧踩在上边站都站不起来,反正那帮人不可能进到仓库里边,赶紧想办法先出去,在这里边老子喘不上气!”说着他从身上摸出打火机‘啪嗒’一声按了下去。

    随着昏黄的火苗在黑暗中亮起,几人低头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个大纸箱里装的不是别的,而是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其中充气娃娃和硅胶娃娃居多,还有不少女用产品,我们就掉在一堆娃娃之中,所以周围自然是一片松软。

    大黑牛见状,盯着对面一堆形态各异的‘大棒子’咧了咧嘴角:“我擦……还真是一堆‘JB’玩意……”

    躺在大批赤身裸体的硅胶娃娃之间,帅天师闭上眼睛一边寻找纸箱的开口一边在嘴里轻声呢喃:“无量天尊,色未闻,淫未思,不想不见是清净……”

    五分钟后,三个人钻出纸箱围坐在仓库里的一张小桌子旁开始分析整件事的问题出在哪里。

    提起紫砂茶壶,大黑牛脸色气的都冒起了红光:“从和珅藏宝洞里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有假,而且叫张小狼去医院鉴定的时候我在旁边看过,茶壶内壁根本就没有什么什么制造厂的字样,所以那个时候东西还是真的。除了咱们哥几个,唯一接触过紫砂茶壶的人就是张小狼,问题一定出在第二次鉴定的时候。“

    帅天师一边拨弄着箱子上的密码一边说道:“可是在《琳琅坊》鉴定的时候,紫砂茶壶一直就摆在桌上,自始至终都在咱们三个的视线之中,即便是张小狼想要掉包也没有机会啊。”

    “其实,也并不是一直都在咱们的视线之中!”我回忆着那天的每一个细节和经过:“至少,当他把茶壶放进仪器里进行鉴定的时候,咱们都看不见发生了什么。”

    大黑牛听罢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卧槽!对啊,老子怎么就没想到呢!当时我特么就纳闷什么时候有那么高端的机器了,不单能鉴别出古董的成分和真假,还能鉴定朝代和估价。感情这鉴定机器根本就是个幌子,张小狼那孙子早就算计好了,给咱们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现在就算明白也没用了,茶壶已经被张小狼掉了包,中介费也被他拿走。不过还好,至少这八十万咱们拿到手了,假货换真钱,这个冤大头就让那个常哥当吧。”

    说着帅天师晃了晃手中的密码箱:“不过逃跑的时候把滑轮拨乱了,刚才你俩看没看见密码是什么?”

    我们都摇了摇头,坐在桌边默默的看着他不断尝试……

    仓库里没有灯光没有食物,除了一张小桌子之外就剩下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围绕在四周,三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从上午十点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

    我猜测的没错,虽然找不到我们,但是吃了大亏的常哥并没有放弃,直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外边还有人在四周转悠。

    艰难的等待了十二个小时,我们实在有些熬不住了,肚子也饿的咕咕乱叫。帅天师研究了整整一天,最终也没能把箱子的密码试出来。眼看着夜色降临外边一片寂静,大黑牛站起来活动了一下酸麻的双腿:“不行了,老子说什么也待不住了,再遇见大不了血拼一场,走!”

    虽然不确定外边是否已经彻底安全,不过我们的耐心已经彻底被消耗殆尽,谁也不愿意像个老鼠一样继续躲在这里。于是三个人重新爬上纸箱,从进来时候的小窗口又爬了出去。

    仓库区的道路上虽然装有路灯,不过只有装货的时候才会打开,此刻天空乌云密布外边一片漆黑。我们凭着之前来时候的记忆,贴着墙壁悄悄跑回到了马路上。走了接近两个小时才终于遇上一辆往外地跑长途刚回来的出租车,等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狼吞虎咽把冰箱里的东西都啃了干净,大黑牛歪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我因为在仓库的时候眯了几个小时,所以现在还不是很困,就拿出那本《蛊术通理》习惯性看了起来。帅天师则还在跟那个密码箱较劲,看样子不把这八十万现金拿出来是绝对不肯罢休。

    箱子上的密码锁精度很高,拨动的时候带动许多齿轮同时旋转,咔哒咔哒的声音在客厅响个没完。大黑牛被吵的心里烦躁,瞪了一眼帅天师接着起身离开了房间,三分钟不到拎着把工地里砸钢钉用的铁锤走了回来,从帅天师里拿过密码箱扔在地上,一锤子下去直接把密码锁给砸了个稀巴烂……

    “屁大点事磨磨唧唧,这不就行了,你……”话说一半,大黑牛突然愣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面。

    沿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地上那个被砸烂了的密码箱应声弹开,一堆条形白纸散落在四周,其中夹杂着几张百元大钞。

    帅天师见状也快步冲了上去,将箱子彻底打开把里边的现金都倒了出来,发现只有上边一层的第一张是真钱,底层剩下的部分全都是白纸!

    “草拟吗!”大黑牛恶狠狠的把大锤扔在地上,手指骨节攥的咯咯作响:“老子出道以来还特么从来没被人这么耍过,这边掉包了茶壶,那边也没打算给真钱,感情这笔交易到了最后横竖都得出问题!麻痹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天咱们就去《林廊坊》找张小狼,他店里的东西可远远不止八十万,我就不信他会直接跑路!”

    我也点了点头:“张小狼肯定也知道常哥并不好惹,所以故意给我们找他当做买家,到时候被发现茶壶是赝品,咱们肯定无法脱身,而他也可以继续相安无事的经营自己的《林廊坊》,这个局算计的真是天衣无缝!”

    赔了夫人又折兵,分析完了这些三个人心里都有一股无名闷火发泄不出去,索性也不再睡觉,一直等到早晨六点,在宾馆简单吃了点东西,接着直奔张小狼在古玩街的店铺——《林廊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