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怪事初起(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1本章字数:2333字

    听见说话声,大黑牛看了看桌上还没完全开封的泡面又看了看门外的倪达野:“你小子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吃的是泡面?”

    倪达野脸上的笑容始终就没有消失过:“刚才我一趴窗子,正好看见这小哥搬着箱泡面往回走,一想你们吃泡面还没有热水就赶紧拎着暖壶过来了,咱们都是好邻居,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恁说是不是,嘿嘿……”

    我忍不住笑了笑:“也是,我们还真没有热水,进来吧,进来一块吃。”

    “好嘞。”应和一声,倪达野像兔子一样钻了进去,倒真是像在自己家一样半点都没客气,自己拆开泡面,往桌上摆了四份,填料加肠倒满水,‘手起壶落’瞬间就全都完成了,手法相当娴熟一看就知道没少吃了泡面。

    坐在餐桌前,大黑牛眯着眼睛问道:“你小子别看脸皮挺厚,不过还真有点意思。干什么的,不知道这楼里闹鬼容易死人,还继续住着?”

    倪达野笑道:“大楼闹鬼的事情周围十里八乡都传遍了,我哪能不知道。不过最近没接什么大活,手头有点紧,这里的房租又没有到期,没办法,只能暂时住着。没啥大事,害人的东西可能看我也是个穷鬼所以不感兴趣,我住了小半年了,没事。”

    “没接大活?”帅天师抬眼打量他一番:“看你的面相,最近不只是没接大活,生活和工作都不太顺利。而且前段时间有过一记小劫,让你损失了不少财气呐。”

    这句话似乎说到了倪达野的心坎里,他顿时开启了话唠模式,握住帅天师的手就不松开了:“长老,你说的半点都不差啊。前段时间我女朋友跟我分了手,工作上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财路,几天前还遇上个碰瓷的老太太,一个跟头就摔走我一千多块啊,现在真是快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不,是已经吃不上饭了……”

    倪达野还是那副蓬头垢面的形象,手指甲里带着一层黑泥,这让帅天师十分反感,连忙用力挣脱开来做了个深呼吸:“第一,我是天师,隶属道家门派,而并非是佛门长老。第二,咱们只是有缘聚在一起聊天而已,你不要激动,这不是还有泡面可以吃么。”

    倪达野听罢立刻面露喜色:“太好了,我就说咱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晚上咱们几点吃饭?我好提前烧热水。对了,恁们也算是乔迁新居,怎么也应该包顿饺子庆祝庆祝。说起饺子,我可是有日子没吃了,恁们包的时候千万得告诉我,我家里还有半瓶陈醋呢,到时候拿过来,正宗山西陈醋,好吃得很!”

    帅天师听得一愣,瞪圆了眼睛看着我们:“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他晚上来吃饭了?又什么时候说过叫他来吃饺子了!?”

    大黑牛掀开泡面闻了闻,随后一边吃一边问:“看他的打扮你还猜不出来么,我们哥几个是专门过来驱鬼的。既然你已经在这里住了快小半年了,说说吧,这里边都发生过什么事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倪达野的特点就是话多脸皮厚,扯没用的一套一套,说起正事也丝毫不含糊:“以前这座楼刚开始对外出租的时候那叫一个火爆,我废了好大的劲才抢到这么一个名额。关于闹鬼,最开始是八楼809一个女的,二十三岁,是个小三,被当地文化局副局长常年包养着,这个地方就是专门租给她用来约会的。

    每次那个副局长都是晚上来半夜走,至于里边发生什么事情就不用多说了。直到有一次,那局长进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那女的也没了动静。但是八楼的那个房间却天天晚上都有数钱的声音,我还亲耳听过,就是那个女人的声音,‘一百、二百、三百、数到九百的时候就又变成了一百,每天晚上就这么没完没了的数,一数就是一宿!

    这种情况一连持续了几天,周围的邻居实在忍受不住就找上门去,但是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开。最后有个倒霉的哥们因为晚上没睡好所以第二天面试工作没通过,所以带着怒火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当时我不在场,不过听说房门刚打开,一股子恶臭恶臭的味道就拱了出来,能熏得人翻个跟头。

    等其他人进去一看才发现那个副局长和他的小情人早都已经死在了里边,屋子里地上床上衣柜里都是百元大钞,这俩人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在了钱堆里。警察来了之后又是勘察又是走访,折腾了半个多月,最后也没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是以自杀结的案。

    那件事以后消停了一个月,然后是八楼801一个男的,这人是个上班族,在一家金融公司听说还是个经理。每天西装革履长的也算精神,经常带着不同的漂亮女孩回来过夜,平时衣冠楚楚装的跟个正经人一样。

    出事那天是在半夜,他也不知道抽什么风,突然赤身裸体从家里冲出来挨家挨户的敲门,敲得那叫一个疯狂,从八楼一直敲到五楼,嚷嚷着自己要死了。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去睡觉了,第二天一早听别人说起这事,他说什么都不肯承认,大家也只好当做是梦游看待。

    但是没想到第二天晚上他又一次赤身裸体的冲了出来,这次没有挨家挨户敲门,而是直接沿着自家楼道窗户从八楼跳了下去,大头朝下,脑袋都摔成了馅饼,那脑浆子崩的啊,甭提有多惨了……”

    几个人泡面吃的正香,说到这里,帅天师连忙摆了摆手:“行行行,这块就不用详细描述了,直接跳过说第三个吧。”

    倪达野点了点头,把手中的叉子往泡面桶里一扔,擦了擦嘴上的油水:“说起第三个可就厉害了,因为他不是一个人,而是同时发生在三层楼,几十个人身上!

    这件事的起因是七楼的一个刘老头,这刘老头身体不好常年吃药,走几步路就要休息一会,每天吃药比吃饭还多。也不知道他从哪打听到新鲜的野蜂蜜能治疗各种气管疾病,还能起到养肺的作用,就托人弄了个完整的马蜂窝回家。

    要说这马蜂窝可是真够新鲜的,里边还带着不少马蜂就被人装纸箱子里给送过来了。刘老头也不知道蜂窝里还趴着马蜂呢,到家打开箱子一刀下去就把蜂窝给劈成了两半,里边的马蜂一哄而散飞的整座大楼里到处都是,周围的居民自然免不了挨蛰。当时我下楼买饭还遇到了几只,不过直接就拍死了。

    马蜂不同于蜜蜂,一只马蜂的蜂刺能蛰好多人,并且被蛰一下就肿的老高。楼里的人都非常气愤,商量着等马蜂散了非得去刘老头家要个说法。但是没想到,还没等马蜂彻底散去,当天晚上他们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