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疑云重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2本章字数:3244字

    屋内的煤气味依旧浓重,尽管心里狐疑可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分析,只好把所有窗子都打开通风,接着跑回楼道查看尹大姐的情况。

    原本大黑牛想开车把尹大姐紧急送往医院,可是她的一切生命体征都已经完全停止,即便是送到了医院,医生也毫无回天乏力之术。尹大姐的身体十分冰冷,很明显许久之前就已经死亡。大黑牛把他抱回四楼放在自己床上,抬眼看了看我们:“现在怎么办,小白脸你说说吧。”

    帅天师叹了口气:“尹大姐父母双亡无亲无故,既然遇见了就算是缘分,她的后事咱们来处理吧,到时候我念上一段往生咒,算是给她彻底送行吧。”说完抬手指了指外边,示意让我们到客厅去细细商讨。

    我点了点头,闷着脑袋往客厅走去,谁知道步子还没等迈出去,大黑牛突然从地上一跳三尺高,随后拼了命的往外狂奔,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

    我有些纳闷,心想该不会是尹大姐死了大黑牛也受刺激了吧,他只是刚刚有点爱慕之情,应该还不至于到这个程度吧?微微皱眉我转头仔细看去,整个人顿时也剧烈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只见直挺挺躺在双上的尹大姐突然抬起了一只胳膊,右手死死抓在大黑牛的手腕上!同时两只眼睛也忽的一下睁开,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眼神空空荡荡毫无生气!

    虽然一直对尹大姐抱有爱慕之心,可是突然发生这种事情还是把大黑牛吓了一跳,‘卧槽’一嗓子就拼了命的往外冲想要挣脱开来。但尹大姐抓的很牢,以大黑牛那一膀子力气,挣扎了几下硬是没能脱身!而看起来体态瘦弱的尹大姐也好像跟大床融为一体了一样,没有动弹分毫!

    用力咽了口唾沫,大黑牛尽量把身体靠后,盯着尹大姐那只略显青黑的胳膊急声喊道:“小白脸,你他妈赶紧过来,诈尸了诈尸了!赶紧想想办法!”

    帅天师已经走到了客厅,闻声又跑回了房间,抬眼一瞧表情也有些惊讶:“亡者诈活,尸坠千斤。若非冤仇,必有临愿!这不是诈尸,而是诈活,咱们跟尹大姐认识不久,并没有什么恩怨情仇,所以她一定是有什么未完成的遗愿或者放心不下的事情,死不瞑目,这一定还是件大事!”

    “放心不下的事情?”我喃喃几句,轻声猜道:“就现在而言,唯一让尹大姐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小欣欣了……”于是凑到近前,稍微提高了一些分贝:“尹大姐,小欣欣我们会帮你照顾。只要我们哥三个在,她就绝对不会有事,你放心的去吧。”

    话音刚落,尹大姐手上的力道突然松懈,从大黑牛胳膊上无力的垂下,同时两只大睁着的眼睛也缓缓闭合,彻底恢复了正常。

    大黑牛也反应过来,拧着眉毛一脸坚定:“以后小欣欣就是我的女儿,只要有老子一口稀的,绝对不会让她喝干的!”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走了就走了吧。”帅天师在旁边清了清嗓子:“还有,大黑牛你刚才那话,好像……说反了……”

    随后120赶了过来,检查一番之后直接宣布了死亡,因为还不确定尹大姐的死因,所以并不能排除他杀的可能,当然我们三个就成了首号嫌疑人,警方介入调查,随后把我们也叫到警察局连夜做了两个小时的笔录。等三个人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外边已经天色大亮。

    虽然并不算太熟悉,不过尹大姐的死还是让我们心情沉重。三个人当即分头行动,大黑牛去忙活尹大姐丧葬的事情,帅天师则准备着做两场法师。一场是为了给尹大姐超度,一场是为了再会一会楼中的厉鬼,查一查尹大姐真正的死因。我直接去了家政公司,找了个24小时贴身保姆专门去医院照顾小欣欣。而且刘香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所以我特意让倪达野帮忙打听一下相关的情况。

    忙完了这些琐事一天时间也转瞬即逝,三个人在医院聚齐。小欣欣的状态已经稳定了下来,各项生命体征全部正常,唯独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医生说有可能明天就醒过来,也有可能要等上一年半载甚至三五十年。这两个月来我赚到的几十万块钱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索性就存在卡里专门留着给小欣欣使用。

    在医院呆着了一个多小时,天色渐晚,三个人原本打算去医院食堂简单吃点东西,无奈正值饭点,医生病人已经坐满了食堂,我们只能打包了几个菜和一些米饭带回楼房再吃。

    开车回到楼房,倪达野似乎随时听着动静准备过来蹭饭,我们还没等开门,他那边已经从家里钻了出来,闻着空气中饭菜的香味大嘴一咧:“哎呦,我就知道恁门还没吃饭呢,走走走,咱一块吃一块吃!”说着从身上摸出一罐已经见了底的酱豆腐就钻进了我们的房子。

    大黑牛眼睛一瞪,抬手将他拉住:“我说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还折腾什么,别告诉老子家里电脑又闹鬼你不敢回去!”

    倪达野嬉笑着摇摇头:“没闹鬼,我有正事,小哥,刘香那事我给恁打听清楚了,咱们这不得边吃边说嘛……”

    我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大黑牛别闹到了,让他进来吧。

    围坐在餐桌前,情况跟我们之前预想的一模一样,三道菜倪达野自己就吃了两道,米饭也吃了两人份的。一顿风卷残云之后,他习惯性在抽屉里摸了个茶包,扔进已经被吃干净的酱豆腐罐里泡上,这才进入了正题:“那个刘香啊是三楼302的,跟尹大姐住对门,对了,我听说尹大姐死了,是煤气中毒?唉,可惜我还没来得及表白,这人怎么就死了呢。她肯定是因为小欣欣的事情伤心过度,回家忘了关煤气……也没准是又中邪了然后自杀呢?要说这人啊……”

    见他说着说着就越扯越远,我抬手敲了敲餐桌:“跑题了,尹大姐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赶紧说正事!”

    倪达野喝了口茶水应声道:“对对对,先说刘香。这个刘香是市里传媒大楼的一名播音员,主持的是下午档的什么《你说我听》。广播这种东西只有晚上和半夜才是黄金时间,所以她的节目始终没有什么起色,每个月工资两千多块,纯属是混日子过。

    这娘们别看平时一副正派模样,实际背地里骚的厉害。他跟以前跳楼的那个经理差不多,那个是经常带不同的女孩回来过夜,他是经常带不同的男人回来过夜。要我说他们这俩‘采花大盗’和‘摘草大盗’简直是绝配,没在一起都可惜了!想当初她还勾引过我,不过幸亏我定力如佛陀,从不近女色……”

    “你他妈给我滚犊子!”听到这里,大黑牛忍不住开口骂道:“就你这个逼样还定力如佛陀,天天在家对着电脑裤衩子都特么要撸开线了!”

    倪达野嘿嘿一笑:“说起以前跳楼的那个经理和这个刘香,他俩还是有些不同。以前那个经理长的比较帅,经常带姑娘回来倒也正常。可是这个刘香你们应该也见过了,长的其实不咋样,脸上那些个粉刮下来都能包顿饺子吃了。可她带回来的,全都是一等一的大帅哥。更诡异的是,这些男的只进不出。我看见过不少男的跟她回家,却从来没见过有人出来!天师,你说她是不是哪座山里成精的妖怪,专门采阴补阳呢?”

    帅天师摇摇头:“妖怪不可能,这世上人有魂鬼有魄,仅此而已,妖怪都是神话故事里幻化出来的。不过那个刘香的确有点问题,见过她两次,我竟然无法从面相上看出任何门道,或者说她脸上根本就没有面相可言。并且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素颜的时候好像比化妆还要好看一些。”

    “刘香这个长相确实有点怪,她不是素颜的时候好看,而是五官有问题。下次再遇见的时候恁们仔细注意一下就知道了,如果凑近了单看某个地方,眼睛鼻子或者嘴巴就会感觉极其的漂亮。但是离远点整体看起来,就会感觉长的一般,甚至还有些难看!”倪达野往缸里添了些开水:“更牛逼的是身上那股香水味,就跟那催情药一样一样的,让人闻了就春心荡漾的。我平时遇见她,不闻味道还行,一旦闻了那股香味,小弟弟不撸一管子都下不去……”

    大黑牛笑道:“看来这个刘香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哥你可得谢谢我,昨天晚上要不是老子及时赶到,你可就被她‘强奸’;了。她现在是‘强奸未遂’,既然相中你了没准接下来还有行动,你可得小心一点。”

    提起昨晚的事情,我心里还十分恼火,正想说话,却听见旁边的帅天师沉沉叹了口气:“其实刘香的目标可能是我,昨天晚上是小哥帮我背了这个黑锅……”

    说着他指了指餐桌上大黑牛的门钥匙:“还记得今天凌晨我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迟迟没有进屋么,不是不想进来,而是钥匙丢了。今个我回想了一天,钥匙昨晚还放在茶几上,临走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带。可是回来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结合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既然刘香能悄无声息的摸到咱们房间,多半是用钥匙打开的房门。她可能……是把小哥给当成我了……至于你们在房间为什么会发展到那种程度,我猜多半都跟她身上那种醉人的香气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