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三楼302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2本章字数:3226字

    听见我们的谈话,倪达野的一口茶水险些要喷出来,强行咽下去后盯着我问道:“咋的小哥,恁也让那刘香给‘办’了?!”

    我心里有些烦乱,不想说话,于是摆了摆手自顾自回了房间。躺在床上重新回忆昨晚的事情,我发现帅天师分析的很有道理。或许最初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并不是睡眠导致,而是因为那种香气里有着什么致人眩晕的成分。倘若不是胳膊上的剧痛感及时将我唤醒,恐怕就真的要被刘香给‘办’了……

    想起胳膊上的剧痛感,另一个疑问又挂上我的心头。因为既然刘香已经将我迷晕就不可能在那种快要得手的时刻唤醒,所以刺痛的感觉一定跟她无关,是我自己的原因。我挽起袖子看了看胳膊,突然发现肩膀上的红点变大了一些,并且开始有了轮廓,就好像是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

    这个红点是当初离开苗村时沐孜给我留下的情蛊,她曾经说过,被下蛊之后,如果两个人之间有任何一个人背叛对方,那么她就会死去。我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到底算不算背叛,而沐孜现在的情况又如何。愣了几秒,我从抽屉里拿出《蛊术通理》手忙脚乱的翻找起来。

    几分钟后,在关于《情蛊》的一段解释中我找寻到了答案。蛊是一门极大的学问,其中涉及到的蛊术也是种类繁多,并不像外人所看到的那样只有区区十几种。实际上那十几种蛊术只是大概名称,就好像书本上的小目录一样,在每个小目录下其实都还有很多细小的章节分支。

    情蛊就是一个大章,它分为‘相思蛊、单门蛊以及双门蛊’三大类。相思蛊一般用于男女之间爱慕追求的时候,对异性施蛊之后,自己会得到比平时更多的重视。当然这种重视并不是中蛊人本身自愿的,所以如果不被一个人习惯,即便是下了这种蛊最终也不会有理想的结果。

    单门蛊就是沐孜施加的这种,单独对另一半许下承诺的蛊术,这既是一种表白的方式也是一种对情感的肯定和承诺。下蛊时,施蛊者将自己的血液引入对方体内并且加以咒术引导,一旦成功,以后无论双方谁背叛了彼此,下蛊者都会立刻死去。而被下蛊者则不会有任何问题。

    双门蛊与单门蛊类似,通常会出现在男女的结婚典礼上。这种蛊术的作用是双向的,相当于把两个人的婚姻和生命结合在了一起。谁背叛对方谁就会立刻死去。

    后两种蛊术,尤其是双门蛊在苗村之中很是常见,几乎每一对夫妻在结婚的时候都举行过下蛊仪式。这是风俗,也是必须要执行的。曾经有许多外乡人因为机缘巧合与与村子的苗人相遇相恋,最后却全都因为接收不了这种风俗而各奔东西,所以苗村才有了避世的思想,尽量少的跟外人接触。

    单门蛊的触发并不是悄无声息的,而是有个循序渐进的变化过程。将血滴引入对方身体之后,一旦对方做出背叛的事情,血滴会逐渐化为一朵红色莲花徐徐绽放。等莲花彻底绽放之时,下蛊人也就迎来了死亡。

    虽然昨晚我跟刘香赤身裸体相互缠绵了片刻,可是两人还没有到达欲仙欲死水乳交融的程度,所以肩膀上的血滴只是演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花骨朵。换句话说,沐孜并不会有事。

    弄懂了这些,我长长的松了口气。如果因为这件事害了沐孜,那我这辈子都将心里难安。

    我还在继续翻着《蛊术通理》,帅天师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小哥,别看书了,赶紧躺下好好休息休息,晚上咱们还要出去办事。”

    “办事?”我皱了皱眉:“晚上出去办什么事?去哪办事?”

    他换下道袍微微一笑:“刘香家,给你讨回清白!”

    下午四点半,三个人围坐在客厅里听着帅天师的计划:“如果倪达野所说都是真的,那些男人来到大楼只进不出,那这个刘香绝对有问题,不仅仅是‘摘草大盗’这么简单。她的日常作息时间倪达野已经摸清楚了,上午在家睡觉,两点从家出门去传媒大楼录节目,之后五点多下班回家。

    周日的时候她下班都会带一个男人回去,并不是绝对,不过只要带人回来都是这个日期。大概两个小时以后,她会再次出门,第二天凌晨回来睡觉,重复新的一天,被带回去的那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消失了。今天恰好是周日,如果她又带了男人回来,咱们的任务就是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是不是跟楼内闹鬼的事情有关!”

    “我勒个擦……”大黑牛听后连连感叹:“倪达野这小子不去警察局干活真特么瞎了这块材料,把人家的作息时间了解的这么清楚,简直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特务啊!”

    我轻笑一声:“反正他早晚都窝在家里,天天闲着没事就到处溜达想着去哪蹭顿饭吃,溜达的时间长了,楼里边一些上班族的作息时间自然也就全都熟悉了。看着吧,一会过了六点钟,他还得厚着脸皮过来蹭饭吃……”

    说着话,时间已经到了四点五十,帅天师趴在阳台上一边看着楼下一边说道:“如果今天刘香还带了男人回家,那等她走后咱们就摸进房间看看带来的男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有预感,她跟大楼闹鬼的事情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脱不开的干系!”

    我沉了口气,正想再继续说话,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那是大黑牛的手机,铃声是一段非常有节奏的DJ,突然响起来总会吓人一跳。帅天师被吓的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出口埋怨道:“你就不能弄个柔和一点的铃声,天天‘逼个棒逼个棒’的,来一次电话就吓我一次!”

    大黑牛没理会他,按下接听键说了几句,随后将电话递给了我:“大龙电话,小哥,找你的。”

    我略微有些吃惊,心想着该不会是二爷的蛊毒又发作了吧,不过算算日子,应该不太可能。接过电话放在耳朵上,大龙的声音依然那么豪爽粗狂:“小哥,在那边忙的怎么样,抓没抓到鬼?别墅这边来了个人说有事找你,你能过来一趟么?”

    “找我?”这让我有点意想不到:“什么人找我?男的女的?”

    大龙的声音稍微有些迟疑,随后尴尬的笑了笑:“这人好像是个哑巴,戴着帽子捂着口罩看不出男女,要不你……”

    话还没说完,阳台上突然传来了帅天师的轻叫:“来了来了!倪达野这消息果然准确,她真的带了个男人回来!走走走,出去看看她们是不是真的进屋了!”说着招呼了我一声就和大黑牛两个人往外走。

    我点了点头,只好对大龙说道:“我在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让他在别墅里稍等一会吧,忙完了我就过去。”说罢挂断了电话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趴在四层的楼梯拐角处,三个人站成一排探着脑袋往下看去,很快一阵说笑声就伴随着咔咔脚步声传了上来。那女的果然是刘香,只不过换了身衣服,隐约之间我看到她画了浓妆,正如倪达野所说,如果把脸上那些厚厚的粉底刮下来,都能包顿饺子吃了。跟在旁边的男子非常帅气,二十多岁一米八几的个头,紧紧搂着她一脸色相,被迷的神魂颠倒。

    大黑牛无声的咋了咋舌:“这娘们……还真不是一般的骚气……不过我喜欢……”

    两个人卿卿我我的从一楼一直走到三楼,刘香拿出钥匙打开302的房门,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随后一脸坏笑着冲了进去……

    随着房门‘啪’的一声关闭,大黑牛三步并作两步从四楼冲下去,趴在房门上细细倾听,一阵娇喘呻吟的声音时隐时现,不用想也知道屋里边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听了片刻,大黑牛跑回来一脸色相:“你说这刘香家有没有电脑,让帅天师也盗用个摄像头,看看里边是什么情况。”

    帅天师翻了个白眼:“什么情况?你说是什么情况,这东西还用看?”

    我也笑道:“倪达野给你弄得那些小电影不比这个狂野,你还没看够啊。”

    “那不一样。”大黑牛摇了摇头:“带着耳机听歌和去演唱会听歌那感觉能一样嘛,还得说是现场直播来的更刺激。我先上去了,一会行动的时候你俩别忘了去倪达野那喊我一声。”说罢跑回四楼,直接用钥匙打开倪达野的家门就钻了进去。

    我跟帅天师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大黑牛和倪达野,这俩人遇上算是找到‘知己’了……

    到目前为止,第一步就算是确定了,刘香离家还得需要大约两个小时,我们闲着没事就也敲开了倪达野的家门,看看大黑牛他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倪达野的家里边仍然是那一副‘垃圾堆’的模样,破鞋烂袜子满天飞,裤衩都挂到电风扇上了,能把家里弄成这种模样,他也算是天上少有地下难寻的‘极品屌丝’了。

    客厅里边,之前那台闹鬼的老电脑已经被换掉,现在是一台超薄的大屏电脑,从屏幕上的划痕来看就知道一定是倪达野在电脑城里淘来的二手商品。两个人并排坐在电脑桌前,倪达野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大黑牛则不停的开口催促:“好了没有,你快点啊,妈的一会楼下都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