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尸油面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2本章字数:3224字

    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我微微沉了口气,原来刘香带回来的男人并不是只进不出,而是被她迷惑后用那种药水吸掉体内油脂,然后在半夜的时候离开。帅天师说过,尸油是活人死后分泌的精油,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但其实对身体健康危害极大。对于这些男人来说,可能他们只是以为激情了一夜所以才会身体发虚,并不知道自己要带着这种虚弱的状态生活一辈子。

    沉沉的叹了口气,我重新回到床上,帅天师还没有忙活完,静静的坐在客厅里似乎是在打坐念咒。我打了个哈气终于有了些困意,于是把两份照片小心翼翼的收好,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虽然睡前失眠了许久,不过这一晚我睡的很好,一直躺倒第二天清晨,迷迷糊糊就听见有人在用力敲门。帅天师在旁边的睡的很死,听见敲门声翻了个身继续酣睡,大黑牛更是半点动静都没有,鼾声打的比敲门声还大……

    伸了个懒腰,我只好懒洋洋的从床上爬起来,还没等开门就听见了倪达野的叫声:“黑人大哥,天师,小哥!恁们快开门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以倪达野的性格一惊一乍很正常,没准是又饿了所以一大早晨过来蹭泡面吃。所以我也并不着急,慢吞吞的打开门,只见他穿着那件百年不换的花裤衩,赤裸着上身,见到我之后指着楼下急声说道:“小哥,钥匙呢!刘香出事了!”

    一听说刘香出事了,我也瞬间精神起来,连忙冲进屋里一边翻找钥匙一边追问:“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知道的?”

    倪达野指手画脚的比划着:“昨天黑人大哥不是在她家装了摄像头么,我调试完成之后今天早晨就发现刘香躺在她家床上,于是就往回快退想看看她上床之前脱衣服的那块画面。结果恁是不知道啊,刘香是在昨晚十一点多上的床,躺好之后没过一会整个人就开始哆嗦,再然后就没了反应,一个姿势保持一宿,我猜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倪达野的大嗓门在屋里这么一嚷嚷,帅天师和大黑牛也陆续被吵醒,闻听是刘香家的事情也全都没了睡意,简单套上两件外衣四个人拿着钥匙就直奔三楼。

    站在刘香家门口,一个鲜红色的纸葫芦正挂在门框上随风飘荡。我们都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催促大黑牛开门。大黑牛拿起手中的钥匙正要往锁孔里插,突然猛的一拍脑门:“妈蛋我这记性,这娘们都把门锁给换了,咱们还拿什么钥匙!”说罢直接来硬的开始抬脚猛踹。

    无奈这座大楼里的防盗门全是统一规格,上次尹大姐家的房门就没踹开,这次硬来自然也没什么效果。接连踹了几脚,大黑牛摇头放弃,揉了揉酸麻的双腿摸出掏耳勺和铁丝插进了锁孔。两分钟不到,房门咔哒一声被打开,四个人鱼贯而入,这才发现刘香并没有躺在正常睡觉的床上,而是静静的躺在卧室里那个木质的栅栏床上一动不动!

    刘香赤裸着身体平躺在栅栏床上,脸上贴了一层乳白色类似面膜的东西,她对于我们的闯入没有任何反应,长长的头发从栅栏床的缝隙中穿过一直垂到地面……

    大黑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满脸色相的凑了过去,两只眼睛像是按了扫描器一样从刘香的脚背到大腿到胸部看了个仔细。

    刘香虽然相貌平平,不过身材好的喷火,洁白无瑕的皮肤配上两个与身体几乎不成比例的胸脯,看得人欲罢不能。大黑牛裤裆里的小帐篷瞬间就顶了起来,看了十几秒才伸出一只手轻轻推了推她的胳膊,随后突然脸色大变,后退了一步轻声骂道:“卧槽,她怎么……死了!?”

    原本倪达野也跟在后边望着那副诱人的胴体流口水,闻听刘香已经死了立刻躲到了最后边:“我就感觉要出事,没想到还真出事了……”

    我走过仔细看了看,果然发现刘香直挺挺的躺在栅栏床上早已经没了呼吸心跳,就连身体都已经彻底冰冷开始变的微微有些僵硬。她的两只眼睛瞪的溜圆,面色呈紫红色十分狰狞。

    联想到之前尹大姐死亡的时候,大黑牛对于睁着眼睛的尸体有些排斥,唯恐刘香也会突然伸手抓住他,于是站远一些开口问道:“倪达野,什么情况,昨天晚上还好端端的今天早晨怎么就死了?视频画面你录下来了么?”

    倪达野微微点头:“录是录下来了,不过好像没录到她是怎么死的,就那么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然后就死了……”

    帅天师凑到近前,围绕着刘香的整个面部仔细看了看,随后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奇怪……奇怪……”

    话音刚落,一阵警笛声突然自窗外传来,大黑牛趴在窗口往楼下看了看,随后对我们挥了挥手:“警察来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咱们先离开,否则被堵在这里边麻烦可就大了!”

    随后四个人清理掉来过的痕迹,倪达野也拿掉了安置在房间里的微型摄像头,关好房门回到了四楼。还不等我们进屋,四五个警察已经走了上来,停在三楼302破开房门钻了进去,警戒线和警灯等等一系列设施也全都安置在四周。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似乎早就知道刘香死在了家里。

    回到倪达野的房间,大黑牛轻声问道:“警察怎么知道刘香死在了家里,谁报的警?”

    说着我们把目光一起看向了倪达野,倪达野愣了半秒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是我,我早晨爬起来看录像,发现刘香有问题就直接跑对面喊你们了,哪顾的上报警。再说那会只看到刘香比较异常,还不知道她已经死了,报的哪门子警。”

    倪达野虽然平时不太靠谱,但是在这件事上应该不会撒谎,而且也没有撒谎的必要。我轻声叹了口气:“警察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不会预测到刘香的死亡。既然咱们没有报警,那就说明知道刘香死在家中的还另有其人!”

    “还有别人!?”大黑牛眼睛一瞪,抬手指了指电脑:“赶紧的,把录像调出来看看,没准刘香是被别人害死的,然后想嫁祸给咱们!”

    倪达野应了一声,坐在电脑前按了几下,刘香家的画面就弹了出来。此时视频的时间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十一点二十分,栅栏床那个赤裸身体的男子突然有了反应,缓缓爬起来坐了几分钟,接着机械的拿起旁边的衣服穿在身上,踉跄着走出了房间。整个过程他几乎都是闭着眼睛完成的,就像是在梦游一样。

    男子走后不久,十一点四十,刘香穿着浴袍走进房间,将角落里的大木桶盖子打开,拿起栅栏床下的小木桶将收集好的尸油倒入其中,随后用手掌沾染着一点一点涂抹在自己脸上。尸油就好像是面膜一样,一层一层黏在她的脸上开始凝固变白。当乳白色油脂将整个面部覆盖之后,刘香褪去浴袍,赤身裸体平躺在栅栏床上。

    一切都显得非常自然,刘香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一边轻轻拍打着自己脸上的油脂一边将沾染在自己手上的剩余尸油涂抹在那对饱满的双峰上。

    十二点整,舒适惬意的刘香突然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将双臂放在两侧,整个身体开始剧烈扭动起来。大黑牛望着那对被甩的左右乱转的双峰摇了摇头:“这娘们这是发骚了,我说奶子怎么这么大,感情也是他妈‘人造’的!不过虽然是人造的,别说,还真他妈挺带感……”

    帅天师目不转睛的盯着来回扭动的刘香,几分钟后刘香停了下来,平躺在栅栏床上没有了反应。他拍了拍旁边的倪达野:“把录像倒回去,从三分钟前重新开始播放。”

    大黑牛听罢咧嘴一笑:“怎么,一次还没看够?先办正事,想看片等一会老子把手机借给你。欧美的娘们可比这狂野,奶子甩起来能当螺旋桨用……”

    帅天师抬起眼皮瞪了他一眼,随后指着电脑上被倒回去的画面说道:“你们仔细看,刘香的动作和剧烈程度根本不是正常的自主扭动,而更像被什么东西束缚所以在拼命挣扎。尸油这种东西非常神奇,大量囤积在一起的时候始终都是液体,贴附在皮肤或者任何东西的表面上则会慢慢凝固,刘香脸上那层类似面膜的乳白色固体就是凝固后的尸油。

    尸油没有透气性,所以不小心抹在鼻孔或者流进气管里就会让人窒息。看刘香最初的模样,明显是有凝固的尸油流进了气管,她想要进行清理,可是始终都没能爬起来。那种情况,就好像有个隐形的人在死死压住她一样,最终因为供氧不足而被活活憋死。可以说,她不是自杀,也不是被人害死……”

    “不是自杀,也不是被人害死?”倪达野用力咽了口唾沫:“难不成……还是被鬼害死的……”

    第三次把录像倒回去,倪达野放大了刘香这部分的画面,并且稍微调慢了播放速度。仔细观察,果然发现帅天师分析的没错,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固体尸油被刘香从鼻孔里吸了进去,随后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整个人却怎么也动弹不了,就好像身体被牢牢的黏在了栅栏床上的一样。

    如此挣扎了接近五分钟,没有得到供氧她开始进入窒息休克状态,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一步一步走向了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