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该来的总会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2本章字数:3477字

    在铁门关上的同时,阴兵也行至近前,他们的速度很快,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再去打开另外一扇铁门,只能趴在一侧墙壁上尽量躲避,眼睁睁的看着前后两路阴兵迎面撞上。

    在当下灯火辉煌的城市里,阴兵已经几乎不再为人所知,知道的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或者像大黑牛和帅天师这样的业内人士。在十几年前,人少灯也少的时候,在乡村走夜路的人有时候就会遇到一队奇怪的人马,他们身穿铠甲一言不发,有的手中握着刀枪剑戟,有的手中拎着烛火灯笼。

    前者被称为‘战火阴兵’,这种队伍一般都出现在曾经浴血飞天的战场上,成千上万的人在这里倒下,他们的亡魂久久不散,最后结合着生前的意识像军队一样重新聚集在一起,围绕着这片战场不停游走。这种阴兵只是吓人却并不害人,遇见了只要远远避开视而不见即可。

    后者则是‘地府阴兵’,这种队伍并不是已故亡魂组成,而是真真正正从地府上来勾人魂魄的阴兵。就像是黑白无常一样,每个阴兵收走魂魄完成任务就会聚集在一起浩浩荡荡的走向阴曹地府,他们手中拎着的并不是普通的灯笼,那些绿莹莹的烛火都是被勾走的人的魂魄。

    这种阴兵身上阴气极重,遇见了千万不能凑到近前去开口搭话,否则一旦阴兵转头跟你说了话,那你的魂魄也会一并被带入阴曹地府。当然被阴兵穿身而过更是活人大忌,不用阴兵动手,你的魂魄就会自动被收进灯笼里进入阴间。

    以前我曾经听爷爷说起过阴兵赶夜路,虽然当初只是为了吓唬我。原本我并不相信世界上会真的存在阴兵这种东西,而且还会勾人魂魄带人进入阴曹地府。可是今天自己亲眼看到之后,可以说三观都被彻底颠覆了,那不是幻觉,阴兵一个个穿着铠甲步伐一致,还没走到近前一股阴冷之气就已经扑面而来。

    三个人像是罪犯一样紧紧贴在墙壁上,大黑牛高声吼道:“小白脸,你他妈不是什么什么山上的正牌天师么,老子马上就要进阴曹地府了,你赶紧弄个驱鬼符驱鬼令啥的想想办法啊!”

    情况发生的太突然,帅天师也有些乱了方寸:“我那些个本事都是驱鬼的,这些是阴兵,他们也是负责抓鬼的。驱鬼符什么的,对他们根本就没有效果啊……”

    大黑牛眉头一皱:“既然都是同行,那你倒是跟他们商量商量啊,看看能不能把咱们当个屁,悄悄的放了……”

    说着话,两路阴兵已经来到面前,望着那些身材高大魁梧面相凶煞万分的阴兵我心中立刻有一种无名的恐惧被无限放大。那种恐惧不是害怕,不是紧张,而是一种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惶恐,让人忍不住身体发颤,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阴兵在我们面前丝毫没有减速,仿佛前方没有东西一样径直撞了上来。我身体一颤,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自己的魂魄被收进那些灯笼之中。

    在两路阴兵迎面撞击到一起的时候,一股极寒之气瞬间爆发开来,我只觉的自己好像置身在南北两极的冰川里一样,身体里残留的温度瞬间被一扫而空,从头到脚的感觉除了麻木还是麻木,没有其他词语可以形容。

    感受着这阵刺骨的寒冷,我心中暗暗想着,难道魂魄被勾走以后就是这种感觉?那我现在的意识到底是来自自己的魂魄还是自己的肉身?如此麻木的感觉,是不是预示着我已经死了,已经离开了那个活了二十四年的世界了?

    紧紧贴在墙上,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接着帅天师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阴兵穿身而过,竟然相安无事,无量天尊,一定是老君在天上用祥光普照,让我等避过此番大灾大劫。老君在上,弟子谢过……”

    听到帅天师的呢喃,我睁眼转身看去,只见他正跪在地上面向南方一脸诚心的三叩九拜。另一边的大黑牛也睁开眼睛愣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哈哈笑道:“祖师爷保佑,老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此刻通道里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那两路摄人心魄的阴兵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一切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也松了口气,蹲在地上做了个好几个深呼吸,身上的温度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听见外边没了动静,铁门另一边传来了那两个黑衣人的声音:“叔,外边咋没声音了,那三个人不会真死了吧?”

    “死就死吧,反正跟咱们又没关系,刚才那东西碰不得,要不是老子,你小子现在早都到下边跟阎王爷碰面了!”

    “那……那些人走了么,咱们啥时候出去?”

    “不急,再等等……再等等!”

    大黑牛听罢转了转眼珠,随后起身在走廊里转了几圈,不知道从哪找来两个腌咸菜用的大缸,一左一右将铁门死死挡住:“麻痹的,你俩不是愿意在里边待着么,老子这回就让你们待个够!”说完冲我们挥了挥手:“走!等饿这俩孙子两天再放他们出来”

    我和帅天师相互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跟在他身后向外走去。

    等重新找到通往地上的楼梯,我们才发现这座大楼的地下室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一条通道贯穿左右,两边都设有出口。一端通向楼道,一端则通往地下车库。至于刚才为什么会在黑暗中饶了七八个圈子那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遇上了鬼打墙,也可能是几个人慌不择路一直在原地转圈。

    离开了阴暗的地下空间,连空气仿佛都新鲜了许多,我做了个深呼吸开口问道:“大黑牛,把那两个人留在地下室里不会有什么事吧?”

    大黑牛摆了摆手:“先让他们好好享受享受,等明天晚上老子再把大缸挪开。一天一夜而已,渴不死也饿不死,不会有事。”

    虽然刚才的事情有惊无险,不过也算是给我们敲响了一记警钟,证明了帅天师的分析,这座大楼的问题很有可能就出现在地下。帅天师从身上摸出一张黄符贴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随后轻声呢喃了几句:“这座楼里怪事太多,尤其是地下室。把那两个人关在里边虽然渴不死也饿不死,但不代表不会出事。咱们先上楼准备准备,一会再下去看看顺便把他们放了,给个教训就可以了,别弄出人命。”

    说着话三个人已经走上了四楼,只见对面倪达野的家门大敞四开,里边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客厅里也是一片狼藉。大黑牛好奇的凑上去探着脑袋看了看:“我说倪达野,大半夜的你在家折腾什么呢,翻箱倒柜的招小偷了?”

    倪达野闻声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行李箱,脸色稍微有些沉重,竟然没有了往日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恁们回来了,进来坐吧,我正好有事要说。”

    望着一片狼藉的地面我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还是去我们那吧,今天泡面换口味了,边吃边聊吧。”

    他却摇了摇头:“不用了,就几句话的事,饭就暂时先不吃了。”

    “饭暂时先不吃了?”大黑牛一脸惊讶的看了看帅天师:“小白脸你快把罗盘拿出来测一测,是这小子中邪了还是老子的耳朵出问题了,他竟然说不去蹭饭了?!”

    望着倪达野的脸色,帅天师也发现有些异常,走到屋里出声问道:“怎么回事,看你的样子,这是要搬走了?”

    倪达野没有说话,走到近前抬手指了指我们身后:“今天下午我一回来就看到了,这应该不是你们自己挂上去的吧……”

    三个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身看去,顿时都愣在了原地,只见我们所居住的401的门框上赫然挂着一个颜色血红的纸葫芦。这个纸葫芦几个人都不是第一次看见,自然也知道预示着什么。几秒种后,帅天师沉沉的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句话莫名的勾起了我的回忆,记得三年前在家里的时候,爷爷看到那盏冥灯突然亮起,所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坐在沙发上,倪达野给我们每人都倒了杯白开水,一脸沉重的说道:“最开始是八楼的那个小三,然后是301的尹大姐和302的刘香,现在又到了401。我在这也住了有小半年,虽然楼里一直有人出事,不过始终没有摊到自己头上就没有在意。现在楼里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咱们和五楼的两户人家,他们一个是跑旅游的,一个是搞推销的,常年身在外地几乎不怎么回来。

    这纸葫芦今天已经挂在了你家门框上,下一个肯定就得是我了,虽然还没有找好房子,不过这地方实在是没办法再住了。我劝恁们也赶紧离开,没准还能保住一条性命。相处了半个月,我知道恁门肯定舍不得我,不过只要是活着以后就还有机会再见,天师那句话说的好,咱们有缘再会。”

    原本挺沉重个话题,他这最后一句话反倒把几个人给逗乐了,大黑牛咧嘴笑道:“说的没错,老子就欣赏你这种任何时刻都死不要脸的精神,你不能死,世界需要你!”

    屋子里的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我们跟他简单的告了个别,大黑牛别看平时嘴上不饶人,可关键时刻还是十分豪爽,从自己屋里拿出一万块钱扔了过去:“学一门技术不容易,有那黑客的本事别他妈天天想着盗用人家小娘们的电脑摄像头占便宜,换个地方好好办点正事,别浪费了老子这一沓毛爷爷!”

    倪达野完全没想到大黑牛会这么大方,起身一把抱住他感动的热泪盈眶鼻涕都甩了出来:“大哥,恁放心,我绝对好好工作,肯定不会浪费了恁的信任!”说完还在他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大黑牛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擦了擦黏在脸上的口水和鼻涕:“少他妈磨磨唧唧的,废话怎么这么多,收拾完东西赶紧滚蛋,老子不喜欢男人!对了,临走前别忘了再给我传点‘硬货’,老规矩还要欧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