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觅蛊之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3本章字数:3069字

    挂断了电话,我沉沉的叹了口气,当初在苗村为大龙寻找戒指时所施展的是觅蛊之术,借助某些昆虫或者动物的狭窄身形和习性在小范围内寻找某些东西的确百试百灵。不过施展这种蛊术的前提是需要有跟被寻找的物体相关的东西作为引子才可以,比如当初那枚丢失的戒指,因为上面带有大龙的气息,所以蚁群才能将其找到。

    现在我们要寻找的是一个从来没见过不知道身在何处并且已经死去了的蛊师,我们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多久,可能还是一具尸体,也可能只剩下了几根骨头,或者已经变成了骨灰。最重要的是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蛊师的随身之物,不知道他的气息,所以纵然我已经将觅蛊之术掌握了八九成,却也毫无用处。

    沐孜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轻声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再厉害的蛊师在下蛊的时候都会留下自己的气息,否则根本就无法操纵蛊毒。既然你们身上已经有了这个蛊师的蛊毒,那血液中就有了他的气息,觅蛊之术未尝不是个快速有效的好办法。”

    这番话提醒了我,的确,蛊师就是依靠自己的气息来操纵蛊虫或者蛊毒,既然我们已经中了体蛊,那胸口这股黑血中就必然会有他的气息。只要他的尸骨还在这栋大楼之中,理论上来说我就能用觅蛊之法将其找到。

    虽然找尸骨是大黑牛的任务,可是现在时间紧急,而且我们胸口的淤青面积越来越大,发作起来也一次比一次恐怖。按照这种趋势下去,超不过明天早晨三个人可能就跟楼中其他人落得个相同的下场了。

    打定了主意,我们立刻开始实施。沐孜从自己的花包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瓶,拔掉瓶塞放在桌上。接着用银针刺破我胸口淤青的位置,挤出一滴黑血引入瓶中。

    片刻,只见小瓶微微晃动了一下,接着一只大钳子率先伸了出来。帅天师觉着好奇,也凑过来观看,几秒种后顿时惊叫一声:“我勒个擦,这么艳的一只蟑螂!!!”

    我翻了个白眼:“天师,你看清楚再喊好不好,这种虫子叫螳螂……”

    随着瓶子不停晃动,一只五彩斑斓的螳螂从中爬了出来,那只螳螂的体型跟瓶子明显不成正比。爬出来以后趴在桌子上抖了几下翅膀,身体竟然比瓶子还要粗上一圈,很难让人相信它是从那个小瓶纤细的瓶口中爬出来的。

    螳螂的脑袋上还沾染了一些之前滴进去的黑血,它就好像一个颇有灵性的小动物一样,静静的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盯着我们看。

    沐孜轻声说道:“这是我养的蛊虫,咱们之间有情蛊相牵,你身上有我的血液和气息,所以它不会排斥你,觅蛊之术就用它来实施吧。”

    虽然我在苗疆待了三年,可是在下蛊这方面婆婆从来不让我参与其中,沐孜养蛊都是在内堂秘密进行,所以这也算是第一次看见真真正正的蛊虫。望着那只五彩斑斓的花色螳螂,我上下左右看了个仔细,接着伸出一只手指头放在桌上。螳螂头上的触须摆动几下,随后十分灵巧爬了上来。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大黑牛的叫声随之响起:“马勒戈壁的不得了,出事了,出大事了!”话说一半他已经走进了客厅,见到我手背上那只五彩斑斓的螳螂之后立刻怪叫一声:“小哥,小心!”说罢从地上抄起自己的拖鞋就拍了过来!

    螳螂似乎察觉到有危险降临,在拖鞋拍下来的瞬间轻盈跳开,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鞋底子不偏不斜在我手背上拍了个正着!

    这一下就好像鞭子抽在了手上一样,疼的我龇牙咧嘴甩了半天,大黑牛仍然面色浓重,瞪着一双大眼珠子四处扫视,寻找着那只螳螂的身影:“都说蛊术离不开蛊虫,我说咱们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中了蛊毒,妈的一定是那只螳螂搞的鬼!”

    帅天师见状连忙拦住他解释道:“那是人家沐孜姑娘养的蛊虫,你要是给拍死了,到时候找不到那蛊师的尸体,咱们可就真的要去面见老君了!”

    沐孜也应声道:“五彩螳螂是我养的蛊虫,跟楼中的鬼蛊无关。”

    听我们说了事情的经过,大黑牛脸上微微有些尴尬,放下手中的拖鞋咧嘴笑道:“那啥……沐妹子,要不你把那螳螂小兄弟请出来,我给它道个歉吧?……”

    我在沙发上让出一块地方示意他坐下:“你不是去买工具了么,怎么一进门就大呼小叫的,出什么大事了?”

    大黑牛喝了口水,一脸神秘道:“不提我差点忘了,你们猜猜,刚才我出去买工具发现什么了!”

    “都什么时候你还卖关子,有话赶紧说!”帅天师在旁边开口催促。

    大黑牛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刚才下楼的时候我就感觉外边有点不太对劲,好像总觉着少点什么东西,却又说不出来。等回来的时候仔细一看,你们猜怎么着,楼下那个看门老头不见了!”

    帅天师听罢翻了个白眼:“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人家看门老头也是人,你知道出去买东西,他就不知道出门啊。”

    “你知道个JB!”大黑牛一脚踢过去:“我说的不是人不见了,就连那座小平房都他妈没有了,地面上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这才一晚上时间,他又不是蜗牛,人出去买东西把房子也一块给带走了!?”

    听他说完,我们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起身走到阳台往下一看,果然,那座伫立在鬼楼旁边的简陋小平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是一片空旷的土地。

    帅天师揉了揉眼睛,打开窗子将脑袋探出去仔细看了看:“这……还真没了!?”

    看我们都盯着楼下那块空地发呆,沐孜也凑了过来,轻声说道:“楼下……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啊,昨天我来的时候就是一片空地……”

    坐回到沙发上,我用力揉了揉太阳穴,明显感觉脑袋有些不太够用。这边鬼楼里鬼蛊的事情还没有解决,那边看门的老头又出了怪事。在楼里住了二十多天,来来回回从那座小平房前不知道路过了多少次,并且每次都能看到那个老头坐在门口陶醉的抽着烟袋,这绝对不可能是幻觉!

    虽然那座平房非常破旧,可是想要在一夜之间彻底搬走不留痕迹也是几乎不太可能的,此时楼房外的那片空地上异常干净,完全看不出在这之前还屹立着一座房屋。

    沉思片刻,帅天师抬了抬眼皮:“你们说,那看门老头会不会也被这个什么鬼蛊给害死了。被这东西缠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况且他就住在鬼楼旁边,现在除了咱们之外,也就只有他一个活人了。”

    “也不一定。”大黑牛分析道:“从第一天过来我就发现那老头有点古怪,没准这个躲在暗地里下蛊的人就是他,害死了整个楼房的人,现在被咱们发现了,所以才卷铺盖跑路了!”

    不管事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依照原来的计划先驱逐身上的毒蛊,其他的等以后再慢慢去调查。

    一切准备妥当,沐孜轻轻敲了敲桌上的小瓶,之前跳走的那只花色螳螂立刻从沙发底下爬了出来,三两下跳回到我的手上,就像是一个等待命令的士兵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开始按照觅蛊之术的方法来实施,又滴了一滴黑血在桌上,接着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按了按螳螂的背部。

    被我按了几下,螳螂就好像接受到了命令,将桌上的黑血一饮而尽。几分钟后,它快速抖动着额头上的两根触须,竟然展开翅膀呼的飞了起来,直奔门口。

    四个人也毫不怠慢,紧紧跟在后边,大黑牛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开房门。花色螳螂飞过一段距离就落在地上等待,直到我们跟上之后再重新腾空而起。

    就这样,四个人被一只小螳螂一路从四楼带到一楼。

    到达一层拐角,花色螳螂停了下来,摆动着触须往地下室的方向走了几步,接着调转方向飞出了门口。

    大黑牛左手握着工兵铲右手拎着电钻,边追边喊:“这怎么还飞出去了,小哥,这玩意到底靠不靠谱,它要是这么飞上一个小时,老子身上的负重可有点吃不消啊……”

    我没有说话,而且说实话这觅蛊之术我一共才施展过两次,一次是在苗村的时候帮大龙找戒指,第二次就是现在,剩下的时候都是小打小闹着练习,有的时候会奏效,有的时候也会失败。至于现在这只花色螳螂,我也不知道觅蛊之术是否起了作用,更不知道它会把我们带到何处,所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硬着头皮跟过去看看再说。

    正当我思索着螳螂最终会飞到何处的时候,跑在最前边的大黑牛突然停了下来,瞪大了眼睛左右扫视一番,接着轻声喊道:“我擦,这他妈……不是那看门老汉房子的位置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