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巨型蜈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3本章字数:3138字

    来来回回忙活了这么半天,三个人吹的都大脑缺氧了,可是棺中的气体却还是丝毫不减。

    大黑牛皱着眉头有些烦躁:“妈了个逼的什么情况,难不成这东西自己还能分裂,越变越多?要不然干脆把棺材给撂倒,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东西。”说着他绕着棺材走了一圈,随即又摇了摇头:“完蛋了,这棺材是死底的,跟地面连在一起,没点液压工具根本撬不出来……”

    帅天师闻着自己一身的尿骚味:“只要是气体肯定会慢慢挥发,只不过时间问题而已。要不然咱们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等这些雾气都彻底散尽了再回来超度那个茹未嫣。”

    “棺材都打开了,还能让这些摸不着的玩意给拦住,看样子那茹未嫣死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宝贝陪葬,里边估计就只有一具尸骨。等老子下去把她拿出来,你直接超度就成了。”说着大黑牛用工兵铲试探了一下棺材的深浅,发现深度也就刚刚超过自己的腰部,于是翻身爬上棺檐准备跳进那团浓稠的雾气之中把茹未嫣的尸骨摸出来。

    但是,就在大黑牛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先前放在棺中用来测量深度的工兵铲突然自己发生了晃动,接着竟然‘嗖’的一声被什么东西给快速拉入棺内,消失在那浓浓的雾气之中!

    在这种地方,尤其还是棺材里肯定不可能存在着活人,而那把工兵铲也不会自己活动,所以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东西在暗中作祟。大黑牛见状立刻把已经迈进棺内的一只腿给缩了回来,跳回到外边额头上都惊出了一排豆大的汗珠:“妈的什么情况,这棺材里边有东西!?”

    我和帅天师也跟着紧张起来,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死死地盯着棺内那团雾气,唯恐会再次发生什么变故。

    如此安静了十多秒,棺内再也没有什么异动,帅天师手里紧握着一张黄符轻声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没把铲子立住,所以它自己滑进去了?”

    大黑牛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从后腰上把准备好的军用匕首拔了出来:“刚才我用铲子试探过了,这半部分一直到底都没有东西,即便是有异常,问题也出在那半部分。不过话说回来,这棺内的茹未嫣积攒百年怨气,发生尸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一会如果真有粽子跳出来,你们可别拖老子后腿!”

    正说着,又是一声清响,先前被拽进棺中的工兵铲竟然又自己从雾气中缓缓伸了出来,就好像一件刚刚问世的稀世珍宝一样。

    大黑牛紧握匕首,另一只手伸出去想要把工兵铲拿回来,刚刚伸到棺材上空,站在侧边的我就看见雾气中隐隐约约有两个黑色的物体伸了出来。那东西像是一根弯曲的黑色棍子,相互对立形成一个没有闭合的圆圈,整体有掌心大小。

    虽然那东西的动作很慢,贴附着棺壁缓缓上升,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把大黑牛伸出来的胳膊给拽了回来:“等一下,棺材里边好像有……”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棺中的淡紫色雾气突然忽的一下冲上了半空,如同一道高速旋转的微型龙卷风一样。在这个龙卷风之中,还夹在着一个体型巨大的黑色物体,目标竟然就是刚刚伸出手臂的大黑牛。

    大黑牛的反应极为迅速,感觉到有东西迎面扑来,立刻闪身跳向一侧,等爬起来举着手电仔细一照,三个人顿时吃了一惊。我只觉的头皮一阵发麻,双腿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甚至都忘记了逃跑!

    在三人身边的地面上,只见一条大如蟒蛇的巨型蜈蚣正在来回蠕动,飞速从棺中那团紫色雾气中爬了出来。

    那条蜈蚣一半身子趴在棺外,一半身子隐在棺中,足有百对,粗如盘口。头部呈红黑色,腹部现淡红色,足为深黑色,先前我所看到的那两个掌心大小的半圆,正是它巨型脑袋下的两只颚牙!在两只颚牙之间,有一个直径两厘米类似嘴巴的开口,正在源源不断的往外喷吐着那种淡紫色的雾气。

    正常的蜈蚣我也见过,最大的不过二十厘米,像这种要用‘米’为单位进行描述的巨型蜈蚣还是第一次遇见。大黑牛和帅天师也被吓的不轻,愣了一秒三个人一块后退了几大步,远远的站在旁边看着。

    帅天师惊的说话都乱了节奏:“我说这些雾气怎么咋吹都散不尽,原来咱们吹的同时,它也在里边吹呢……大……大黑牛,死人发生尸变以后……就……就变成这个模样了!?”

    大黑牛紧紧握着匕首,一脸警惕的盯着那条巨型蜈蚣:“变个屁,这他妈根本就不是粽子,是有人专门养了一条蜈蚣用来镇棺。记不记得我前几天跟你们说的那个关于我老子的事情,这玩意应该跟那条蜉蝣蟒差不多,应该也是被限制在棺材之中负责看守其中的尸骨。甭担心,看它那样子最多也就不过两米,爬不到咱们现在的位置!”

    话音刚落,那只巨型蜈蚣再次活动了起来,继续贴附着棺壁游走而下。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蜈蚣的身体从棺内源源不断的爬出来,从一米到两米,从三米到三米,等我们看到尾巴的时候,整个身躯的长度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五米!

    这一幕彻底把我们都看傻了眼睛,完全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棺材里竟然能装下如此一只庞然大物。或者说,以这口棺材的大小程度,按理来说根本就容不下这条巨型蜈蚣庞大的身躯,况且大黑牛之前还用工兵铲在雾气之中试探过,根本没有碰触到什么东西。既然如此,这条蜈蚣又是如何横空出现的?

    大黑牛心中也跟我有着一样的疑问,皱紧了眉毛轻声骂道:“妈了个逼的,这玩意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刚才棺材里边明明什么都没有,妈的突然就跳出这么大个东西,难不成是充气的?”

    尽管这句骂声说的很轻,却还是惊动了地上那只巨型蜈蚣,它抬起巨大的脑袋晃动了一下两根长长的触须,接着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如同一辆高速火车一般冲了过来,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缓慢游走的模样。

    大黑牛现在手里只有一把不到三十厘米长的军用小匕首,算起来还没有那只蜈蚣的一条腿足大,倘若是被它追上根本无法应对,扑到之后最终的下场只有两种,要么死,要么非常痛苦的死!

    愣神之际,蜈蚣已经行至近前,嘴里依然在吞吐着那种淡紫色的雾气,三个人立刻分散开来兵分三路。我和帅天师左右跑开,大黑牛则直冲向前。

    可能是大黑牛手里的强光手电比较明亮,所以那条蜈蚣丝毫没有犹豫,直直的向着前边的大黑牛冲了过去。大黑牛手里没有武器,无法反抗,只能一边狂奔一边叫骂:“你妈了个臭逼,那边有个皮白肉嫩的小白脸你不追,跟着老子干尼玛啊!!!”

    蜈蚣不同于一般的猛兽,无论在什么复杂的地形都如履平地爬的飞快,这是所有昆虫的习性和天赋。大黑牛仅凭着两条腿自然跑不过几百条腿,还没冲出十米就已经被蜈蚣追在了屁股后边,那两只颚牙眼看就要咬在大腿上。

    这一口若是真的咬下去了,就不是中没中毒的区别了,掌心大的两只颚牙,真要咬进肉里,就算没毒这条腿怕是也保不住了。

    大黑牛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就在自己即将被咬的前一秒突然反守为攻,紧急停下接着翻身跳上了半空。巨型蜈蚣一心追击,根本没想到大黑牛会突然停下,所以直直往前冲去,刚好被大黑牛踩在了脑袋上。

    大黑牛的动作一气呵成,不等在蜈蚣脑袋上站稳,手中的军用匕首已经狠狠刺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匕首刺破蜈蚣坚硬的甲壳,全部没入到了头颅之中。

    如果是个动物,这一刀刺入脑神经再大的玩意也成不了气候,可虫子的生命力不是一般的顽强。尤其是像蚯蚓蜈蚣这种环节动物,砍成几段都还能活动,十几寸长的匕首对于它们来说根本不痛不痒。这一下没能杀死巨型蜈蚣,反倒激怒了它,一边迅速左右游走,一边将自己的尾巴翻转过来,像蝎子一样用末端一根尖尖的尾刺扎了过来。

    在这番人与蜈蚣的较量之中,他们正好游走到帅天师的旁边,大黑牛闪身躲过那根尾刺高声吼道:“小白脸,别他妈傻站着了,赶紧帮忙啊!”

    帅天师用力咽下口唾沫应了一声,接着鼓起勇气冲到近前,将自己胸口那张黄符撕下来拍在蜈蚣身上大吼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冤魂邪煞,破!”说罢又转身跑到了一旁。

    大黑牛气的眉毛都一抖一抖的,将军用匕首从蜈蚣的脑袋上拔下来又换了个地方重新刺进去:“破你妈了个臭逼!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搞封建迷信,赶紧整点实际的,把棺材里茹未嫣的尸骨和老子的工兵铲都拿出来!”

    我距离棺材最近,再加上并没有被巨型蜈蚣注意到,于是贴着墙壁一路小跑重回到棺材旁边,也顾不上里边会不会还隐藏着其他什么危险的东西,翻身就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