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吏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2970字

    离开古河市继续南行一百公里,基本就进入了荒凉的无人区,有差不多二十多公里的戈壁地带,再往后便是无尽的黄色沙漠。

    面包车带着我们一路前行,临近傍晚的时候一处小山村出现在前方,那是古河沙漠周边唯一的村子,全村加起来不到二十户人家,但是面积大的惊人,每家的地盘几乎都有一栋别墅外加院子那么大,当然其中的建筑非常古朴,有些地方甚至还是用石头或者泥块垒起来的墙壁。

    行至近前,远远的我们就看到村口有个白点在寒风中摇摇晃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走的更近一些,白点逐渐扩大,竟然是一片巨大的白色旗帜。那面旗帜上有个黑色莲华图标,被挂在一根粗长的钢管之上,随风飘扬而起至少有四五米的长度!

    面包车司机看清楚那片旗帜之后面色陡然一变,一脚刹车就停在了原地,摆了摆手口中喊着不太流利的汉语:“不走了不走了,剩下的你们自己走吧……”

    人是大龙联系的,之前明明谈好了价钱说一直送到村口,可是现在至少还有个两三公里远,一脚油门就能过去。虽然开车很快,但是若真的走起来,外带这么多装备,也能把人折腾够呛。再加上奔波了一天,每个人都想好好睡上一觉,哪还有力气再下车顶着寒风步行几公里。

    大龙看着司机开口问道:“为什么不走了?钱不够?不够我再给你!”

    司机脑袋仍然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意思就是加钱也不行,剩下的这几公里路程死活就是不能开车过去了。

    商量了半天仍然没有任何效果,大龙的暴脾气也上来了,瞪圆了眼睛喝骂道:“我尼玛,上次跟你谈好的价钱,说的明明白白送到村里,你这半路突然不走了是几个意思!?你走不走,不走就下去,我来开车!”

    司机也毫不让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仍然连连摇头,嘴里始终只有一句话:“走不了,走不了……”

    大龙拧着眉毛正要发作,却被坐在后边的黄教授拉住:“在新疆某些地区他们信奉‘黑风子’,也就是那面旗帜上的黑色莲花,认为人死之后黑风子会将其的灵魂带走加以渡化,类似咱们平常所说的死神。村口树立着那面旗帜,应该是村子里有人死去或者有人即将死去。在新疆的习俗中,这种情况外乡人不能靠近,否则就会把黑风子带回自己的家里,导致亲人死去。所以这事怨不得司机,既然来到了人家的地域,咱们就应该遵守人家的习俗,反正也没有几步路,我看大家就辛苦辛苦,走一程吧。”

    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个新疆司机有些不可理喻,眼看着村子就在前面就是不肯送过去,可是听了黄教授的解释,大伙全都恍然大悟也点头表示理解,纷纷下车去拿自己的装备。

    我们的装备在出发前就已经提前打包好,所以携带非常方便,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包面包车带过来的装备,里边填充的很满分量超级沉重,大龙和大黑牛两个人一块拎着还稍微有些吃力。

    走在戈壁上,因为没有高楼建筑草丛林木,所以大风可以肆无忌惮的游走,吹的我们几乎睁不开眼睛,每一步走的都非常吃力。而且这里的风向很怪,一会是逆风,吹的大家寸步难行,一会又是顺风,你不走它都会推着你走,时而又是旋风,将一些细小的沙粒卷积到半空,不断往人脸上乱撞。

    大黑牛一边走一边高声问道:“大龙兄弟,这包里边装的什么玩意,怎么他妈这么沉,不会又是什么高科技仪器吧?”

    大龙咧嘴一笑:“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来之前你不是跟我说想要弄点火器玩玩么,我就托人整了几把喷子和突突,怎么样,你技术过不过关?”

    一听说有枪,大黑牛激动的差点没跳到天上去,一把将拎包全都拿在自己手中哈哈笑道:“大龙兄弟,爽快!还是你最懂老子!放心,要问枪法,这么说吧,如果抗日的时候有我,那绝对用不了八年时间,顶多两三年足够!”

    跟在后边的帅天师听罢吐了吐舌头:“这牛逼吹的……比风还大……要你真让你去抗日,确实用不了八年,顶多两三年日本就胜利了……”

    短短两公里路程几个人走了接近二十分钟,来到村口站在那面巨大的旗帜下,只见白色的旗帜上密密麻麻写着许多人名,并且有高有低位置不一。

    黄教授让两个学生拿出相机拍了张照片:“这上面记载的都是这个村子里曾经逝去的人,越往上就越久远,看这上边的人名数量,这面旗帜应该已经有些年头了。希望当地人能一直保存下去,这东西拥有非常高的考古价值。”

    前几天大龙过来已经联系好了一户人家,这里最缺的就是水源,是真正意义上的滴水如金。如果地上同时有一块金子和一瓶矿泉水,当地人肯定都会先去拿水。所以大龙上次特意搬了几件矿泉水送过来,成功的征得了一户人家的同意,能让我们在他家住上一段时间。

    进村之后,可能是因为天色已晚黄沙漫天,所以外边几乎看不见人。大龙带着我们饶了两圈,最后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

    纵观全村,这户人家应该是居住条件最好的一家,因为只有他们家的房子是用红砖垒起来的,看来大龙之前挑选的时候也花费了一番功夫。

    在院外的大铁门上,我们正常贴门神的位置沾着两块白布,大黑牛见状呵呵一笑:“呦呵,这是什么情况,门神下班了?”

    大龙跟黄教授对视一眼,轻声说道:“咱们这次的运气真是绝了,死人的应该就是他们家。不过没事,咱们不是新疆人,也没有那么多的忌讳,今天休息一晚明早出发,其他的别去理会就行了。”

    敲了敲大门,片刻一个脸上带着高原红的女子走了出来,她两眼微微有些红肿,应该是刚刚哭过。出来看了一眼认识大龙,立刻将门打开,把我们引进了早已经收拾好的几个房间里。因为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没有挑明了去问,寒暄几句之后就各忙各的,女子也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这里虽然外表看上去有些简陋,不过屋内其实非常不错,有电源有土暖气跟楼房没什么太大区别。

    安顿下来,大龙找到我和沐孜:“前几天我来的时候还一切正常,这家人应该是刚刚遭遇不幸,那大姐人不错,你们俩比较面善,一会过去告诉她别给咱们准备饭菜了,反正就这一顿,大伙简单凑活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我点了点头,接着跟沐孜一起来到正房轻轻敲门,片刻,房门打开,那女子望着我们说道:“等一等,等一等再吃饭。”

    她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处在情绪失控的边缘,我们看的心里都跟着难受起来。

    沐孜心里善良,再加之她在苗村跟蛊婆婆在一起也算是个医者。俗话说医者父母心,于是轻声安慰道:“我们自己有吃的,您不用麻烦了,节哀顺变,身体最重要。”

    正说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屋内传来,女子顾不上我们,慌慌冲回到了屋里,我们也下意识跟了进去。

    走到屋内,一股浓郁的中草药味扑面而来,我仔细嗅了嗅跟沐孜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吏绒!”

    ‘吏绒’是一味已经被医学摈弃了的药草,其效果说起来其实跟毒品有些相似,却又不同于毒品。‘吏绒’能治疗几十种病症,小到头疼脑热,大到肝脏胃火,吃过之后两个小时就能立竿见影。只不过它带有很严重的副作用,而且本身有毒却又能治毒,所以就导致了越吃越不能停,越不停积压在体内的毒素就越多。等毒素达到一定程度连吏绒本身都无法压制之后,病人也就宣告死亡了。

    在古代,这种草药只有庸医才会使用,因为它需要不停的食用,病人就得不断去买药,就像毒品一样,这是一个暴戾赚钱的门路。

    蛊术中其实蕴含着许多中医的知识,而蛊婆婆当初教我辨识的第一位草药便是吏绒,同时再三强调,无论何种时刻,除非生命垂危,否则万万不可使用!并且还让我亲自品尝了一小块吏绒,所以我对它的味道非常敏感。

    走到里屋,只见火炕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那人应该十分精壮,可是现在却面色发黄眼圈昏黑,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松软的面皮一样,很明显已经是深中吏绒之毒。而那个女子竟然还端着一碗熬制好的吏绒汤药,正在用小勺手忙脚乱的一点一点喂他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