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青枣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3372字

    那个红点并不明显,如同两点鬼火一样悄悄的向我们靠近。

    大黑牛正坐在地上研究那把散弹枪的连发机制,聚精会神的摆弄着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异常,而那两个红点也逐渐变的小了起来,蓄势待发仿佛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我心中陡然一惊,来不及细说连忙大吼一声:“小心!”说着举起手枪,简单的瞄准了一下便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坐在地上的大黑牛也感觉到自己背后呼呼生风,听到我的呼声知道提醒的多半就是自己,于是直接顺势一个前滚翻躲到了侧边,同时单手举起散弹枪也扣动了扳机。无奈他忘记了自己还没有上膛,一声清脆的响动之后,散弹枪没有任何反应。那只巨大的黄色兔子却从黑暗中跳了出来,刚好落在大黑牛刚刚所坐的地方。

    我打出的手枪子弹直直飞了过去,大黄兔的反应却极为迅速,落地之后也侧着翻滚了一圈,子弹不偏不斜正好贴着它的脑门划过,瞬间便蹭掉了一撮毛发。

    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大黄兔并不恋战,也没有像其他大白兔一样奋不顾身的横冲直撞。发现所有人又把枪支都拿在了手上,它双腿奋力一瞪,掀起了厚厚一排沙子。我们不得不后退几步抬起胳膊护住双眼,等沙子落地再次放下胳膊的时候,那只大黄兔早已经隐匿在黑暗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摔倒在地上,大黑牛吃了一嘴的沙子,爬起来吐了几口给散弹枪重新上了趟,举着手电一边左右看一边怒声骂道:“妈了个逼的你这畜生,还学会偷袭了,幸亏老子反应的快,不然真他妈让你钻了空子了!”

    那只大黄兔似乎聪明的很,知道这一下已经打草惊蛇,所以根本没有停留,消失在黑暗中立刻没了影子,看样子是真的离开了。

    何倩的肩膀需要缝合,原本沐孜准备去帮忙,可是被黄教授抬手拒绝:“沐姑娘,你去休息休息吧,他是我的学生,我来处理。况且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他,我怎么还好意思麻烦你们。”说着接过医疗包,让罗军在一旁用强光手电照明,手法娴熟的给何倩缝合包扎好了伤口。

    因为何倩已经晕了过去,所以黄教授并没有给他打麻药,缝合完了伤口把自己的防风外套跟他对换了一下,接着安排罗军负责照顾。

    赶跑了兔群,白胡子老汉的情绪缓和了许多,呆呆的坐在自己那匹白骆驼旁边在面前画了个半大的圆圈,时不时从圈外抓起一把沙子扔到圈内,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因为语言不通,他又不会说话,我们也懒得再去细问,就随他去了。

    之前我们并没有想到沙漠里也会有这种突如其来的危险,所以压根就没有安排守夜的人。现在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又遭遇了那只大黄兔的偷袭,我们根本无法安心睡觉,谁知道兔群会不会再一次从暗中来袭。思索再三,大龙决定安排两个人轮流守夜,让大家全部全副武装着休息,这样一旦有什么变故睁开眼睛就能投入战斗。

    凌晨四点半,天色刚刚见亮我就被何倩痛苦的呻吟声吵醒,他已经从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捂着自己的肩膀不停哀嚎。

    黄教授对我们虽然面色慈祥显得非常和蔼,可是面对两个学生却是另一番只有老师才会有的严厉状态,看着满脸痛苦的何倩没有半句安慰,反而厉声训斥道:“出来之前我是怎么说的,你往心里记了么!昨天晚上要不是大伙反应迅速齐心合力团结在一起,出了事情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还有手枪走火这种低级错误,你是三岁小孩子吗!?把枪给我!”说着他一把将何倩装在裤子里的手枪拿了过去。

    何倩也自知昨晚的确是自己太过鲁莽,低着头一言不发,不过还是忍耐不住肩膀上的疼痛,不停的轻声‘哎呦’。

    大龙见状摆了摆手:“黄教授你也别太生气,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有什么实战经验。我十几岁的时候要是遇上昨晚那场景,非得被吓的尿了裤子不可。”说罢从包里摸出一盒止疼药递给何倩:“没事,以后玩枪你就当是在打游戏,副本里那些怪物不比昨晚的兔子难看多了。不过你可得记住,吃了龙哥‘贿赂’给你的止疼药,以后可别再对龙哥开枪了。”

    我从沙坑里坐起来,只见那个白胡子老汉仍然坐在白骆驼旁边,抓起一把接着一把的沙子扔在面前那个圈里。不知道是早晨起来继续进行某种仪式,还是从昨天半夜开始就压根没睡。

    大龙过去连比划带说的交流了半天,他才缓缓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继续走了。

    十分钟后,大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重新骑在骆驼背上继续往前走去。

    一路上,只要能遇见那种根茎上带有水分的甘露草,白胡子老汉都会挖出来塞进口袋。刚开始我心里有些纳闷,因为大伙包括他自己在内携带的水源很多,根本用不着去寻找额外的水源。可是走了几天之后,我们的水壶空了小半,而白胡子老汉的水壶则还能算是满的,如此之外,包里还多了不少没有使用的甘露草的根茎。

    黄教授告诉我们,在沙漠里可以没有饭吃,可以没有衣服穿,但万万不能的就是没有水喝。在这里,无论你携带了多少水源都不算多,因为沙漠无边无际,谁也不知道自己进去以后需要多久可以出来,谁也不知道携带的水源到底够不够用。所以白胡子老汉的做法非常值得我们学习,节约并收集每一滴水,可以把续航能力达到最大化。

    我也尝试了挖了一颗甘露草,虽然这种外表看上去干枯萎靡,根茎上鼓起来的泡泡如同肿瘤一样,可是不得不说那些泡泡里存储的水源十分甘甜可口,因为深埋在地下的泉水就是这个味道。

    在沙漠里行走了两天,虽然过程枯燥无味,不过我们却学会了许多生存的必备技能,同时也逐渐适应了沙漠中干燥险恶的环境。何倩到底还是个年轻人,气血旺盛身体机能较好,所以肩膀上的伤口没有出现任何感染的迹象,三天过后就长在一起开始结痂。黄教授给他拆了线,再养几天基本就算好利索了。

    在大龙的导航地图上,发现张古军相机的地方仅有一指的距离,可就是地图上这一指的距离,却让我们走了整整五天时间。到了第五天晚上,终于来到了四分之三的位置,大龙告诉我们再走一天差不多就可以到了。

    这些天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每天晚上大龙仍然会安排两个人进行轮流守夜,以此来保证大家的安全。

    白胡子老汉仍然是那么奇怪,虽然跟我们走在一起,但是自己吃自己睡,天黑了就安排住宿的地方,天亮了就带着骆驼队继续前进,就像是个只会按照指令办事的机器人一样。大黑牛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白哑巴,说这么叫着听起来跟那匹白骆驼更加匹配,闲着没事就白哑巴白骆驼的出口调侃。

    白胡子老汉不知道是根本听不懂,还是听见了不去理会,任由他怎么调侃都不会抬头多看一眼。

    第五天晚上,临近夜幕的时候我们竟然在沙漠里碰到了一颗难得一见的青枣树,这种树的外形跟椰子树很像,长长的树干宽大的叶子,树顶上长着一串接一串青色的大枣。这种大枣可以食用,不过味道非常苦涩,行走干燥的沙漠里,如果上火了,吃上几颗非常管用。

    这种青枣树在沙漠里非常少见,整个古河沙漠里的青枣树全部加起来都不超过五十颗,于是一行人决定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大龙爬到树顶上摘下了一串青枣分给众人,我吃了一颗,味道实在不敢恭维。难吃的程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换种方式来说,我宁愿上火也不愿吃这种青枣来败火……

    大黑牛闲得无聊,拔出军刀在树干上刻了个牛头,说是证明他来过一回,也算留下点痕迹。

    沙漠是个奇特的地方,以前在电视看到身处其中的人嘴唇干裂,认为都是没有水喝所以才会这样。现在自己亲自在沙漠驻扎了五天,才切身的体会到,这里的气候就是如此,空气湿度几乎为零,无论你补充多少水源都拦不住嘴唇干裂的速度。同时皮肤被风沙不断冲刷也变的粗糙起来,到了后期,大伙不得不将面纱套在自己脑袋上以此来保护皮肤。

    这颗青枣树处在一座沙丘的顶端,这里属于沙漠中的高地,风力很大,卷起的黄沙一层一层盖在我们身上,扰的睡觉的人睡不安稳,守夜的人睁不开眼睛。最后实在没办有办法,大龙把加厚的帐篷在骆驼背上取了下来,在沙地里砸了十六根钢钉用来固定,支撑起来刚好够十个人躺在里边。

    前几天我们并没有使用帐篷,因为太过麻烦,一放一收就算大伙一块忙活,没有一个小时都准备不完,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多休息一会。可今晚的风沙实在太大,所以我们没得选择,只好浪费这一个小时时间换来剩下五六个小时的安稳。

    钻进帐篷里,虽然还能听见呼呼的风声,可是没有黄沙在脸上来回划过,那感觉简直好的不能再好,并且温度也得以保存,这让我们十分后悔前几天为什么没有早点用上帐篷。躺在里边不到十分钟,我就深深进入了梦乡,甚至连大黑牛的呼噜声都能充耳不闻……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我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于是钻出帐篷去上厕所。

    外边刮了一夜的风沙终于停歇下来,地平线上太阳已经探出了脑袋,我伸了个懒腰,抬眼看了看四周却总觉的好像少了点什么。愣了几秒,猛然发现,昨晚还伫立在我们帐篷后边的那颗青枣树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