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七章沙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3377字

    呆呆的站在帐篷外边,我用力揉了揉眼睛,骆驼还在,装备还在,昨晚安装帐篷的工具也在,唯独那颗十几米高的青枣树彻底消失了。

    植物不同于动物,活了二十多年,我还没听说过那种大树能自己随意移动。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的确发生了,那可能性只有两种,要么是青枣树自己移动了,要么是我们移动了!要说青枣树自己移动,几乎不太可能。要说我们移动,那更是无法实现的事情,毕竟骆驼还站在外边,地面上还有昨晚留下的骆驼屎,这足以证明我们此时所在的位置就是昨天晚上的位置。

    我正在心里纳闷,大黑牛和帅天师也陆续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大黑牛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解开裤腰带,围着帐篷转了一圈也是一愣:“我擦,枣树呢?被人给砍了?”

    我摊开双手摇了摇头:“昨晚上还在,今天一大早就没有了,不是被人砍了,是让人连着树根都给弄走了……”

    当然我这个推测是开玩笑的,没有人会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把一颗几十米高的大树给扛走。不过帅天师却信以为真,走到昨天长着枣树的地方,左踩踩右踩踩,边看边说:“就算是把树扛走了也应该留下个树坑吧,这地方怎么什么都没有,看来……哎呦我擦,小哥,大黑牛,快过来!别过来!”

    大黑牛站在帐篷另一边,听到这阵喊声立刻瞪了瞪眼睛:“小白脸你他妈踩屎了!?一会让过去,一会又不让过去,到底是过去还是不过去?”

    帅天师的声音有些颤抖:“过来,小心点过来,快过来救人啊……”

    听他的声音不像是在开玩笑,我连忙快步走过去查看,绕到帐篷后边远远的就看到帅天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脚下的沙子正在缓缓流动,带着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塌陷。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没过了他的大腿,半个身子已经几乎看不见了!

    与此同时大黑牛也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定睛一看顿时大叫一声:“妈了个逼的,是流沙!小哥,赶紧去拿绳子!”说着抽出自己的腰带抓着一头扔了过去,想要把帅天师给拉出来。无奈皮带的长度不够,还差了半米左右的距离,他只好又往前凑了凑,却没想到就是往前走了这半米,脚下一滑也踩进了沙子之中。

    下意识挣扎了几下,身体塌陷的速度更是迅速,眨眼之间他也在距离帅天师一米开外的地方陷了进去动弹不得。

    流沙这种东西看上去很不起眼,却十分致命,我猛然反应过来,那颗消失的青枣树可能不是‘被人给扛走’了,而是被流沙给吞噬了!

    原本我也想抽出自己的皮带尝试一下,可是看到大黑牛以后就知道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现在其他人还在睡梦之中,万一我也陷了进去,那三个人可真就是好兄弟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告诉他们不要乱动,尽量把身体放平增大受力面积,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回到帐篷里,随手扯了个不知道是谁的背包,把里边的东西一股脑全都倒了出来,随后抓起其中的登山绳就要往外冲。

    这一系列举动几乎吵醒了所有人,大龙看着我开口问道:“小哥,怎么了,慌慌张张的,上厕所憋不住了?”

    我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声:“流沙,大黑牛和帅天师掉进去了!”说着便冲了出去。

    回到帐篷后边,我手忙脚乱的解开登山绳,大龙和沐孜也紧随其后。几个人抓住绳子一端,我把剩下的整整一卷都甩了过去,直到看见他们成功的握在手中,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然而,正当我们准备开始往外拉的时候,流沙塌陷的速度突然加快,接着以帅天师为圆心周围三米范围的沙地竟然直直的塌了下去,沙子就好像汹涌的海水一样翻江倒海,瞬间将两人全部吞没在其中。

    尽管他们都已经抓住了绳索,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沙地会突然发生如此大面积并且快节奏的塌陷,还不等反应过来就被淹没在其中,等我们开始发力的时候,拖拽回来的只有一根空空荡荡的绳索……

    从我被二爷带出苗村之后,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可是早就把帅天师和大黑牛当做了一家人。三个人无论干什么都在一起,虽然嘴上经常意见不合,可其实心里还是牵挂着彼此。现在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瞬间消失在地面之中,我立刻红了眼眶,情绪有些激动,把绳子系在自己的腰上就想要跳进沙坑里救人。

    那个直径三米的沙坑往下塌陷了四五米深度仍然在不停的翻滚,大量沙尘被激荡在半空,此刻跳下去恐怕也是九死一生。大龙在背后将我抱住,同时招呼着其他人往后退退,以免塌陷的面积进一步扩大。

    足足过了五分钟,坑里的沙子一直下降了十几米的深度才终于停止了翻滚,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出现在我们的帐篷后边。

    黄教授小心翼翼的凑到近前看了看,脸上挂满了狐疑之色:“奇怪,沙子是流动体,按理来说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地洞。十几米的深度,在力学层面也不符合逻辑,怎么会这样?”

    既然深坑没有被沙子彻底掩埋,那大黑牛和帅天师就还有获救的可能,我顾不上什么力学不力学,挣脱开大龙的束缚急声说道:“你帮我拉着绳子,我下去救他们,如果最后没能上来,你们也别再下去了。还有,大龙兄弟,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情,现在我拜托你,如果我真的没上来,一定帮我照顾好沐孜和小欣欣。”

    沐孜一听也不愿意了,挺起胸脯往前走了一步:“我不用别人照顾,走吧,咱们一起下去!”

    大龙望着我们沉了口气:“行了,都别争了,你们都是我大龙的兄弟,这个时候我不可能留在上边当缩头乌龟。再说二爷的身体还没有痊愈,你更不能有事。大风大火我们三个下去,你们都在外边等着。”说完便转身回帐篷里拿装备。

    事情变成这样,让我留在上边等待那简直比死还要难受,心中那份不安根本无法忍耐。于是再三要求之后,大龙决定让大风留下来保护其他人,他和大火我们三人下去。我也安抚了沐孜,让她在外边耐心等待,答应她一定会安全出来。

    十分钟后,三个人准备就绪,大龙将绳索固定在帐篷周围那十六根钢钉上,三个人带着必要的装备陆续滑了下去。

    下降到这个深坑之中,看着周围积压在一起时不时还往下滑落的沙块,总让人有一种深坑即将要被掩埋的错觉。黄教授说的没错,这种情况的确让人费解,因为普通的沙子根本不会形成如此深的坑洞,即便是发生了塌陷,也会很快流动下来被彻底掩埋。

    下降了七八米的深度,我突然感觉周围沙土形成的墙壁变的坚固了起来,同时身上的安全扣偶尔碰撞在上边竟然能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

    大龙也发现了这个异常,于是停下来拔出身上的军刀在墙壁上刮了几下,接着一块金属铁片突然露了出来,他皱了皱眉头,继续下降了几米再次举起军刀,薄薄的沙层后边仍然是金属铁片。

    这个发现足以证明,我们此刻身处的这个空间并不是沙子形成的坑洞,而是一个深埋在黄沙之下的圆柱形物体的内部。这个物体就如同一个铁制的巨大烟囱,并且底部是中空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使得上层的沙子发生了松动从而导致整体塌陷,将这个坑洞露了出来。而周围的黄沙之所以没有流动进来,正是因为有那一圈铁皮在进行阻挡。

    大火轻轻敲了敲铁皮,一阵沉重的响声立刻在坑洞里回响起来:“龙哥,这地方好像不是天然的,黄沙后面都是铁皮。”

    大龙点了点头:“难怪沙子没有流动下来,这么大的面积的铁桶古人肯定是制造不出来的,所以应该是现代的东西。而且这十几米的沙子全都塌陷了下去,就证明底下肯定还有空间。这里没变成沙漠之前可能也是居民区,黄沙底下没准是工厂之类的建筑。都机灵着点,咱们下去看看。”

    很快三个人就下到了沙坑底部,果不其然,就连脚下的部分地面都有铁皮。在深坑底部,右侧有个两米左右宽度的铁皮通道,通道斜向下六十度延伸而去,看得出来,塌陷的那些黄沙都沿着这条通道滑了下去,而大黑牛和帅天师应该也被夹杂在其中一块掉了进去!

    大龙重新拿出一捆六十米长的登山绳,跟地面上的绳子衔接在一起,接着将安全扣固定在上边,三个人贴着通道内壁也缓缓滑了进去。

    最开始我不太相信大龙的猜测,感觉在这滚滚黄沙之下不太可能还坐落着什么大型工厂,但是滑行在这个纯金属的通道之内,不得不让我有些诧异,难道大龙的分析是对的,这里真的是一座被黄沙淹没的工厂?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们下降了二十多米到达尽头,那颗消失了的青枣树出现在视线之中,树干上,大黑牛用军刀雕刻上去的牛头还清晰可见。

    十几米长的青枣树横向躺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周围大半都被黄沙覆盖,我举起手电晃了晃同时高声喊道:“大黑牛,帅天师,能听见我说话吗?”

    没有回应,周围一片沉寂,只有三个人喘气的声音。我们缓缓往前走去,同时仔仔细细的搜索着周围的黄沙,寻找着他们的影子。

    往前走了十多米,正当我焦急的寻找着一切和大黑牛帅天师有关线索的时候,大风突然推了推身边的大龙:“龙哥,你看这颗树上。”

    我们闻声一块把手电光照了过去,这才发现,在那颗青枣树的根部上,竟然沾满了某种殷红色的液体。靠近细看,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