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八章骨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3302字

    望着树根上那种散发着血腥味道的红色液体,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因为那些液体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十分明亮,很明显还是新鲜的。而在这种地方,红色的液体除了血液之外不会再有其他可能。所以我立刻联想到,是大黑牛或者帅天师摔下来的时候正好撞在了树根上,所以才留下了血迹。

    树根上的血迹很多,让人几乎看不见树根原本的颜色,在下方的沙地上同样是一片猩红,有部分沙子已经跟血液融合在一起凝结成了沙球。我的心跳骤然加速,连忙冲到近前,一手举着强光手电,一手去挖掘沙层下边,想要找找看有没有人影。

    然而刚刚挖了三下,我就猛然觉的有些不太对劲,因为浸入黄沙的红色液体只有上边的薄薄一层,底下仍然是干燥的黄沙。也就是说,血液并不是源自黄沙底下,而是其他地方。

    这里的空间并不是很大,除了周围铁制的墙壁之外就是脚下的黄沙和面前的青枣树。大龙微微皱眉,将军刀拿出来用力在树根上刺了一下,那树根竟然就如同动物的身体一样,被刺破的孔洞里竟然流淌出了更多的那种红色液体。

    我咽了口唾沫:“这种青枣树……还会流血!?”

    大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微微晃了晃脑袋,接着将军刀重新插回到腰间的刀鞘上:“大树流不流血跟咱们没有关系,虽然外边有铁制的墙壁,可是成吨的沙子积压在四周力量也不容小觑,入口随时都有可能会坍塌。咱们抓紧时间赶紧找人,找到他们尽快离开,否则入口被黄沙堵住,那就当真再也出不去了!”

    说完他扫视一眼四周,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去,刚刚迈出一步,一只人手突然从脚下的黄沙中伸了出来,紧紧的抓了他的脚腕!

    尽管大龙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突然从地底下伸出一只手抓住脚腕,任谁也得被吓的一激灵。只听他轻喊一声:“我尼玛!”同时挣脱开那只人手往后退了一大步,端起怀里的喷子就推上了枪膛。

    就在大龙即将扣动扳机的瞬间,一颗人脑袋也从沙子里探了出来,我们定睛细看,竟然是帅天师!

    帅天师脸上头上甚至连鼻孔里都是沙子,挣扎着探出脑袋出口先是吐了几口唾沫,随后才哎呦呦的叫了起来:“我这手腕呦……好像断了……”

    刚刚大龙挣脱的时候十分用力,同时还狠狠的踩了一脚,直到现在我还能依稀看到帅天师的手掌上有半个清晰的大脚印子。

    发现帅天师还活着,我心中一喜,连忙跟大风一左一右把他从沙子里拽了出来。站在地上,他晃了晃了脑袋,睁开眼睛首先看到了对面的大风,随即就皱起了眉毛:“大风兄弟,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黑气,不祥之兆,这是不祥之兆呐……来来来,给你一张清心符戴在身上……”说着抬手伸进怀里,没拿出符纸却抓了一把沙子出来……

    大风本身就是个保镖,脑袋里半点封建迷信的思想都没有,说什么周身黑气环绕,面色不祥,在他看来就如同听笑话一样,所以根本没有去理会。大龙也替帅天师拍了拍肩膀上的沙子:“天师,咱们现在还在底下,等一会出去了再给他们相面。你仔细想想,知不知道大黑牛在哪?”

    帅天师闻声抬头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几个人并没在外边,愣了半晌呆呆的摇了摇头:“刚才那阵势就别提了,就跟地震了一样,脚底下的沙子突然就开始转圈,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卷了进去,连手中绳子什么时候没的都不知道。掉下来之前大黑牛就在我旁边,掉下来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掉下来之前我们也知道大黑牛在你旁边,他还不是为了救你才掉进去的。既然你们都是被沙子卷着冲下来的,那他应该也在附近,快好好找找!”

    帅天师一听大黑牛是为了救自己所以掉下来的,心头也是一阵感动,扬起脑袋把我的备用手电要了过去,也在开始在附近地毯式的搜索起来。

    往前找了几米没什么线索,帅天师脱下身上的道袍将钻进里边的沙子都倒了出来,同时拿出三张黄符塞进了我们的口袋里:“这是清心符,戴在身上驱除晦气的,千万别弄丢了。”

    我们都在急切的寻找着大黑牛的踪迹,哪还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于是任由他塞进口袋里没有在意。大风则是半点都不相信这些东西,帅天师前一秒塞进他的口袋,他后一秒就拿出来递给了我:“这东西我用不着,你拿着吧。”

    从刚才帅天师的情况来看,我们脚下的沙子至少有一到两米的深度,而大黑牛被潮水一般的黄沙卷积过来,有可能是躺在沙子里边也有可能是站在沙子里边。如此大的面积,倘若一点点去挖掘寻找,那等我们找到,估计大黑牛也被活活憋死了。

    随着几人越发深入,我的内心越发焦急,沉了口气调整呼吸正想着怎么样能快速确定大黑牛的位置,却在前方的沙子里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半圆形物体。那东西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充满了金属质感,我凝聚目光抬腿踢了一脚,一把黑色的散弹枪露了出来。

    这把散弹枪的型号跟大龙身上的一模一样,很明显就是大黑牛的散弹枪!

    掉下来之前,这把散弹枪是套在大黑牛后背上的,所以我几乎可以断定他就在附近。

    终于有了线索,我的心情立时激动起来,正想着挖一挖周围的沙子看看有没有大黑牛的影子,前方却传来了大风略显诧异的声音:“这里,怎么还摆着一具骨头架子?”

    我抬头看去,只见大风站在前方五六米的位置,正在盯着右侧的金属墙壁观看。在他面前,金属墙壁出现了一个一米宽两米高的凹槽,凹槽之中竖立着一具保持站立姿势的人体骨架。那具骨架通体漆黑,挺直身板站凹槽之内,两只手骨将一尊黑色莲花捧在胸前,身体上的骨骼没有任何缺失,不像是死人,倒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可能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个性的艺术品,所以大风很是好奇,凑到近前举起手电看了个仔细:“这个骨架怎么是黑色的?手里拿的什么东西?”说着伸手摸了一下。

    就在他碰触到那具骨架捧在胸前的黑色莲花时,只听‘吱嘎’一声轻响,接着整具人体骨架竟然忽的向下倾倒,直直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原本我们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只是一具人体骨架而已,整体加起来重量没有几斤,砸在人身上也不痛不痒。但是当那具骨架真真正正砸在大风身上的时候,巨大的响动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我们纷纷抬头看去,只见体格壮硕的大风竟然被一具瘦弱的骨头架子硬生生给拍倒在地上,半个身子都深深嵌在了黄沙之中!

    大龙见状立刻冲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想要把压在大风身上的骨架拿开,谁知发了几次力那骨架竟然纹丝未动。他皱了皱眉,脸上挂满了狐疑之色:“我尼玛,这不是真人的骨架吧,妈的怎么这么重!”说着将手电放在一边,用两只手重新去抬,结果竟仍然没有抬动!

    我和帅天师在旁边看见心里也有些纳闷,因为只是几根人骨头而已,哪怕它是用金属打造的也不会沉重到连大龙都抬不动的地步。要知道,以大龙那一膀子力气,几百公斤的东西都不在话下!

    被如此沉重的骨架压在地上,大风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来就昏死了过去,整个人嵌在黄沙里一动不动。

    我们连忙过去一块帮忙,碰触到那个骨架,一阵冰冷刺骨的感觉顿时从手心传遍全身!那感觉就好像光着身子处在寒冬腊月一样,冷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骨架十分光滑,不像是人体骨骼,也不像是金属制品,所使用的材质一时间竟然让人无法分辨。

    分散在四周,大龙抱着骨架顶端的骷髅头,我和帅天师则一人拉着一条腿骨,用力抬了起来。

    之前看到大龙费力的模样我还觉得有些夸张,感觉如此简单的骨架根本不会沉重到什么地步,可是当自己真正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具看似简单的人体骨架的确重的让人无法想象,三个人抬起来都有些颤颤巍巍,少说也得有个四五百公斤!

    四五百公斤,一具人体骨架!这个概念即便是我已经亲自体验过了,却还是不敢相信,因为根本不符合正常逻辑。

    三个人呲牙咧嘴的将那具骷髅抬起来扔到一边,就这么一起一落都累的满面通红,半个身子都嵌在沙子里的大风已经没了反应。大龙伸出手在他胸口摸了摸,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至少有两根肋骨骨折了,内脏肯定也有所损伤!妈的,大风这小子哪都好,就是个鲁莽,说多少遍都他妈没个记性!”

    帅天师叹了口气:“我就说他身上有黑气环绕,是不祥之兆,不听劝告,灾祸临身。大龙兄弟,以后可得让大风兄弟改改这莽撞的性子,多听多做,总不会有坏处。”

    我们下来的仓促,并没有携带什么医疗用品,大龙只好把大风的冲锋枪抵在胸前,割下一段绳索进行固定,防止移动的时候再受到二次伤害。万一断裂的肋骨刺破内脏,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但是,就在大龙调整好冲锋枪的位置,准备用绳索固定的时候,躺在地上昏迷不清的大风突然睁开了眼睛,咧开嘴‘咯咯’的笑了两声,接着猛的从地上弹起来,发了疯一样头也不回的往通道深处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