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显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3194字

    站在原地商量了片刻,大黑牛再次爬上梯子尝试着能不能推开盖子,大龙则拿出了身上的卫星电话,想要联系外边的大火下来援助。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可是这一次我们感觉老天好像把所有路都给绝了。厚重的铁盖子纹丝不动,无论怎么撞怎么敲就是没有松动分毫。而大龙的卫星电话在这十多米深的黄沙之下也彻底没有了信号,除了能看看时间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这个空间十分密闭,盖子闭合之后更是没有半点通风的地方,倘若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在我们饿死渴死之前早就窒息而死了。

    思索半天,大龙把目光聚集在入口那个圆圆的大铁盖子上:“这种圆形的舱盖好像只在机舱船舱或者火箭太空舱上才有吧,这么说这地方或许不是个被黄沙掩埋的工厂,而是某个大型运输工具的残骸,不知道出现什么故障停在了这里被黄沙掩埋。”

    在干燥的大沙漠上,不会有火箭和轮船,所以太空舱和船舱的可能性很快就被我们否决掉,那么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机舱。

    几十年来,从这片沙漠上空驶过的飞机不计其数,其中就包括不少大型客机。如此就不排除有某一架飞机行驶到古河沙漠上空的时候发生了故障导致坠机,而后被风沙彻底掩埋在地下。倘若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因为大部分机舱都不可能只配有一个如此狭窄的开口。

    像这种直径在一米左右的舱口,通常都是当做应急通道来使用,除此之外,在这个空间的某个地方应该还会有个正常的大门。只要找到了这个大门,或许我还有可能绕回到外边。

    分析来分析去,最后几个人还是把方向定格在了那一大片浸泡着骸骨的尸油上,因为裸露在外边的空间一目了然,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打开的大门。如果真的有,那一定是在那片尸油内部,覆盖在层层骸骨之下。

    举起手电往深处照射,前方其实还有很大的空间,只是地面全部被尸油和尸骨所覆盖,距离太远让人看不清更深处的场景。

    大龙把绳索交到我们手里,对三人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们。”说罢迈开步子踩进了尸油之中。

    尸油比普通的油脂还要粘稠,大龙一脚踩进去再拿出来的时候,皮肤上都会贴附着一指厚度的尸油,走起路来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

    他十分费力的缓缓前进,尸油其实不算很深,没过大龙的膝盖之后便不再上升。我们站在边缘一齐举着手电为他照明,同时不断的出声提醒,让他务必小心。

    几分钟后,大龙已经走出了接近十米的距离,他并没有什么发现,所到之处除了尸骨还是尸骨。就在我聚精会神盯着大龙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狠狠的推了我一下,接着整个人便失去平衡向着面前的尸油一头栽了进去!

    大头朝下栽进尸油里的感觉我想想都觉的不寒而栗,所以在整个人即将摔进去的瞬间,尽量保持身体平衡,伸出两只胳膊支撑在面前,同时尽量抬起脖子把脑袋解放出来。

    两秒钟后,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响,我的两只胳膊从肘关节以下完全没入到了尸油之中,所幸脑袋和上半个身子还裸露在外边。与此同时,一股更为浓郁的油腻味扑面而来,我只觉得嗓子眼一紧,于是连忙爬了起来,这才把到了嘴边的呕吐感给压了下去。

    我刚刚从尸油中爬起来,就听到身后传来大黑牛和帅天师惨叫,转头一看,大黑牛跟我一样也踉跄着摔趴在旁边,用两只胳膊支撑住了身体,而帅天师则直直冲着我扑了过来。

    见此情景我俩忙抬起双手想要接他一把,谁知胳膊上还粘着又厚又滑的尸油,扑过来的帅天师下意识躲了一下。

    此刻我是周围唯一一个可以让他搀扶的物体,躲过了我,旁边空无一物。等帅天师反应过来想要再重新抓住我的时候却为时已晚,整个人平着拍在尸油上还往前滑了一段距离,身上脸上全是尸油,同时胳膊上还挂了几根胸骨残骸。

    迎面拍在尸油上,我在旁边看着都觉得恶心,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去看帅天师的反应。

    果不其然,帅天师趴在一旁直接就呕吐起来,把这几天吃的喝的全都吐了个干净,一边吐嘴里还一边喊着:“有没有水……有没有纸……干净的衣服也行……实在没有,不干净的衣服也行,总之只要没有尸油就行!呸呸呸!你麻痹的谁在后边推我!?”

    站稳了身形我也抬头看去,但是我们身后却空无一物!

    另一边的大黑牛也用力甩了甩胳膊上的尸油,一脸厌恶的骂道:“妈了个臭逼,这一天天的人也暗算鬼也暗算,还他妈让不让人活了!?我他妈……他妈……”

    骂着骂着,他的声音竟然颤抖了起来,语气瞬间就变了一个腔调。

    我心里觉着好奇,于是转头细瞧,只看到在大黑牛周围的尸油中,有足足十几只青绿色的人手在来回摆动。虽然并没有对大黑牛做什么,不过这种景象也诡异万分,看得人头皮发麻,冷汗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大黑牛更是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用力咽了口唾沫眼睛瞪的跟灯泡一样:“这……他妈……什么……情况……小白脸,快递给老子一张符咒,清心的驱鬼的镇棺的……乱七八糟什么都行……”

    帅天师在另一边吐的昏天暗地,哪里还有功夫去理会大黑牛,听到喊声摆了摆手,还没等说话便身体一弯又吐了起来……

    远处的大龙听到我们三人的叫声,转头一看也十分诧异:“你们怎么也下来了,帅天师没事吧?”

    我想要解释一下,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难道说有个隐形人把我们都给推下来了?

    正在这时,大黑牛突然端起了怀里的散弹枪,把视线从身下那些怪手上移开看向远方:“小哥,你听见了么……”

    我微微点头:“听见了,不过这事情解释起来比较麻烦,等一会再跟大龙说吧。”

    “不是,不是大龙!”大黑牛一脸凝重:“你仔细听,在咱们前边,是不是有小孩在哭……”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帅天师,他还在手忙脚乱的擦着自己脑袋上的尸油,只好从身上摸出一包纸巾递了过去:“可能是咱们太过紧张了,反正已经下来了,就跟着大龙一块走吧。大黑牛,你没事吧?”

    大黑牛嘴角都微微颤抖起来:“耳边有人呜呜哭,身底下还有一堆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手爪子,换做是你,你说有事没事……”

    有了纸巾,帅天师如获至宝,把自己一张白净的小脸擦了个干净终于缓和了不少。喘了口气,他抬手指了指大黑牛的胸口:“这些人死在这里根本无法投胎,冤魂只能停驻在尸油里苦苦挣扎。你脖子上挂着魍瞳,所以才能看见它们。”

    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魍瞳,大黑牛也立刻反应过来,连忙取下来递到了我的手里:“麻痹的,这JB玩意谁爱要谁要,别看周围有鬼,老子眼不见心不烦……”

    当我接过魍瞳的瞬间,果然发现大黑牛身边那些青色的怪手全部消失,在我周围的尸油里重新伸了出来。与此同时,一种小孩的啼哭声在远方若隐若现,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听的人心中烦乱。

    直到此时,我终于明白了当初帅天师为什么愿意不顾一切的买下这枚吊坠,原来传说不止是传说,魍瞳竟然真的可以显出鬼魂,照亮三界。

    周围那些怪手不停地挣扎往外延伸,仿佛尸油里有人想要爬出来一样,看得人头皮阵阵发麻,心里惶恐不安。我做了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转移注意力,招呼着两人向大龙走去。

    临走之前,我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只见在三人刚刚站着的位置有个七八岁的小孩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这番狼藉的模样正在捂嘴偷笑,一脸调皮的模样……

    五分钟后,我们来到大龙身边,举起手电往前照了照,再有大概七八米就到达了这个空间的尽头。尽头一片漆黑,看不出来是否还有其他的大门。

    大龙见到我身边那些怪手也吃了一惊,立刻将散弹枪端了起来,帅天师捂着鼻子又解释了一番。大龙一脸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道家果然是一门玄学,没想到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能显鬼的宝贝。以前我还以为只有人死了才有鬼魂,没想到原来动物死了也有鬼魂,你们看那条大蛇,活着的时候个头肯定也不小。”

    “大蛇鬼魂?”我听的一愣,随后转头看去,果然在我旁边的尸油里看到有一只脑袋如同橄榄球大小的青色蛇头静静的停在那里,半个蛇头露在尸油表面,与那些晃动的青色怪手交织在一起,嘴里微微吐着信子。

    见到那只蛇头,帅天师立刻变了脸色,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微微动了动嘴唇:“大蛇有他妈哪门子灵魂,小哥快闪,那玩意是真的!”

    话音刚落,那条青色大蛇似乎知道自己暴露了,突然间张开血盆大口从尸油中一跃而起,不偏不斜正好咬在我的大腿上,巨大的嘴巴几乎将我的整个大腿都横向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