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海盗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2934字

    我架着体格魁梧的大风胳膊发酸,于是催促着大黑牛别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既然左侧是舱门,那右侧的通道多半就是出口。

    可能是土夫子留下的职业病,下意识就以为未知的空间里就有宝贝,所以几分钟的功夫把驾驶室里上上下下所有地方都翻了个遍。听到我的催促应了一声,转身准备出来。路过一个铁柜子随手拉了一下,不经意间将其中的抽屉给拽了出来。抽屉掉在地上,一个褶皱枯黄的小本弹了出来。

    那是个纸质的小本,上边深黄色套着浅黄色全部都是转着圈的水渍,很明显是被水阴湿以后又风干的。整个小本上的纸张已经完全黏在了一起,别说上边的字迹,就连翻都翻不开。大黑牛俯身捡起来用手电照了照,最后盯着小本最后一面看了半天:“这上边写的什么玩意,小白脸你瞧瞧能看懂不。”

    说着话他从驾驶舱里走了出来,将小本递给了帅天师。我也探着脑袋过去观看,只见小本的最后一页模模糊糊的画着一些东西。上半部是几个圆圈周围有一群简笔画代替的小人,下半部分则是一个从大变小的漏斗,这两幅画的侧边都写着几句歪歪扭扭的文字。本来这些文字就非常怪异,再加上小本受潮发生褶皱,所以显的字体更加扭曲。

    帅天师眯着眼睛看了半天,随后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这难度也太高了,别说意思,就连这字是怎么写的都看不清楚。依本天师来看,这上边应该记载了一些什么事情。”

    大黑牛听罢一把将小本拿过去,翻着白眼骂道:“放的一连串废屁,老子也他妈知道这里边记着什么事情,不然你以为这是漫画书啊。”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始终在盯着那两幅图画观看,看那些圆圈的形状好像十分眼熟,仔细数了数刚好十三个,于是出声猜测道:“这几个圆圈很有可能代表着那十三枚蛇蛋,而周围站着的则是这艘船的船员,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在庆祝,庆祝自己发现了这么大的蛇蛋。”

    另一边的大龙点了点头:“小哥说的有道理,这上边果然有十三个圆圈,看来这艘船包括那条大蛇停在这里已经有些年份了,怪不得那些蛇蛋会全部石化变成石头蛋。”

    至于下边那个漏斗,我实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于是招呼着大黑牛先把小本收起来,抓紧时间赶路,其他的等出去以后再研究也不迟。

    随后四个人带着昏迷不醒的大风沿着右侧的通道快步前行,走了不九脚下就开始出现黄沙,接着通道的顶棚就开始逐渐出现一些破碎的孔洞,地面上那些黄沙正是从这些孔洞中流淌进来的。这也证明我们已经走到了这艘未知大船的外围,成功出去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随着越走越深,脚下的黄沙也越来越多,我们踩着黄沙越走越高,最后来到尽头黄沙已经延伸到了顶棚,顶棚有个一米左右宽度的缺口,一条细长的隧道倾斜向上延伸而去。隧道里传来一股骚臭的味道,这是那些大白兔所散发出来的。大黑牛将散弹枪上膛以后放在身前,首当其冲爬了进去,这样即便是跟里边的大白兔撞上,近距离一枪也能送它们上西天。

    到了狭窄的隧道里,我们无法再从左右架着大风前进,于是大龙用绳索系了个绳结套在大风的腋下,从前边拖着他前进,我则跟在后边适当的用力往前推。

    隧道是从黄沙之中挖掘出来的,并且周围的洞壁都十分坚硬,那些流动性极强的沙粒仿佛都被万能胶给粘了起来,非常坚固完全不会发生坍塌。

    因为要照顾着大风,一行人几乎是一厘米一厘米的往前挪动,速度慢的可以。我不知道自己在黄沙隧道里爬了多久爬了多远,只觉得迷迷糊糊累得几乎想要直接趴下睡一觉的时候,大黑牛的喊声突然在前边响了起来:“妈了个逼的,老子终于出来了,终于又尼玛见到太阳了!!!”

    五分钟后,前边的大风被大龙和大黑牛合力拉了出去,我紧随其后,爬出洞口一道刺眼的光芒从正面直射过来。同时身上的寒冷被迎面扑来的阵阵热风彻底驱散,我平躺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心中的憋闷感瞬间释放了出去。

    休息了片刻,我爬起来观察四周,发现几个人正处在一座沙丘的顶端。而右侧几百米远的地方有不少人影在来回攒动,正是等在上边的沐孜等人。他们并没有看见我们,一个个在深坑边缘来回踱步,不时还探着脑袋往里查看。

    身上寒冷的感觉被热浪冲散之后,难受也即将而来。因为我们身上都带着一层粘稠的尸油,被阳光一照热浪一吹,身上仅有的水分全部蒸发,剩下的尸油包裹在体表,捂的人皮肤呼呼出火。

    帅天师脱掉外衣,一边擦着身上残余的尸油一边不住的抱怨:“这东西好难缠,擦都擦不干净,本天师现在感觉好像被太上老君关进了炼丹炉里一样,身上火烧火燎的难受啊……”

    大黑牛轻哼一声:“你衣服上的尸油更多,越擦越厚。一点都他妈不知道动脑子,学着点!”说罢他脱掉衣服,捡起地上的沙子不停在身上摩擦。蹭了几下,身上反光的尸油果然所剩无几。

    我被那条大蛇拖着在尸油里走完了全程,身上粘带的尸油最多,于是也脱掉衣服学着他的样子用沙子擦拭身体。细细的沙粒在体表滚过,将大部分尸油都沾染了下去,擦拭片刻之后,身上灼烧油腻的感觉立时好了许多。我忍不住竖起了个大拇指,夸赞了几句大黑牛。

    大黑牛哈哈笑道:“其实尸油是个好东西,你们忘了鬼楼里的刘香了,正常这玩意抹在身上保养皮肤的效果的确比化妆品还要好。而且你们不用擦的太干净,在大沙漠这种温度干燥的地方,体表上带着点尸油,能很好的保护皮肤。你们就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别想着这是尸油,就把它当成化妆品,即防晒又保湿,多好。”

    身体虽然能用沙子来清理,可是衣服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放弃。我们把口袋里重要的物品都拿出来,接着把衣服就地扔掉,只穿着内裤向营地走去。

    走到近前,坐在一旁的白胡子老汉最先看到了我们,立刻拍手示意。其让他人闻声转头查看也是面露喜色,大火迅速跑过来从我们手里接过大风,沐孜来近前,从头到脚打量着我有没有受伤。随后看着我胸前那些被骸骨撞出来的淤青面露心疼,从背包里取出药水给我轻轻涂抹。

    何倩看着我们赤身裸体的模样微微有些诧异,凑到我身边试探着问道:“大哥,你们……到底干啥去了,那大坑底下有啥东西?怎么在地底下转了一圈,人没事,反倒把衣服给转没了……”

    我苦笑一声:“衣服不是没了,而是脏了,没办法再穿,让我们给直接扔了。至于大坑底下的东西,一会让大黑牛告诉你吧。”

    坐在地上,沐孜把备用衣服给我们找了出来,我们拿着纸巾一边清理着耳朵和鼻孔里的尸油,一边把在大坑底下遇到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何倩和罗军两个人听完了脸色都吓的煞白,对于他们来说,都完全想象不出脑袋堪比橄榄球,体长十几米的大蛇到底是何种模样。

    黄教授从大黑牛手中接过那个小本,本来想尝试着将其翻开,不过忙活了半天还是以失败告终,只好盯着最后一页那两幅画仔细观摩。片刻,指着下边那幅画轻声说道:“这个好像不是漏斗,而是一个龙卷风,底下还有阵阵波浪,像是在海面上。如果黄沙底下埋着的真是一艘大船的话,那它很有可能是被龙卷风吹到这里的!”

    用正常的逻辑来分析,一艘巨大的铁船被风吹起来看似非常离谱,不过大自然的力量是未知的。真真正正的巨型龙卷风,别说是一艘巨大的铁船,就是一整栋楼房也能给吸到天上去!

    接着黄教授拿出放大镜和一包棉签,在棉签上沾了些清水轻轻擦拭小本上图画侧边的奇怪文字。

    随着重新被水阴湿,褶皱的字体慢慢被抚平,那些文字终于变得清晰起来。何倩和罗军也在一旁帮忙,拿着一台掌上电脑不停的查阅,最后好像还真的找到了这种文字。逐一翻译完之后,黄教授叹了口气:“怪不得这种文字看起来这么奇怪,其中还夹杂许多似字非字的图形,这是海盗文,那艘船应该也是一艘海盗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