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老羊驼说话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3387字

    从时间上来推断,大风很有可能在黑沙暴开始不久就被黄沙掩埋了,现在四十多分钟过去,恐怕深度也到了常人无法承受的极限,再加上他受伤的肋骨,当下的情况不得不让人隐隐有些担心。

    大龙和大火两个人都顾不上说话,一左一右同时往下挖掘。五分钟后,沙坑的深度达到了一米,一只防风衣的袖子终于漏了出来。我和大黑牛也过去帮忙,清理掉周边的黄沙合力将里边的大风给抬了出来。大风的口鼻里并没有多少沙子,只是呼吸变的有些微弱,黄教授见状立刻把医疗包里配备的简易呼吸器拿过来给他戴上。

    吸了一会氧气,大风惨白的面色开始变的红润,呼吸也逐渐恢复了正常。并且在大龙取下呼吸器的时候,竟然还咳嗽了一下,这是清醒过来的前兆,几个人心中都是一喜。

    正当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大风身上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大家转头一看,原来是帅天师清理着自己耳朵眼里的沙子也想要走过来看看,没成想凑到近前脚下一滑直接摔到了大风之前被埋的那个沙坑里。

    沙坑的深度只有一米左右,所以我们并不担心,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哄堂大笑,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帅天师也有些尴尬,挣扎着从沙坑里坐起来,正想往外爬却满面诧异的‘嗯?’了一声:“这沙子下边怎么好像还有东西,搁死本天师了……”说着他将屁股底下的东西拿到面前,顿时忍不住惊的爆了句粗口:“卧槽,这什么玩意……你们谁把手给丢了……!”

    只见他从身下摸出来的那个东西,竟然是一截连带着手掌的胳膊。那半截胳膊从肘部的位置断裂开来,外边还穿着衣袖并且带着手套。

    几人一看也都被吓了一跳,旁边的罗军更是‘啊’的尖叫一声远远躲开不敢去看,所有人都开始低头检查看看自己的胳膊是否健全。当然我们都没有事情,否则也不会傻到丢了半只胳膊都发现不了的地步。愣了几秒,大龙脸色骤变,轻声叫到:“不好,大风!”说罢立刻掀开大风的衣服左右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两只胳膊和手掌都在这才沉沉的松了口气。

    不是我们的,不是大风,在这茫茫大漠里,黑沙暴过后无缘无故的出现了半只断臂,那又会是谁的?

    “有胳膊就肯定有主人,不然它总不可能自己从沙子里长出来。”说着大黑牛摸出自己的工兵铲跳进沙坑之中,左左右右挖了一圈想要找到那胳膊主人剩余的部分,可是一直往下挖掘了半米,周围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剩下连点碎片杂质都没有。这半截断臂就好像真的是从沙子里长出来的一样。

    黄教授将断臂上的袖子和手套摘下去,只见裸露出来的是一截皮包着骨头的枯手,看模样明显已经有些年月了。他哀伤的叹了口气,把手套重新带回到枯手上:“估计也是某个科考队的队员,因为某些事情死在了沙漠里,这截断臂是被刚刚的黑沙暴带过来的,他的尸体应该在其他地方。他们是为科学研究做出的牺牲,都是值得尊敬的人。”

    帅天师还有些惊魂未定,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喝了一口:“为科学做出牺牲的确值得尊敬,可是他为什么把自己的手给砍下来了,难道是在沙漠里没有食物,太饿了所以想自己吃自己?”

    “在沙漠里几乎没有饿死的人,因为不等他们饿死就已经被渴死了,所以根本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情况。”说着黄教授指了指断臂手腕的部位:“你看这里,有一块两厘米左右的伤口,他很有可能是被什么有毒的动物或者昆虫给咬了,为了防止毒性扩散到全身,所以不得不砍掉了自己的手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活命,只好如此。”

    在黑风暴来临之前,原本我们停在一片高地之上,可是现在周围的大地被黄沙洗刷过一遍之后,几个人反而停在了一处坑洼地带。这就是黄教授为什么招呼大家去高地的原因,如果还躲在洼地或者那顶帐篷里,恐怕现在早都已经全军覆没了。

    说起那顶加厚的帐篷和无故出现在旁边通往大船的那个沙坑,二者可能有着一些微妙的联系。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在青枣树旁边深深的砸了十三根钢钉,导致沙层流动某些地方发生松懈,再加上青枣树的重量沙地这才开始塌陷露出了如此硕大的一个沙坑。现在猛烈的黑沙暴席卷而过,将一切又都重新埋在了黄沙之下,我们的帐篷包括那个沙坑已经全部消失不见彻底没了踪影。

    大龙还想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把帐篷重新给挖出来,拎着铲子跑到旁边一座地势较高的沙丘上放眼一看,一抹震惊的神色顿时挂在了脸上:“我尼玛!……这……这怎么还多出来一座大山!?”

    我们闻声也走了过去,爬上沙丘抬头一瞧,果然看到远处几公里的开外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座黑色大山!那座大山上没有任何植被,由很多巨大的黑色石块所组成,并且范围较广地势低洼,山尖最高的地方比地平线也高不了多少。远远看上去如同一只刚刚从地下跳出来的黑色猛兽一样,充满着无尽的神秘。

    大黑牛微微皱眉,咧开大嘴哼声说道:“这什么情况,是黑沙暴把咱们吹到大山旁边来了,还是大山被黑风暴给吹到咱们旁边来了?”

    黄教授拿出望远镜仔细看了看,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微微的喜色:“那些黑色的山石上好像刻着什么东西,没准是某个古老民族的遗址,曾经被黄沙深埋于地下,现在上面的沙子被大风卷积带走,这座大山也重现于世。如果推测都是真的,那这个发现将是考古学历史上一个伟大的发现!真是让人激动!”

    帅天师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这个黄云霆到底是教授还是考古局的,发现个遗址就跟捡到宝贝了一样,这股子兴奋劲可有点疯狂了……”

    我哈哈一笑:“他是理工大学地理学的教授,从专业上来说跟考古学差的也不算太远。出来考察,为的不就是能发现点什么别人没发现的东西么,教授一般都是这个样子。再说了,当初你见到那魍瞳吊坠的时候,不也是也是这幅模样,兴奋的跟疯了一样……”

    说起魍瞳吊坠,帅天师一脸嬉皮的往近凑了凑:“小哥,那魍瞳吊坠大黑牛是不是给你了,反正你脖子上有东西,也没有多余的地方戴,不如把它还给我吧。”

    帅天师说的没错,我脖子上还带着当初离开苗村时蛊婆婆给的吊坠,身上揣着这枚价值一百多万的魍瞳也没处可放,于是从口袋里摸出来扔了过去。

    期盼已久的魍瞳吊坠终于回到了自己手上,正如我说的,帅天师脸上喜悦的表情并不比黄教授差,捧着魍瞳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最后小心翼翼的挂在自己脖子上一脸满足。

    大龙拿出卫星电话勘测了一下几人当前所在的位置,接着抬头盯着前方那座黑色的大山也陷入沉思之中:“卫星地图上显示,发现张古军教授照相机的地方就在前边,从距离上来看,好像就是那座大山。可是当初搜救队前来搜救的时候,根本没遇到过什么黑色的大山,这里应该是一片沙地才对。”

    何倩在旁边插嘴道:“这就说明教授分析的没错,从这座大山的海拔高度上就能看得出来,它以前是被黄沙深埋在地下的。刚刚的黑沙暴把大量黄沙卷上半空扔到别的地方,这座大山自然就露出来了。不过因为它的地势太低,相当于处在一个巨大的沙坑之中。随着沙子逐渐流动和各种大大小小的风沙,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重新掩埋。教授,我说的对不对?”

    黄教授微微点头:“所以我们得快一些,大龙兄弟,你们想要寻找的东西或许也在那座山里。咱们要赶在下一次大风沙之前考察完出来,否则再想有这种大自然制造的天然机会,恐怕很难再遇到了。”

    之前我们推测出来的结果就是那座沙之国可能就在发现张古军教授照相机的黄沙底下,现在黑沙暴阴差阳错的将这片区域的黄沙卷积到了别地,所展露出来的这座黑色大山刚好是我所分析出来的位置。黄教授说的没错,这种大自然制造的机会非常难得,如果不好好珍惜,下一次恐怕就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于是一行人不再浪费时间,趁着黑沙暴过后天气晴朗,立刻收拾好东西赶着骆驼队向那座黑色的大山进发。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大山近前,这座山的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是其中的黑色石块却大的惊人。其中有的单块石头甚至宽有七八米,高有十几米。山中的石块普遍呈长方形,并排摆放在一起井然有序,看上去不像是自然形成,倒更像是人为搭建而成。不过如此庞大的山脉,倘若真的是由人工搭建而成,那所需要的工作量简直堪比埃及金字塔,让人根本无法想象。

    行至近前,一块巨大的扇形石头伫立在山脚,上边雕刻着一尊巨大的黑色莲花,下边有个五米多宽的开口,一条狭窄小路从石块底部蜿蜒通向山内。

    见到那个巨大的黑色莲花图案,白胡子老汉突然停了下来,呆呆的愣了几秒接着一脸惶恐的拉着白骆驼调转方向就要往回走。

    大龙见状连忙从骆驼上跳下去将他拦住:“老羊驼,你怎么回事,我们要进去,不是回去。”

    白胡子老汉却连连摆了摆手,连解释都顾不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慌慌张张的想要往外走。大龙自然也是在旁边拦着,连比划带说的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几分钟后,白胡子老汉似乎是被逼的急了,竟然张开嘴巴大吼了一声:“格桑塔!这里有格桑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