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大黑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4本章字数:3179字

    听到那阵喊声,我们都吃了一惊,因为这是大家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听到白胡子老汉的声音。

    大黑牛从骆驼上跳下去,歪着脑袋问道:“呦呵,你个老奸巨猾的白哑巴,隐藏的挺深啊,不吼一嗓子老子还真以为你是个哑巴呢。既然会说话,又懂汉语,就别费劲巴拉的用手比划了,赶紧说说怎么个情况!”

    白胡子老汉脸上挂着一层豆大的汗珠,几乎是在一瞬间冒出来的,看样子是真着急了。他顾不上去理会大黑牛,认为大龙是我们的领队,于是晃动着两只胳膊不停的叫到:“格桑塔,这里真的有格桑塔,要死!要死要死!”

    我们之中只有黄教授略微懂一些新疆语,却也只是皮毛,剩下的人完全一窍不通,甚至连皮毛都不懂。现在听着白胡子老汉不停叫嚷,能感觉到他那种焦急的心情,却怎么也不清楚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口中的‘格桑塔’又是什么东西。

    大龙一遍又一遍的开口商量:“老羊驼,我们的装备很精良,这些人个个都身怀绝技。那些个火器的威力前几天你不是也见过了么,你不用害怕,只要指挥着骆驼带我们进去就成,不会有危险的。”说着还拍了拍手中的散弹枪,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白胡子老汉却好像听不明白一样,双手和脑袋一块摇摆,同时牵着带头的白骆驼就要调转方向往回走。

    以大龙的性格,能跟他解释这么多已经算是很有耐心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听,他也来了脾气,一把揪住白胡子老汉的衣领怒声喝道:“我尼玛!我就奇了怪了,你们新疆人都他妈是什么毛病,上次那个面包车司机也是,说好的事情到地方就变卦!都说女人变脸比变天还快,你们他妈变脸比女人还快!这骆驼我已经出钱买了,让你过来也是付了酬金的,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白胡子老汉虽然汉语说的不是很好,不过却能完全听懂,看着大龙一脸坚决的态度,脸上顿时露出一番苦相,略带哀求的摇晃着脑袋:“去不得,真的去不得,格桑塔就在里面!它就在里面!……”

    几句话急的白胡子老汉几乎快要哭了出来,好说歹说就是不肯进去,最后甚至连酬金都可以不要。

    见到他这幅‘死都不从’的模样,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因为几天走下来白胡子老汉虽然始终一声不吭,但是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不该做的理由。就像是之前招惹兔群的事情,他知道踩死小黄兔会引来成群的大白兔,所以想要阻拦何倩,只是最后没有来得及而已。

    现在我们要进入这座黑色大山之中去探寻沙之国的踪迹,他不顾一切拼死阻拦,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格桑塔’是什么东西,但是依稀能感觉到其中隐藏的危险。或许白胡子老汉这种拼死的阻拦不止是为他自己,同时也是为了我们。

    软的硬的都用了,大龙也没了办法,毕竟不能真的对白胡子老汉动武,我们还要依靠着他和骆驼队离开沙漠。

    无奈之下,几个人只好聚集在一起重新商量下一步计划。

    黄教授是除了白胡子老汉之外沙漠生存经验最为丰富的一个,所以他的意见能起到决定性作用。沉思片刻,他轻声说道:“沙之国没准就在里面,这座山咱们一定要进,不过也不要太为难老羊驼。既然他这么坚决,就一定有他坚决的理由。虽然给了他的酬金,可是咱们没有让他为此卖命的权利。”

    说着话,旁边的罗军盯着手机屏幕插嘴道:“教授,我查到了,在新疆语里根本就没有‘格桑塔’这么一句话。不过藏语里却有一句发音类似,叫做‘格桑玛’,翻译过来大概意思是‘变成怪物的蛇’。”

    “变成怪物的蛇?”大黑牛嘴巴一歪:“那是什么玩意,蛇变成了怪物那不还是蛇么,难不成这白哑巴是说山里边有之前咱们遇到的那种巨型水蟒?”

    大龙摇了摇头:“那条水蟒之所以能在地底下存活这么多年,几乎全靠了船舱里那一滩死人化成的尸油和多年来不断尝试着去偷蛋的兔群。这座山里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并且刚刚从黄沙中展露出来,就算它是一条成了精的蟒蛇也不可能存活在其中。再说老羊驼是新疆人,说的应该不是藏语,所以咱们不应该按照藏语的意思来理解。”

    我心里也觉着好奇,于是走到白胡子老汉身边,从上摸出一块没吃的牛肉干递了过去:“老大爷,我知道你能听懂汉语,我们不让你跟着一块进去,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格桑塔’翻译成汉语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者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能是感觉我性情温和比较好说话,再加上又‘贿赂’了一块牛肉干,白胡子老汉沉默了几秒将牛肉干接过去塞进怀里,把脑袋凑到我面前抬手指了指面前这座大山:“听我的,那里去不得!里面有格桑塔,吃人的格桑塔,去了,就出不来了!”

    我沉了口气,又摸出一块牛肉干递过去,然后一字一顿的重新问道:“我明白,山里很危险,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格桑塔到底是什么?”

    这一次,他好像听明白了我的疑问,想要解释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顿了一顿,接着起身走到那匹白骆驼旁边,从侧边的布袋里摸出了一颗之前采摘的甘露草,重新插在沙地里,抬手指了指天上。

    大黑牛在旁边看着眉头一紧:“小哥就别听他瞎bb了,能说明白早就说明白了,继续问还不够浪费那两块牛肉干的。赶紧过来商量商量,再耽误下去可就得明天才能进山了。”

    我叹了口气,让白胡子老汉先吃一块牛肉干好好休息休息,接着走回到大家身边。黄教授看着面前黑色大山继续说道:“从横向宽度来预测,这座山的面积并不是很大,咱们进去转一圈最多四个小时就能出来。既然老羊驼不愿意进山,咱们带着昏迷的大龙又行动不便,那刚好可以让他留在外边等着咱们,同时照顾着大龙。如此一举两得,岂不是更好。”

    大龙听罢立刻竖起了个大拇指:“教授不愧是教授,考虑的就是比我们这些粗人要周全,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办了,我去跟他说。”说着起身走到白胡子老汉旁边,连比划带说的把我们的计划讲了一遍,白胡子老汉连连点头,总之只要不让他进去,其他的干什么都行。

    现在已经时至中午,距离黑天大概还有七到八个小时,按照黄教授的分析,我们进去勘测一圈应该完全可以在夜幕降临之前赶回来。

    于是大家轻装上阵,把部分用不着的沉重装备都留下来,带着必备物品准备进山。大龙和大火挖了个避风的沙坑,在里边铺上充气式睡袋把大风放了进去,并且再三叮嘱白胡子老汉要照顾他,不得出现半点差错。

    但是就在我们准备好一切即将出发的时候,新的问题再次出现。

    骆驼队想要前进,就必须有白骆驼领头,而那匹白骆驼不知道是已经通了人性,还是跟白胡子老汉一样害怕山里的‘格桑塔’,说什么都不肯进山。如此一来,整个骆驼队就全都停滞不前。我们想要进山,只能徒步前行。

    考虑到时间还早,再加上山中崎岖不平的道路。骆驼在沙漠里虽然无人能比,可是在这种石头堆成的大山中速度没准还不及我们。于是大伙只好放弃骆驼,两两一排从山前那个巨大扇形石块底下的缝隙里走了进去。

    彻底进入山内,正如大龙之前所说,里边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半点植被的踪迹都看不到,放眼望去甚至比沙漠还要荒凉。

    整座大山都是由一种通体漆黑的巨大石块堆砌而成,并且每个石块上都雕刻着歪歪扭扭的奇怪纹路,有的只刻了一个很大的符号,有的则密密麻麻雕刻了许多小字。开始黄教授还想研究一下这些文字的意思,可是连想带翻的查阅了许多资料,竟然没有任何跟这些文字有关的线索,以至于后来他都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文字。

    何倩和罗军紧紧跟在黄教授身后,手中相机咔咔响个不停,几乎将每块石头上的符号都给拍了下来。

    帅天师则拿出一张黄符悄悄攥在自己手里,盯着周围黑色石块不停呢喃:“黑石之本,晦气之源,这座山始终笼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黑气,是不详的象征。这些石块上还有许多影子隐隐摇晃,那都是活人死后留下的魂灵,看来曾经有很多人死在这里。这么多的人,本天师就连超度都超度不过来……”

    大黑牛听罢轻哼一声:“小白脸,我发现了,在你们道家是不是只要黑色的东西就全都是带着晦气的?按照这种理论,妈的老子的老祖宗非洲那边的人个个印堂发黑,就都有不祥之兆呗?”

    帅天师微微摇头:“黑色和黑气不一样,黑色属漆黑,黑气则是昏黑。二者在本质和颜色上都有着十分微妙的差别,罢了罢了,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浪费口水。”

    正说着,并排走在最前边的黄教授和大龙突然停了下来,两人相互对视一眼接着沉了口气:“前边……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