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直冲天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293字

    “祭刑?”沐孜轻声问道:“什么叫做祭刑,是砍头吗?”

    罗军微微摇头:“不是砍头,是某种以祭祀形式来进行的刑罚,具体的名字我们也不太清楚,祭刑只是教授按照自己的理解猜测出来的。巨石上的这些文字有些是可以破译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沙冥文。”

    沙冥文就是传说中沙之国的文字,既然我们发现了这些,那就证明沙之国的确存在,我心头不由得一喜:“这么说关于沙之国的传说都是真的,世界上曾经的确存在着这样一个国家,而这里就是他们的遗址?”

    说起这个,正在埋头做笔记的黄教授抬起脑袋,微微沉了口气:“沙之国本身就是一个生存在沙漠中的国度,他们并不是传说,而是真正存在的。只是因为后期国土划分斩断了他们的后路,剥夺了他们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利,迫不得已他们才选择解散。不过这里并不是沙之国,真正的沙之国中包含着许多远古文明,那也正是我想要研究的!”

    沐孜还想着壁画上的故事,于是看着身后的壁画继续追问道:“绑在柱子上的那个人就是二王子吗?那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又是谁?”

    罗军应声讲道:“壁画接下来的内容是二王子被带进了祭坛,有人用刀割破他的手腕,接着由巫师用圣物来召唤天上的神灵,希望能用对二王子的刑罚来得到神灵的原谅。这是祭刑的行刑步骤,再往后的这块石头上写满了沙冥文,教授正在翻译,看看能不能知道后续的事情。”

    说着话,黄教授将手中的小本递回给了罗军,看着旁边摆动相机的何倩出口教训道:“小何你平时多上点心,别只顾着拍照。看看人家小军笔记记得多清楚,看过的东西还能再重新讲一遍。对了,临走之前我是不是留了一篇有关沙之国的论文作业吗,小军已经交给我了,你的呢?”

    “昂……那个……论文啊……我写了,在宿舍呢,等回去以后再交给您哈……”何倩的表情有些尴尬,咧嘴笑了笑连忙转移话题:“教授,这块石头上写的都是些什么,您都翻译过来了吗?”

    黄教授叹了口气:“我们了解到的知识还是太少,我只翻译出了很小一部分文字,虽然还不太明白其中的含义,不过初步可以断定,这些应该是祭祀祈祷时候所要呢喃的说辞,念完了这些,祭祀仪式将正式开始。”说着他继续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下一块石板抬手指了指上边的壁画:“仪式开始了,也预示着二王子走向了死亡。”

    大家都顺着他的手指抬头往上看去,只见壁画上先前跪拜在地上手握黑色莲花的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整块地方只剩下二王子一个人,在他身边还画了一些波浪的纹路,似乎是代表着从他手腕上流淌下来的鲜血。

    虽然只是简笔的壁画,却还是看的我们心情紧张,明知道二王子最后一定会死,可心里还是希望接下来能出现什么变故来改变剧情。

    继续往前走去,石块上的壁画在一点点的发生变化,随着二王子手腕上的鲜血越流越多,他身后的那根柱子竟然开始弯曲起来,接着地面上出现道道裂痕,一株巨大的植物冲天而起。直到此刻我们才看出来,原来绑在二王子身后的根本不是什么柱子,而是这株巨大植物的末端。

    不知道是不是那巫师的祈祷出现了作用,神灵真的出现,那株原本细小的植物竟然摇身一变化作了一颗巨型大树,同时有无数条蟒蛇一般的枝干摇晃着将二皇子包裹起来,迅速裹成蚕蛹模样后如同果实一般挂在了半空。

    画面到了这里算是完成了祭祀,接下来的石块上是一副全景图画,从上俯瞰下去,一个巨大的螺旋图案中间有个圆圈,那株巨大的植物就在圆圈里疯狂的摆动,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包裹着二王子的那个大号‘蚕蛹’。

    望着这幅画面,我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总觉的这个螺旋图案看上去有些眼熟,仿佛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正想开口问问其他人,大龙的声音突然在远处响起:“测试结果出来了,这种草的汁液和普通小草没什么不同,完全无毒可以食用。”

    另一边的大黑牛已经断断续续的又往下挖了半米左右的深度,青草露出了更为庞大的枝干,听闻大龙说测试结果是无毒,大黑牛立刻舞动工兵铲用力劈了上去,想要削下一块先放在嘴里解解渴。无奈这种青草的枝干内部含有不少血管一样的青丝组织,纵横交错的连接在一起十分结实。眼睁睁的看着草块就是砍不下来,有一种藕断丝连的感觉。

    望着地面深坑之内这个越变越大的青草,再转头看了看墙上那个螺旋形状的壁画,一个可怕的猜测突然在我的脑袋中油然而生。沐孜也轻轻推了推我的胳膊,低声问道:“小离,你看这个螺旋图案像不像这座大山,这个圆圈像不像这个山尖,那株植物……”

    如此一说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判断,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样全身惊的酥麻,连忙冲过去高声吼道:“大黑牛,别弄了,赶紧过来!”

    大黑牛正蹲在深坑里跟那块即将被切下来的草块较劲,用工兵铲砍了半天都没能将那些青丝给割断,气得他抓住草块使劲一拽,想要用蛮力将其拽断。却没想到发力之余草块没有被拽下来,锋利如刀的青丝反而把他的手掌割出了三道伤口,鲜血立时就涌了出来,顺着手中的草块流淌到青草之上。

    那株青草就好像能吸血一样,大黑牛的手掌被割破之后,鲜血顺着道道青丝一滴不漏的流淌在青草之上。与此同时,地面微微晃动了一下,大家都一脸茫然的呆站在了原地不敢再动弹。

    我跑到近前,拉住大黑牛的胳膊一边远离那株青草一边吼道:“这里就是祭刑的祭坛,这颗青草就是那株巨大的植物,二王子就是在这里被处死的!”

    大黑牛没看过壁画上的内容,所以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瞪着眼睛一脸纳闷:“小哥你什么情况,什么王子什么祭坛?什么玩意?哎哎……老子的草啊……”

    听到我的喊声,黄教授也猛然反应过来,立刻指挥着大家大吼一声:“我明白了,所有人赶快离开这里!快点!”

    话音刚落,周围的黄沙如同喷泉一样开始从四处往上喷涌着一股股气体,同时原本安静的地面也开始涌动起来,所有沙子都以那株植物为中心开始呈漩涡式的翻滚。大黑牛见状惊的连工兵铲都掉在了地上,黝黑的脸上一双牛眼珠子瞪的溜圆:“你麻痹啊,又来!别告诉老子这大山底下也他妈有一座沉船!!!……”

    黄沙流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是却大大阻碍了我们的行动能力,所有人还没等爬起来就脚下一滑纷纷摔倒在地上,被黄沙带着开始围绕那株植物转圈。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无奈四周到处都是松软的沙子,根本没有着力点。别说是站起来,就连抬抬脑袋都十分费劲。

    一切只发生在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黄沙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彻底变成了翻滚,我们被夹在其中绕的晕头转向,稀里糊涂的就被卷到那株植物近前,随着大量黄沙一同陷了进去!

    被铺天盖地的黄沙所掩埋,我仍然被动着在不停的翻滚,无数细小的沙粒不断在身上摩擦,那感觉就好像有一双大手将我包裹在沙子中正在不停的用力揉搓!

    彻底陷进沙层里没过几秒钟,我的耳朵鼻孔和嘴巴里就钻进去了大量沙粒,没办法我只好放弃身体上的挣扎,把所有力气都用来闭嘴和屏住呼吸。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大约只有不到半分钟时间,我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量,仿佛是整个沙层都从高处摔落在了地上,接着周围的黄沙四散而开,身上的压力瞬间消散,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平躺在地上,我的下半个身子都被埋在黄沙之中后背钻心的疼痛,同时有一些沙子顺着口腔和鼻腔钻进了气管和喉咙,呛得我一阵咳嗽,不断的干呕着往外吐着唾沫。

    喘了口气,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往一边吐了吐嘴里残余的沙子,随后抬头扫视四周寻找其他人的影子。

    跟我之前预想的一样,山顶上那圈被石块所包裹的小型广场地面全部塌陷,我们被黄沙卷积着往下坠落了十几米的高度,似乎是掉进了山腹之中。这些黄沙害的我们无法逃跑,却又救了我们一命,松松散散的包裹在四周使得我从十多米的高度摔落下来都毫发无伤。

    其他人跟我一样全部分散开来躺在四周的沙子里,携带的背包水壶手电以及枪支匕首都被汹涌的沙浪所冲散,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四周。

    我清理了一下脸上的沙子揉了揉眼睛,正想看看那株植物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地面如此坍塌了十多米,它是不是真的如同壁画里所描绘一样变的直冲天际。但是刚刚抬起脑袋,就看到两个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如同两条巨蟒缠绕住我的脖子,瞬间就将我拎到了半空。

    刚刚咳嗽了一通,我的呼吸还没完完全调整过来,现在脖子突然被紧紧的勒住,立时让我有些乱了气息,下意识张大了嘴巴摆动四肢,一边挣扎一边睁眼看去。在昏暗的光线下,只见在大家面前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大如天柱的影子直直的立在那里,周围有无数细小的分支正在来回扭曲摆动。那种悚人的阵势,堪比群魔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