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同归于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076字

    被不知道多少条粗长的藤蔓包裹在内部,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摸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就像一个被绑在柱子上接受刑罚的人一样,明知道现在的处境却什么都做不了。此刻我才明白过来沙之国为什么要把这个过程划分为最残酷的刑罚,我现在就跟当年的二王子一样,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此刻正在一点一点的在我们身上上演。

    藤蔓包裹的很紧,并且层层叠叠不留任何缝隙,而那些乳白色的液体除了具有腐蚀性之外还能迅速消耗空气中的氧气。几分钟过去,那种灼热感没把我怎么样,狭窄的环境却让我有些缺氧。站在里边明显能感觉到呼吸困难,同时另一股刺鼻的气体不断涌入体内,刺激的喉咙一阵阵发干,整个人就好像脱水了一样,一种燥热感从里到外扩散开来。

    我大口喘着粗气,本能的想要开口呼救,但嗓子干燥的程度竟然导致我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这颗巨树的行为有些类似平时常见的食虫草,因为植物没有内脏没有嘴巴也没有牙齿,所以它们只能想办法把猎物困起来,然后分泌酸液将其消化。最后把消化成的汁液吸食干净,完完整整的汲取猎物体内的所有营养。

    弥留之际,我的心里仍然在纳闷,想不明白如此庞大的一颗巨树,到底是怎样在这茫茫大漠中存活了百年的。按理来说,只要是植物都需要进行光合作用,都需要水源的不断滋润和营养的供给。在这片沙漠之中,没有一滴水源,空气异常燥热,甚至连仙人掌沙棘树这种沙漠之花都无法生存,那这颗大树到底是怎么活下来,并且枝叶翠绿还生长的如此旺盛,它的养分到底来源何处?

    随着思想越发变的朦胧,我知道自己可能没有机会再解开心中的疑问了,也没有机会去完成蛊婆婆的任务,去查出那盏关系到家族三代的冥灯背后的秘密……

    就在我彻底放弃挣扎的时候,包裹在四周的藤蔓突然轻微摇晃了一下,接着我能明显感觉到缠绕在外层的藤蔓少了一些。

    与此同时,因为那种乳白色液体贴附在我的皮肤上太久,灼热感慢慢增加,已经从温热变成了滚烫。我疼的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终于忍耐不住再一次挣扎起来。

    每个人在求生的时候都会触发自己的极限,为了生存而拼尽全力,我也毫不例外,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最后终于解放了自己的两只胳膊。

    此刻巨型蚕蛹内部的氧气极度稀缺,我不奢望能赶快逃出去,现在脑海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呼吸到外边的新鲜空气。

    此刻我身上没有什么锐利的工具,只能将腰上的刀鞘拿下来,使出仅剩的最后一丝力量击打着面前两根藤蔓之间的缝隙。

    这种藤蔓虽然体积庞大数量众多,但并没有树干那么坚硬,说到底还是属于植物。击打了片刻,藤蔓破碎,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出现在我的面前。感受到一丝凉爽的气息迎面扑来,我贪婪的大口呼吸,因为过度缺氧而变的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稍微清醒了一些,体内的燥热感也缓和了许多。

    重新恢复过来,我想要把缠绕在身上的藤蔓也用力掰开,无奈当下这个姿势完全使不上力气,在加之藤蔓上布满了那种湿滑的粘稠液体,我咬着牙忙活了半天始终都是徒劳。

    正在这时,外边突然变的明亮起来,我透过面前的孔洞探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巨型蚕蛹上也出现了孔洞,一发照明弹从里边打了出来。

    几个人里,只有大龙随身携带着照明弹,所以毫无疑问,被束缚在那里的一定是他。不过因为照明弹是从巨型蚕蛹内部打向外面,所以爆炸点距离巨树有一定的距离,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抨击到其他藤蔓。

    与此同时,另一声怒骂响了起来:“你妈了个逼的,老子要是死了,你他妈也别想活!”紧接着就看到我左上方的巨型蚕蛹突然炸开了一个大洞,大黑牛端着散弹枪的身影出现在里边。

    他同样被一根藤蔓束缚在其中,看样子也是刚刚挣脱出来,一枪轰碎了周围藤蔓之后立刻纵身跳了下去,冲到自己的背包近前一手拔出了插在侧边的工兵铲,一手将一个褐色的袋子拽了出来。

    那袋子我见过,是大龙购置的那些炸药中的一部分,当初他给会用的几个人都分了一些,大黑牛颇为喜欢这些玩意,袋子里装了至少得有三包。

    正因为大黑牛从巨型蚕蛹里逃了出来,所以有一些原本缠绕在我们周围的藤蔓全都纷纷过去支援,想要将他重新缠绕起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藤蔓,大黑牛也红了眼睛,脸上丝毫没有惧色,就好像一个浴血沙场的战士一样。手中握着的工兵铲就好像自己有了生命一样,那些藤蔓伸到近前立刻被砍成了几截。这次的工兵铲是大龙特意给大黑牛弄来的德国货,精钢打造工艺正宗,是一把真正意义上的极品工兵铲。

    大黑牛虽然枪法如神,持刀格斗的身手也不错,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一把工兵铲握在手中好用。我趴在巨型蚕蛹里,借着远处照明弹的光晕都看的呆了,完全没想到一把普普通通的小铲子竟然能舞的如此有神,如此厉害!

    混乱之中,大黑牛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舞动工兵铲一路劈砍冲到了那颗巨型大树的底下。那颗大树似乎也感到了危机,将更多藤蔓一样的枝干纷纷伸了过去,趁着大黑牛不备缠绕住工兵铲直接给抢了过去。

    没有了工兵铲,大黑牛的攻击能力大大下降,不过他丝毫没有想要退缩的意思。奋力冲到巨树近前,挥起拳头对准巨树上的一个位置拼了命的猛砸。虽然名字叫的是‘巨树’,但其实这株植物根本就不是树,而是一种巨大的青草类植物。它的主干并不是木头,而是清脆柔软的植物纤维。

    大黑牛十几拳打在同一个地方,巨树主干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绿色的汁液迸溅的到处都是。与此同时,十几条藤蔓蜂拥而至,缠绕住大黑牛的腰部用力拖拽,想要把他重新吊上半空。大黑牛身上青筋暴起,转头几口下去将那根藤蔓硬生生给彻底咬断,接着将手中的一袋子炸药用力塞进了巨树主干那个绿色的窟窿里边:“妈了个逼的,要死他妈大家一块死!”

    骂声过后,他掀开炸药上的保险扣拽断了引线,体力也终于挣扎到了极限,被四五根藤蔓缠绕着吊上半空,重新包裹成了个严严实实的巨型蚕蛹。

    大龙弄到的这种炸药并不是普通的引线炸药,而是更为方便的引燃炸药。所谓引燃炸药,就是在内部的引线里放了一些硝酸甘油,类似以前最古老的那种手榴弹。安置好之后用力扯下外边的细绳,滑动之余内部的硝酸甘油会像火柴一样摩擦燃烧,从而引燃其中的引线来引爆炸药。

    这种炸药的好处就是引爆方便,不需要再用外来的明火去点燃,弊端是引爆的时间固定,无法缩短也无法延长。所以使用的时候一定要计算好撤离的路线和速度,否则走的慢了自己也容易受到波及。

    大黑牛在被吊上半空的最后一刻用力扯下了炸药包上的细绳,我眯起眼睛细细看去,心里顿时吃了一惊。只见巨树枝干底下那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里,有阵阵白烟涌了出来,四周顿时沉寂了下来。

    有白烟就证明炸药内部的引线已经引燃,几秒钟后,我们即将迎来一场具有毁灭性的巨大的爆炸。

    我没亲身经历过爆炸,更不知道大龙准备的这种炸药威力如何,更重要的是,那种褐色的袋子里同时包含着三根炸药,威力自然也是三份。我用力咽了口唾沫,把探出去的脑袋缩了回来,闭上眼睛等待接收爆炸的冲击。

    等待了十多秒的时间,没有爆炸,没有冲击,周围的一切仍然还是那么寂静。我心里不仅有些纳闷,正想重新探出脑袋去看看,就听到外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同时一股灼热的气浪自巨型蚕蛹上的这个孔洞里扑面而来。我只觉得自己好像碰了高压电一样,整个人从头到脚又酥又麻,脑袋里也是一片昏沉空白。

    虽然有藤蔓挡在四周,可是那种巨大的爆炸声还是震的我耳膜生疼,脑袋里嗡嗡作响。

    爆炸产生的热浪几乎把藤蔓彻底烤熟,原本结实有力的枝干瞬间软的如同一滩稀泥,我在半空停顿了一下,接着直直的掉了下去。几秒种后,竟然扑通一声掉进了一片清凉的水域之中。

    自从进入了古河沙漠,我都忘记了洗澡是什么感觉,再加上体表残余着的油腻尸油和外边酷热的温度,更是让人百般难受。现在突然坠落到水中,感受着那种清凉,我觉得人生最美妙的时刻莫过于此。先前的头晕耳鸣,酷热干燥,胸闷气短全都被清水一扫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