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沙漠皇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301字

    山腹之中十分幽静,我们身后的那一滩水坑应该是个地下泉眼,而那株巨型大树就生长在其中汲取泉水的营养。现在虽然浸泡在水中的树根还是完好无损的,不过即便它没有彻底死掉,短时间内也再成不了什么气候。

    随着越发接近那扇大门,一行人的心情都开始紧张起来,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沐孜则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时不时抬眼去看旁边的何倩,眼神明显在微微颤抖。

    我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反常,也跟着抬头看了看何倩,发现他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妥,跟在黄教授旁边也是一脸紧张的环顾四周。

    五分钟后,一行人来到那扇双开门前,远看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此时来到近前才发现这扇门大的出奇,并且是一扇厚重的石门,颜色漆黑上边雕刻着许多纹路。大门的高度差不多有四到五米,横向宽度也在三米左右。在门的两侧,两尊形态奇怪的四不像雕塑伫立在哪里。

    这两尊雕像所雕刻的东西相同,只是方向不同相互对立,看上去歪歪扭扭既像是植物又像是动物。在雕像的顶端各立着一尊黑色莲花,跟我们之前在沉船里发现的那尊一模一样。周围的所有东西,大门雕塑以及门前的几段台阶全部呈漆黑色,应该就是用这座大山里最常见的黑色石头雕琢而成。

    石门上没有拉手没有凹槽,除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纹路之外一片平整,倘若不是这两尊雕像和中间的台阶,恐怕我们一眼扫过来都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一扇石门。

    帅天师举着手电走到其中一尊雕像近前仔细看了看,奇声说道:“无头无脸无身体,后有两翅,前有六肢,这雕像说人不人说鬼不鬼,说植物不是植物说动物不是动物,就连天上的百位群仙和地府的小鬼喽啰都没有长成这个模样的。黄教授,你能不能看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从几个人站在门前开始,黄教授就一直在仔细的打量着这两尊奇怪的雕像,微微皱眉一边看一边解释道:“每个国家的信仰都不一样,我们所熟知的佛教道教以及基督教等等都只是大众信仰,这些信仰其实都有一个相同的本质,那就是‘神’,每个人心中的‘神’就是他自己的信仰。

    对于沙之国来说,因为常年在大漠里游走生存,所以最为稀缺的东西不是什么天神地神也不是什么太阳神,而是难得一见的植物,这也是那株巨型大树为什么会生存如此长久的原因。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株巨型大树就是他们的神,植物就是他们的神。而这两尊雕像,就是被神化了的植物。你们仔细来看,这其实就是那株巨树的原型,只是在后边加了一对华丽的翅膀,在前边加了不少像肢体一样的藤蔓,除去这些,这就是一株青草。”

    按照正常人的思想,见到大型的雕像之后都会往动物或者人神的方向去想象,所以自然而然就把那几根藤蔓当成了四肢,把雕刻着翅膀的部位当成了后背。现在经过黄教授这么仔细一分析,我再去重新审视面前的雕像,果然发现这其实就是一株被扩大化了的普通植被,仅此而已。

    何倩看到雕像上的黑色莲花十分好奇,想要把它拿下来仔细看看,可是碰到以后才发现黑色莲花和雕像其实是一体的,完全由一块石头雕刻而成。

    我们在研究这两尊雕像的同时,大黑牛始终在那扇双开石门面前来回转悠,他在寻找开门的机关。如果这真的是传说中的皇子墓,那就到了他展现身手的时候。一个专业的土夫子,要是连墓室的大门都打不开的话,那未免也有些太挂不住面了。

    伸出手掌贴在石门上,大黑牛一寸一寸的轻轻抚摸,感受着每一部分的石块从中寻找破绽。片刻,当他将把手放在左扇石门偏上位置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仔细搓了搓,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就这点雕虫小技还想挡住牛爷爷?笑话!”说着从背包里摸出一把铁制的小锤轻轻敲打石门。

    我们站在台阶下方看着,大龙开口问道:“黑牛兄弟,怎么样,有没有机关,实在不行咱们弄两根雷管直接给他炸开吧。”

    大黑牛微微摇头:“对付大型陵墓的大门绝对不能使用暴力,否则有可能会触发机关,也有可能会把入口彻底封死。这扇石门上装有机关,只不过被隐藏了起来。看似是一整块石头,实际只是由几块组合而成,然后再在外表贴附上一层石片用来掩人耳目。”说着话,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石门上小锤敲击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裂痕。

    随着裂痕逐渐扩大,正如他所说,一层一指宽度的石片从石门上剥落了下来。

    除去一层石片,石门上雕刻着的那些纹路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还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同时正中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槽。

    大龙举着手电往凹槽内部照了照:“里边好像有个圆环,其他的什么都没看见,是不是把圆环拉出来大门就开了?”

    大黑牛没有回答,眯着眼睛盯着内部那个圆环看了许久才微微动了动嘴唇:“理论上是这样,把圆环拉出来或者推进去石门应该就可以打开了。不过,我总觉有些太简单了,好像还有点什么问题……”

    两个人正在仔细研究,后边的帅天师插嘴道:“这么大个开口正好安放炸药,塞进去两根雷管轰隆一声就进去了,非得弄的这么麻烦干嘛……”

    大黑牛眼睛一瞪:“轰隆你妈个逼,要是把这大山给轰塌了,到时候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帅天师被欺负的习惯了,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一脸愤恨的盯着大黑牛想要还口骂几句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原本几个人计划两个小时之内从墓穴中走出来,可是现在眼看着半个小时过去了,却连墓室的大门还没有打开。旁边的大火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于是把冲锋枪放到背后:“龙哥,我不怕,让我来。”说罢挽起袖子,就要把胳膊伸进那个凹槽之中。

    大黑牛见状惊叫一声:“我擦!你个二逼!”说罢将他的胳膊迅速给拽了出来。

    大火的胳膊还没有完全伸进去,所以石门并没有什么反应,他同样瞪了大黑牛一眼:“你胆子小,别来拦着我,没有那个技术就别在这浪费大家的时间!”

    一听这话,大黑牛的暴脾气也涌了上来,指了指石门出声河道:“妈了个逼的你小子挺牛逼是不是,来来来,你来吧,我他妈要再拦你我都是孙子!”

    大黑牛一瞪眼睛爆发出的那番气势十分压人,就连我们看着都心惊胆战。大火自然也不是那种服输的性格,再加上大黑牛话语这么一激,二话不说就要重新把胳膊伸进去。

    旁边的大龙强行把他推到身后,厉声喝道:“我尼玛,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扯这个JB蛋!一边站着去!”

    别人的话可以不听,但是大龙的身份仅次于二爷,大火拧着眉毛沉声说了句:“是。”接着走到一旁不再说话。

    大黑牛也不再浪费时间,把手里的强光手电倒转过来,直接塞进了面前的凹槽之中。就在强光手电伸进去的瞬间,两扇石门中间看似无法活动的地方竟然迅速往中间挤压,眨眼之间坚硬的铁皮手电就被彻底挤成了铁片,末端的灯泡闪了两闪彻底熄灭,同时一股电池爆裂引发的白色烟雾从门缝中悠悠的飘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旁边大火脸上的不忿顿时变成了吃惊,虽然嘴上没说,不过猜也猜的出来,他现在肯定正在庆幸刚才伸进凹槽的不是自己的胳膊,否则现在自己早就变成残疾人了。

    大龙见状也是脸色一变,后退几步厉声训斥道:“大风是因为什么才变成了那样?多少次了,我尼玛跟你俩说过多少次了,刚才要不是黑牛兄弟,妈的这次从新疆回去你们哥俩就能彻底从二爷手底下提前‘退休’了!去,给黑牛兄弟道歉!”

    大黑牛闻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看在二爷的面子上这事就别再提了,以后多教育教育,并不是所有事都能用蛮力来解决的。”

    说着话,大黑牛抓着那支已经被夹成铁皮的手电用力拽了出来,石门也随之被带着向两侧敞开。虽然看似比较沉重,可实际推动起来非常轻便,闪开一条一米宽的缝隙之后,大黑牛用先前那把小铁锤抵在其中一扇门轴的后边,这样可以防止我们全部进去之后石门自动关闭。

    在石门的后边,是一条直通向前的墓道,上下左右全部使用那种黑色石块进行铺垫,并且打磨的十分光滑。在两侧的墙壁上,横向布满了一条条延伸向前的凹槽,脚下的地面和头上的顶壁也是一样。站在门口往里看去,无数道延伸向前的凹槽让人有一种进入时光隧道的感觉。

    大黑牛盯着墓道凝视片刻,微微点了点头:“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危险,我和大龙打头,其余人收拾好东西两两一排跟在后边。记住,尽量踩着我们的脚印前进,不要手欠!小白脸,你听见了么!?”

    帅天师翻了个白眼:“你几个意思,本天师又不聋,好好带你的路吧!”

    做好了进墓之前的所有准备,大黑牛一手拎着工兵铲一手举着新拿出来的备用手电率先走了进去。

    我跟沐孜一排走在中间,望着这条悠长的墓道,她的脸色竟然微微有些发白,紧紧抓着我的手轻声说道:“小离,你得告诉大黑牛,这条墓道有问题,何倩可能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