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沫’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297字

    盯着那朵莲花看了几秒,大黑牛抡起手中的工兵铲轻轻一拍,直接将整个花朵拍成了一滩烂泥,与此同时,连身在远方的我们都能明显闻到一股更为浓郁的香味涌向四周。

    不过这似乎是莲花里蕴含的所有香味,当着这股浓郁的味道飘过之后,空气逐渐恢复正常,味道也慢慢散去。虽然几个人身上依然顶着‘小帐篷’,但是随着味道的淡化,身上那种燥热的感觉也开始消散。

    大黑牛没有闲着,而是围绕着那几块由棺材变形而成的石板左右观看,想要找一找其中的门道,看看古人到底是利用了何种技术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我隐隐有些担心,正想开口提醒他小心一点,他却一转身绕到了石板后边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中,紧接着一声惊叫传了过来:“我擦,这他妈地上还有个大窟窿呢,我就说一个堂堂的皇陵不可能只有这么几间小破屋。那啥,大龙兄弟你还有冷焰火没,递过来一个我扔下去看看有多深。”

    听闻后边还有空间,我们心里也一阵阵差异,不知道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大龙从背包里摸出两根冷焰火,拎起散弹枪也走了过去,片刻又走回来开始收拾东西:“黑牛兄弟说了,那后边才有可能是真正的皇陵,咱们收拾收拾东西兵分两路,身体状况差的留在外边,没问题跟我进去。”

    目前而言,就我们现在的情况来说,罗军还处在昏迷之中没有苏醒,而大火刚刚被大龙一拳打在了太阳穴上,整个人始终处在半睡半醒的朦胧状态中,再加上黄教授的胳膊刚刚被石块撞伤。所以大龙的计划是让黄教授留在原地,照顾着罗军和大火的同时等我们出来。剩下的人则速战速决,进去看看里边到底有没有金蚕蛊虫然后马上撤退。

    马上就要走到皇陵内部了,黄教授有些不太甘心,尽管胳膊受伤了也想一起跟着进去。犹豫片刻,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罗军,最后还是点头答应:“罢了罢了,我已经失去一个学生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罗军有事。你们去吧,速战速决万事小心,有什么事情就用对讲机联系,需要的时候我再进去。”

    我望着依偎在我身边的沐孜柔声说道:“你也留下来吧,越是往里越是凶险,你好好在这等着,我们很快就出来。”

    沐孜看了一看躺在远处的大火,微微摇了摇头:“你去哪,我就去哪。情蛊深,种沐孜,陪你生,陪你死!”

    她的声音虽小,但语气十分坚决,我抱着她点了点头。旁边的帅天师见状咧嘴一笑:“那什么,黄教授也受伤了,留在这里照看两个人可能有些顾不过来,万一遇上什么危险可就麻烦了。要不然,本天师也留下来吧,你们四个下去,我们四个留下,人头上也比较均衡不是……”

    话音刚落,石板后边就传来大黑牛的吼声:“小白脸,别JB瞎比比了,赶紧给老子过来,看看这墙上都写了些什么玩意!”

    黄教授也勉强露出个笑容,接着把脖子上的相机取下来递了过去:“多谢天师的好意,黄某心领了,这边应该遇不上什么麻烦,你还是跟他们一起下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如果真想帮我,那就拿着这个相机,把看到的东西都拍下来带给我,黄某感激不尽!”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帅天师也不好再说什么,苦笑着接过相机套在自己脖子上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只能这样了,唉……我这个命呐……”

    收拾好东西,我们跟着大龙来到那几块石板后边,只见大黑牛正在蹲在地上举着强光手电不知道看些什么,在他的身边果然有一个三米左右四四方方的地洞。

    地洞内部并不是直上直下,而是一些斜通向下方的石头台阶,在台阶两侧的石壁上零零散散的雕刻着不少文字。虽然不知道内容,不过我能认得出这种字体,正是沙之国专用的沙冥文。

    帅天师一看立刻翻了个白眼:“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看这个?你看不懂,我也看不懂,这玩意你得找黄教授啊,我去帮你叫他……”说着转身就要往回走。

    大黑牛一把将他给拽了回来,拎到地道边缘用手电往里照了照:“谁让你看那些沙冥文了,我让你看看里边,那个八卦阵是什么意思。就说你没什么文化,道家这点事还能明白点吧?”

    我也跟过去往里看去,只见这个地道的台阶并不是很长,往下延伸了不足十米就到了尽头。在台阶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圆形物体悬挂在半空,那似乎是个瓷器,外表做成了太极八卦图的模样,并且还上了颜色。这是我们自从来到这座大山进入这座陵墓以来,除了那朵五彩莲花之外看到的唯一一件有颜色的东西。

    帅天师眯着眼睛看了看,轻声呢喃:“这地方还能跟我们道家扯上关系?有意思……”说着下意识就往里走去,想要去到近处仔细看看。

    大黑牛见状连忙把他拽了回来,瞪了瞪眼睛:“你他妈不要命了,上一边站着去!”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网球大小的铁球,顺着台阶一侧轻轻推了下去。

    铁球缓缓滚动,走到台阶中段的时候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突然顿了一下,接着顶端的石壁突然发生松动,一层白色的粉末飘落下来,均匀的覆盖在四周。放眼望去,就好像刚刚下过雪一样。

    大龙举起强光手电照了照:“这是什么东西,面粉?”

    帅天师抬了抬下巴:“这玩意本天师知道,是石灰,用来吸收水分保持墓室干燥的,没什么危险。咱们赶紧下去吧,早点完事好早点出去,我是渴的不行了。”

    正常情况下,大黑牛总是最先嚷嚷着想要下去的那个,可是这一次他却一点都不急,挡在地道入口拦住我们,静静的等待。

    几分钟后,当飘散在半空中的所有白色粉末都落到地上,他才摆了摆手:“你们跟在我后边,踩着我的脚印下去,动作幅度不要太大,尽量屏住呼吸。”

    交待完这一切之后,大黑牛用手中的工兵一点一点的清理着台阶上的白色粉末,踩着干净的区域慢慢往里前进。

    站在外边的时候我们并不明白大黑牛为什么要如此小心,即便地上这些白色粉末有问题,只要不去接触即可,也用不着如此麻烦。

    可是等我们走进去的时候,沿着他的脚印一步步前行,当旅游鞋的边缘不小心碰触到那些白色粉末的时候,一缕青烟顿时飘荡而起,同时鞋边的橡胶立时就融化了一层。

    大龙见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全神贯注的盯着脚底下一边走一边问:“我尼玛,黑牛兄弟,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石灰的腐蚀性有这么强?”

    大黑牛哼笑道:“你要天天听小白脸在那瞎扯淡,早就死过八百回了,这玩意学名叫什么咱不知道,俗名叫‘沫’,腐蚀性是硫酸的几十倍,通常安置在墓道顶端用来防备盗墓贼。而且它的厉害之处并不在于腐蚀性,而是分解之后所挥发的气息,看到刚刚那缕青烟了么,如果含量大一些,咱们几个都得交代在这里!”

    沐孜走在我前面抬头看了看地道的顶端,只见上面并不是平整的石壁,而是一根根石条相互交错排列,那些‘沫’就是从这些石条的缝隙里散落出来的:“用这种东西作为机关,是不是太过明显了,这样的构造很容易被人发现吧。”

    “沐妹子就是心细,不像小白脸,四肢不发达,头脑还简单!”大黑牛轻声解释道:“这种机关的确很容被人发现,却也让土夫子很是头疼,因为你明明知道头顶上有机关,却不知道触发机关的地方在哪,而且也不知道触发机关的方式到底有几种。

    有一个姓孟的土夫子,曾经跟我一块下过斗子,前几年他在黑龙江那边倒一座诸侯墓,破开墓门就遇上这种机关。当时那种规模比这个小地道要大的多,进去以后他立刻就发现了上边的机关。墓道顶端距离地面有六七米的高度,一般人根本无法上去,所以只能从机关上下手。

    他也是个老夫子,知道这种东西的原理,于是费了一番功夫在一块地砖下方找到了触发的机关。就像咱们现在这样,先触发了机关,等墓道顶上的‘沫’全都落下来之后再走进去。

    然而,正因为他是个老夫子,对这种机关不屑一顾,疏忽大意之下所以才出了问题!”

    说到这里,大黑牛突然停了下来,微微侧身用工兵铲指了指前方的台阶,只见中段的一阶石块跟其他地方相比微微有些倾斜:“就是这种问题,墓主人知道这种机关根本瞒不过一些老夫子的眼睛,于是也动起了脑筋,把触发机关从一个增加到两个甚至更多。

    那孟老夫子就是忘了这茬,等‘沫’粉全都飘落下来之后,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去,结果刚走了十几米就把一块地砖给踩了下去!

    当时他心里咯噔一声,也立刻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是中了墓主人的道道了。于是踩住脚下的石板,将外套脱下来蒙在脸上,把裸露在外边的皮肤全都包裹起来,做好准备之后松开石板飞也似的往回狂奔。石板重新弹起来就意味着机关再次被启动,‘沫’粉就像腊月的暴雪一样铺天盖地从天而降。

    十几米的距离他只用了不到三秒钟就冲了出来,可身上的衣服还是被‘沫’粉腐蚀了个通透,等他挣扎着逃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扒了一层人皮,只有脚底板是完好无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