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命悬一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161字

    那些虫子很小,有点像能发光的瓢虫,之前全部趴在洞穴顶端一动不动,这让黄教授误以为是某种晶体岩石。

    虽然以这种虫子渺小的体型来说并不能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可是数以万计的虫群铺天盖地而来,这种气势还是让人忍不住心尖发颤。

    大龙见状二话不说,立刻招呼着大家赶紧撤退,免得一会再遇到其他危险。

    这座皇陵里的东西我们都看了个大概,能打开的都打开了,能拿上的也都拿上了,于是大家迈开步子跑过去跟黄教授会合。

    就在我们跑到近前的时候,有一只甲壳虫已经从头顶飞了下来,如同一点莹莹星光一般来到罗军身边直扑她的面门。罗军从之前的昏沉状态中缓和过来没多久,正站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头顶上那一道道幽蓝色的旋风,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有一只虫子飞了下来,并且正在往自己脸上扑。

    黄教授见状来不及细想,连忙伸手一拍,直接将那只虫子抓在了手心,用力一捏想要让它扔掉。可是当他展开手掌的时候,那只虫子的尸体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在手心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幽蓝色的光点。黄教授低头看了一眼,面部突然扭曲变形,整个人惨叫一声握着手腕摔倒在地上。

    我们隐隐感到有些不太对劲,连忙快跑几步冲到近前,大龙抓住黄教授的手掌仔细一看,大家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黄教授掌心那个幽蓝色的光点正在发黑扩大,就好像墨汁一样迅速扩散。黄教授的表情十分痛苦,脸上立时冒起了一层冷汗,龇牙咧嘴只顾着躺在地上拼命挣扎。

    只是几秒钟的功夫,他的半个手掌就全部变成了青黑之色,肌肉如同枯萎的植物一样干瘪褶皱在一起。

    大黑牛皱了皱眉头,轻喊一声:“麻痹的这虫子有问题,黄教授,命和手恐怕你只能留一样了……”

    黄教授似乎极其痛苦,根本来不及回应我们,整个人躺在地上疼的几乎快要抽搐起来。大龙听罢二话不说,一手将他的胳膊抵在背包上,一手从腰间拔出军刀,白光闪过,黄教授的左手被贴着手腕齐刷刷的砍了下来,一道道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被砍下来的左手掉落在地上发出‘当啷’一声清脆的响动,等我们再转头细看的时候,它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只干瘪的枯手。望着这一幕,我突然回想起之前几个人在黄沙里挖出来的那半截手臂,从颜色和干枯程度上来说二者竟然一模一样。看来那只断手的主人应该也遇到了跟我们一样的事情,迫不得已才选择了截肢。

    耽误了这么几秒钟,更多的甲壳虫已经急转而下,刚刚只是一只都害的黄教授丢掉了左手,现在成千上万只俯冲而下,倘若被它们包裹起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大龙爆了句粗口,背起黄教授就往外跑去,沐孜也跟在旁边,从背包里摸出一卷纱布手忙脚乱的进行包扎。

    黄教授的左手被斩断之时,罗军就呆呆的坐在面前眼睁睁的看着,见到这一幕整个人顿时颤了一颤,最后还是被大黑牛拉着才知道逃命。

    几个人绕过那些从天而降的巨大石块,沿着来路拼命狂奔,很快来到那个被小棺材堵住的拱门近前。

    拱门依旧是先前的样子,只露出一个半米多宽的开口。帅天师跑的最快,跟兔子一样直接跳着爬了出去,大黑牛紧随其后,爬出去之后翻身过来帮大龙把黄教授也拉了出去。等大龙爬出去以后,虫群已然飞到了近前,雨点一般的像我们俯冲下来,大火见状立刻将身上的喷火器取了下来,打开保险扣动了扳机!

    一秒钟的延迟过后,一道火蛇自末端喷涌而出,立刻将飞到近前的虫群烧焦了大半,直接在空中就化为了灰烬。我们也趁着这个机会抓紧时间,接连爬到了外边。当我爬出去之后,立刻反身去接应身后的罗军。罗军已经被吓的双腿有些发软,战战兢兢的尝试了半天都没能成功的跳上来。

    大黑牛见状也重新跳到了棺材上边,跟我一块一左一右拉住她的双臂用力往上拖拽。

    罗军毕竟只是个小姑娘,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还能保持这样的状态已经很是不错,听着身后此起彼伏的嗡嗡响动她也想快点逃脱出去。可是双腿用力一挣扎,非但没有爬上来自己反而还往下滑了一段距离。

    大龙弄到的喷火枪采用的是丙烷气罐进行燃料供应,虽然都是压缩燃料,可是矿泉水瓶大小的气罐也维持不了太久,我们爬出去的时候火焰已经明显有所减小,再加上罗军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燃料彻底耗尽,大火用力按了按扳机最后只能将喷火器扔在一旁,快步冲回来抱着罗军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没有了高热度的火焰,虫群立刻又变的活跃起来,不等大火爬上来就已经俯冲而下,瞬间将他团团围住。大龙见状立时就红了眼睛,怒吼一声:“我尼玛!大火!快跑!”

    最后一个‘跑’字还没喊出来,我们已经看不到大火的身影,他完全被一团幽蓝色的光芒笼罩在其中。只是一瞬间,蓝光骤散,一具黑色干瘪尸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望着地上干瘪的尸体,大龙想疯了一样将怀中的散弹枪举了起来,对准半空中的虫群不停装弹射击。

    我们没有时间伤悲,因为那些虫群又再一次的追了过来,按照这种速度,不出几分钟,几个人都将会变成大火那副模样。

    蹲坐在棺材上,我擦了把头上的汗水,那种嗡嗡的响动依然在耳边回响,目光一转看见了手中那个装着甲壳虫的琉璃壶:“这些虫子跟这只甲壳虫好像是同一个品种,它们之所以紧追着咱们不放,是不是因为这个?”

    大黑牛转头看了一眼,也立时反应过来:“马勒戈壁的,感情这个是它们老大啊,我说怎么全都紧追着不放!小哥,快给我!”说罢从我手中接过琉璃壶,从开口用力往远处扔了过去。

    只听‘咔嚓’一声,琉璃壶落在地砖上摔了个粉碎,那只巨大的甲壳虫也应声而出,腾空而起。虫群纷纷聚拢过去,将其包裹起来。

    帅天师在旁边一脸心疼:“哎呦……我的琉璃壶呐……好几百万的东西就听了个响……”

    大龙还在疯狂的用散弹枪射击,在那只巨大甲壳虫腾空的瞬间,也算它倒霉,不偏不斜刚好被一颗子弹击中,瞬间爆裂开来被打了个粉碎。其余的虫群盘旋几圈,接着调转方向又冲着我们飞速袭来。

    大黑牛把近乎疯狂的大龙拉倒一边,将他身上最后一包炸药摸了出来,放在开口处拉开了引线。

    其他人也纷纷从棺材上跳下去,尽可能的跑远一些卧倒在地上。

    我搂着沐孜刚刚趴下,一声轰鸣便自身后响起,紧接着一股热浪涌向四周,硝烟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等待了十几秒钟,我举起手电转身看去,只见那个开口已经被炸药彻底轰碎,上方不少石块坍塌下来给封了个严实。与此同时那口小棺材的棺盖上也被炸出了道道裂痕,一缕缕青色烟雾自裂痕中徐徐上升。

    望着那缕青色烟雾,大黑牛立时变了变脸色,接着快步跑到棺材侧边看了一眼急声吼道:“小白脸,镇棺符!快点再给老子一张镇棺符!”

    话音刚落,棺材整体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把上边的灰尘都激荡上了半空。同时棺盖上的缝隙也越来越大,其中冒出的青色烟雾更为浓郁。我也往旁边退了几步,仔细一看,只见先前被大黑牛贴在棺材侧边的那张镇棺符已经完全被爆炸所产生的火焰所烧毁,只留下一点黄色的纸片。

    见此情景,帅天师也白了脸色,放下背包手忙脚乱的在里边摸着符纸。

    原本帅天师把每种符纸都放在了不同的位置上,正常情况下很快就能拿出来。可是刚才在黑石莲花里装古董的时候太过匆忙,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把剩下的所有符纸都混在一起垫在了最下边。现在越是想要拿出来反倒越是拿不出来,摸了半天最后只拽出来半截,而且还是个辟邪符,不是镇棺符。

    眼看着棺材抖动的越发厉害,棺盖缝隙中的青烟也越冒越多,大黑牛从怀中摸出一捆细细的红绳,拉开之后从各个方向绑住了棺盖,随后将手中的工兵铲用力插在了最宽的一条缝隙之内。

    做完了这一切,棺材的抖动逐渐减少,尽管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们还是跟着松了口气。正想开口问问大黑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口棺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还没等说话,只听‘嘎嘣’一声脆响,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棺材突然发生爆裂,木质的棺盖四散而飞,一团浓郁的青色烟雾自其中冒了出来。

    大黑牛眉头一拧高声吼道:“都别动,趴在地上屏住呼吸!”

    我们闻声反应过来都原地卧倒,捂住口鼻不敢动弹分毫,而帅天师则本能的跳起来撒腿狂奔。刚刚跑出去不到五米远,只见有个黑影从棺中跳了出来,一跃三米的追了上去,眨眼之间追到帅天师身后,一只墨绿色手掌猛的掐住后颈将他腾空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