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又遇蛊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25本章字数:3304字

    被拎到半空,帅天师还习惯性的以为是大黑牛在伸手,反手抓着那只手一边挣扎一边骂道:“大黑牛我操你大爷,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胡闹,赶紧把本天师放开!一会……”话说一半,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些异常,自己握住的那只手上似乎有着一些毛绒绒的质感,愣了一愣微微转头顿时妈呀一声喊了出来:“太……太太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救命!救命啊!!!……”

    循着声音,几道手电光一起照了过去,在墓室中间,青烟散去,只见一个全身长满了绿毛体型高大的人影出现在视线之中。

    那人影十分魁梧,大黑牛跟它相比较简直如同小孩子一样。它的身上穿着一套已经几乎被撑破了的皮质铠甲,脑袋上还挂着半块破碎的棺材板,全身裸露出来的部分全都长满了绿色的毛发,一双大手指甲极长,跟深山老林里的黑熊都有了一拼。我大概估量了一下,站在大家面前的这个人,或者说这个东西,身高至少在三米左右,并且体格不是一般的强壮,单是一条胳膊就比成人的大腿还要再粗上一圈!

    帅天师被它掐着脖子拎上半空,话还没有喊完就已经痛苦的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只能摆动四肢无力的挣扎。后边的大黑牛见状立刻一个打滚从地上翻了起来,往前跑了几步临起背上的散弹枪就扣动了扳机。

    不到三米的距离,散弹枪里六颗威力强大的爆发子弹全部命中在人影的后背,随着一阵尘雾激荡而起,人影微微颤抖了一下,身上原本已经被撑破了的皮质铠甲也彻底爆开了一个大洞。

    几秒种后,子弹激起的尘雾逐渐散去,人影重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只见它后背上的皮质铠甲虽然爆裂开来,可是它的后背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子弹打进去就像钻进了棉花,似乎根本就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不过这一下似乎激怒了人影,它顿了一顿将手中的帅天师用力摔倒一旁,接着嗓子里发出一阵‘吱吱吱’的声音直扑身后的大黑牛。

    大黑牛见状忍不住大骂一声:“你麻痹的,这样都没事!?”说罢转头撒腿就跑,同时在怀里摸出一把糯米用力甩了出去。

    糯米砸在人影身上迸溅开来,碰触到人影之后就好像发生了某种化学反应,一阵阵白烟顿时冒了出来。不过这些都无济于事,完全挡不住人影一跃三米的步伐,很快大黑牛就冲到了死角,望着面前已经被炸药堵上的拱形开口不得不停了下来。

    现在大火已经死亡,黄教授断了一只左手没有经过妥善处理也几乎接近休克,帅天师被人影摔在一侧的墙壁上也伤的不清,此刻能投入战斗的只有大黑牛大龙和我这三个人。

    眼看着大黑牛危在旦夕,大龙让罗军打起精神来,务必照顾好黄教授,接着也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快步冲到近前,举起散弹枪几乎是贴着人影的后脑勺扣动了扳机。一声轰响之后,他又迅速调转枪托,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砸了过去。

    那人影身体超乎寻常的坚硬,大龙用枪托打过去竟然发出了一声类似金属撞击的清脆响动。接着只见那人影没有什么变化,大龙自己反倒被巨大的反作用力给震的后退几步摔倒在地上,重新爬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虎口因为用力过猛竟然都被震出了两道裂痕,出现了不少殷红色的血丝。

    散弹枪虽然没能将人影的脑袋轰碎,可是强大的爆发力却也轰的它踉跄了几步,头上挂着的棺材板子和皮质的帽盔也彻底碎裂,一颗满是绿色毛发的狰狞头颅顿时露了出来。

    那颗头颅的大小其实跟正常人的头骨没什么分别,只是干瘪的皮层之下又长出了一侧极为坚硬的绿色长毛,厚厚的覆盖在外围形成了一层天然的护甲,分明就是一只早已经发生了尸变的绿毛尸煞。

    对面的大黑牛借着这个机会快跑几步冲到近前,手里不知道拿着个什么东西,一跃而起用力插进了绿毛尸煞的口中,接着从它的双腿中间闪身而过,搀扶起地上的大龙往远处跑去。

    发现面前的大黑牛突然不见了,那绿毛尸煞也猛的转过了身子,强光手电一晃此刻我才看清,原来大黑牛刚刚塞进它嘴里的是个黑色的条状物,表面十分光滑微微反射着光芒,似乎是某种动物的爪子。

    嘴里叼着那个黑色的条状物,绿毛尸煞似乎有些痛苦,连反应都变的迟缓起来,脑袋上绿色的毛发从面前垂下,喉咙里不停的发出一种粗沉的喘息声音。

    呆呆的盯着正在往远处逃跑的大黑牛和大龙看了几秒,绿毛尸煞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迅速追了上去。

    这个空间并不是很大,前边的开口已经被炸药彻底封死,后边便是那条布满了细线机关的墓道,两边除了石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可以躲避的地方。大黑牛架着大龙跑到墓道口,原本挡在近前的那一根根细线已经消失不见,估计是又回到了墓道初始的位置,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所以在没有破解机关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进去的。

    趁他们打斗之际,我将背包里最后一捆登山绳摸了出来,在左右各找了一个比较结实的石俑,将绳子横向系在一起。在绿毛尸煞即将冲到大黑牛近前的时候,双腿抵在绷直的绳索上,身形颤了一颤接着失去平衡轰然倒地。

    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动在远处传来,绿毛尸煞迎面摔趴在地上,原本被大黑牛插进嘴里的那根黑色条状物正好被彻底砸了进去。它翻了个身从地上爬起来,举着两只绿色的大爪子在面前来回舞动,似乎是想要把这个东西从嘴里拔出来,无奈手掌太大,手指太粗,根本就伸不进嘴里,更别说把深深嵌在里边的东西拔出来了。

    见到绿毛尸煞正在苦苦的挣扎,大黑牛连忙轻声喊道:“没有炸药,这玩意根本弄不死,都别傻站着了,趁这个机会赶紧跑!”说罢举起手电照了照面前的墓道,似乎是在为接下来赌命的举动做着心理准备。

    望着那条漆黑的墓道,我心里也有些犹豫,正想开口问问进去以后万一遇到那种细线机关怎么办,还没等说话,旁边的沐孜突然叫出了声音:“小离,金蚕蛊虫!是金蚕蛊虫!”

    她紧紧的盯着正在地上来回挣扎的那只绿毛尸煞,脸上的表情十分肯定,墓道的大龙和大黑牛一听也立刻折了回来,跑到近前出声问道:“金蚕蛊虫?在哪呢?”

    沐孜抬手指了指地上的绿毛尸煞:“在它的胸口,那个圆形的吊坠里面,应该就是金蚕蛊虫没错!”

    我们沿着她手指的方向往前看去,果然看到那只绿毛尸煞的脖子上带着一个椭圆形吊坠,吊坠比成人拇指要粗上一圈,呈半透明形状,应该是沙璃制品。凑过那层半透明的外壳,能很清晰的看到内部有个虫蛹。那只虫蛹通体泛白,似乎只是个外壳,趴在吊坠里一动不动。

    ‘金为时,蚕为蛹’,这是金蚕蛊虫最基本的特征,见到这一幕我也在心里确定下来,这个吊坠里的东西十九八九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金蚕蛊虫。

    帅天师刚刚被绿毛尸煞甩出去撞在墙上,似乎是伤到了胳膊,捂着自己的肩膀说道:“我明白了,根据历史记载,当年沙之国里有个巫师,金蚕蛊虫就是这个巫师培育出来的。现在蛊虫在这个绿毛尸煞身上,也就是说这个绿毛尸煞很有可能就是曾经沙之国里的那个巫师,怪不得现在这么厉害。小哥,沐姑娘,你们苗疆走的到底是什么路子,人死了以后还能这么变态……”

    我听了也是苦笑一声:“明明是个尸变,你硬是给扯到苗疆上边来了。在历史上并不是只有苗族才会蛊术,蛊这种东西最初的起源地点至今还没有个正确的定论。沙之国那个巫师虽然懂得培育金蚕蛊虫,但他本身未必就是苗疆之人,我们自然也无从下手啊。”

    既然发现了金蚕蛊虫,那我们自然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放过,一行人损兵折将受尽苦难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此物,倘若现在仓皇而逃,以后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见到我们已经八九不离十的确定那吊坠之中的虫蛹就是金蚕蛊虫,大黑牛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狠色,将工兵铲在手里舞了两圈:“既然如此,那咱们马上就开干!现在这绿毛尸煞嘴里插着老子祖传的摸金符,短时间内动弹不得,趁此机会,哥几个一块上!”说罢率先冲了上去,踩住绿毛尸煞的脑袋将工兵铲狠狠插进了它的脖颈将连接着吊坠的铁链斩断。

    我们也紧随其后,我和帅天师一人按住绿毛尸煞的一只胳膊,大龙和大黑牛则按住它的两条腿,四个人拼尽全力同时招呼着沐孜赶紧过来把金蚕蛊虫拿走。

    沐孜应了一声,鼓起勇气来到近前,正想俯下身子伸手去拿吊坠。那绿毛尸煞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虽然我们有四个人,可是它不挣扎还好,一挣扎起来力大无穷。尤其是除了四肢之外身体没有人去压制,用力摇晃了几下眼看着就要挣脱出来。

    沐孜见状也顾不上许多,整个人直接跳上了绿毛尸煞的胸口,拼尽全力的想要将它重新按在地上。

    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白影在几人面前飞速闪过,我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觉的脑袋里‘嗡’的一声。只见在大家身边不远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只大白兔,正在呲着尖锐的牙齿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