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新欢旧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1本章字数:2022字

    “我现在有事,晚点才能回去。”何以晴生怕何以漠又开始质问起来没完没了,万一让身边的男人察觉出一不对劲就惨了!

    她匆忙地交代了几句,很快地就挂了电话,可是刚一转身就撞上了男人不善的眼神。

    “你给谁打的电话?”他声音中透出不悦。

    “跟你没有关系!”何以晴掩饰地躲闪眼神,心虚地将睫毛垂下。

    伸出手还回去手机,但是仲泽佲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扯。

    她踉跄两步便被到他面前,下巴即刻被钳住被迫仰头看向男人俊美的冷脸。

    “新欢?”薄唇气恼地吐字出来。

    何以晴一愣,他居然会这么想?

    瞬间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想到别的,是谁有什么关系?

    她立刻极快地挑了一下嘴唇:“新欢又怎么样?你也不是我的旧爱!”

    说罢扬手别开他钳制自己下巴的手,抽身想要离开,可骨节分明的大手却愈加用力,立刻弄得她疼地出声。

    “你干什么,放手!”挣扎几下也无济于事,何以晴立刻怒目而视地抬头瞪着他。

    “你打电话的是个男人?”男人的黑眸几欲喷火出来!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不服气地回击。

    “谁是你的旧爱新欢?”

    “关你什么事?!”何以晴被问烦了,最后一点耐性都耗尽了,刚才何以漠已经说了他在学校了,可是她还要赶回去才行,因为儿子的午餐一直都是她准备的。

    她必须快点摆脱这个男人!

    用力甩脱男人手,脚下生风便要踩上他光亮的皮鞋,可是男人却更加敏捷地一把抚上她光洁的大腿,用力向上一提,何以晴整个人便“跨”在了他的腰间。

    “混蛋!”何以晴顿时脸上一烫,咬牙里脸红斥责,还想骂些什么,但下一秒,她便生生忍住。

    男人的眼底分明染上了一丝猩红的颜色,甚至有几分情欲的味道!

    危险!

    何以晴心中立刻警铃大作,挣扎着用手去推男人的胸膛,可是仲泽佲轻巧地就把她的柔荑捉住,一用力,她整个人就被压倒在了床上!

    呼吸立刻纠缠到了一起,她挣扎不开,眼见着就要被仲泽佲覆上双唇,门口却传来了一阵不合时宜地叩门声。

    “笃笃笃!”急促而有力。

    仲泽佲恼火起来,何以晴立刻抓住机会迅速抽身,门已经打开,她的背影闪身到了浴室当中。

    “进来!”压低自己的不悦,仲泽佲咬牙地盯着浴室的门,似要把它烧灼出一个窟窿来。

    “先生,您要衣裳。”秘书郑朗恭敬地走进来,但是几乎是一瞬间便察觉到了冷凝的气氛。

    糟糕,不是时候!

    郑朗立刻放下衣裳,在仲泽佲几乎要杀死人的眼光中撞着胆子问道:“先生……九点钟的会议需要推迟么?”

    何以晴听到外面隐约的谈话声音,呼吸才顺畅了几分,她立刻走到窗户前瞄了一眼,迅速将想要从窗户逃走的想法收拾了起来。

    这……大概又是顶层的VIP包间吧?

    抚了抚心口,何以晴欲哭无泪地整理好衣裳盖住那些暧昧的痕迹,可是门外却没有了声音。

    难道已经走了?

    她狐疑地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好一会儿,什么声音都没有。

    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房间当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仲泽佲居然不在?

    何以晴迅速地检查了一圈,随后毫不犹豫地冲向门口,刚刚打开门,脚下就生生地停住了,当即不假思索地就要关门。

    仲泽佲黑脸地一把推住门,嗓音低冷:“又准备逃跑?”

    “……”何以晴沉默以对。

    不走难道等着你回来?

    她心中暗自腹诽,低着头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

    仲泽佲见她抓着衣角不说话,心中顿时怒气消了一半,这是知道错了?

    伸手搭上她的肩头,不由分说地就拽了出来:“跟我去吃饭。”

    “……”吃就吃!

    何以晴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裳,挣脱不开男人的大手只好跟着一步两个趔趄地走进了电梯。

    枫叶酒店中间便是高级餐厅,全景落地窗将外面大好的江面风景看得一清二楚,波光粼粼的水面反射着盛大的阳光让何以晴意识到,现在已经快十点钟了。

    她心不在焉地看着面前的菜单,直到男人不爽快地用指尖在桌子上“笃笃”地敲了两下,才警觉回神。

    “这是菜单,不是天书,你还要看多久?”墨瞳混了牛毛针一般叫人浑身都刺痒的难受,何以晴知道这是仲泽佲生气的表现。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生气会先用眼神逼人,震慑别人总比不说话要有用。

    想到这里,何以晴不禁笑了起来。

    仲泽佲的眉心一跳,她笑什么?

    然而何以晴马上就察觉到男人的目光了,立刻收起刚才的表情专心致志地看起菜单来,一边的侍应生很认真的拿着笔等候。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她伸手指了指,故意没有报出菜的名字来。

    侍应生点了点头,随后飞快地记下来,她有又指了几个,才满意地拍了拍手,仲泽佲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从来不关心这种事情。

    但是有一点何以晴知道,就是这个男人……不能吃辣。

    当鲜红的一盘盘菜上来之后,仲泽佲就知道,让这个女人点菜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除了主食之外,所有的菜都是红红彤彤的辣椒。

    修长的手指执着筷箸竟然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让他怎么吃?

    绝对是故意的!

    仲泽佲不爽的抬头,就见到对面的女人正手下不停的大快朵颐,吃的小嘴都红彤彤一片,不知怎么,那股子怒气竟然提不起来了。

    何以晴正在剥着一颗香辣虾,感受到男人的目光,故作惊讶地道:“你怎么不吃?”

    “不饿。”仲泽佲看到这满盘的辣椒,最终还是放弃了,将筷子搭到一边,用餐巾擦了一下嘴角,叫了一杯咖啡。

    何以晴咂舌地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享受,饭菜如果没有辣椒要怎么吃?

    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