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已经回不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1本章字数:2031字

    正在心中暗爽的时候,眼角余光中包裹的仲泽佲身形却僵硬了一下,直定定地看着不远的雅座,眉心深深皱起。

    何以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手中的麻辣虾掉到了盘中,“啪嗒”一声砸出一声脆响。

    雅座上女子一身浅驼色的半身裙,白色的针织将上半身玲珑的线条勾勒的十分完美,她本就长得十分清纯,似是一朵茉莉花一般,可是不知道为何,眉眼中的点点有仇郁结更显得她梨花带泪惹人怜爱。

    而此刻,“茉莉花”正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红酒。

    何以晴立刻低头将那麻辣虾重新拿起来,专心致志地剥着虾皮,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朵忧郁的“茉莉花”是谁呢?

    倘若不是这个女人,对面的男人也不会找上自己吧?

    她半是讥讽地在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可是对面的男人竟然无动于衷。

    许是迫于自己在这里,又或者是因为实在不想和他纠缠,何以晴这才抽出小毛巾擦了擦手道:“既然见到了就过去看看吧,好歹安慰一下?”

    仲泽佲方一听闻这话眉心便皱的更深,她……居然叫他过去安慰沈默念?

    “嗯?”见他不答话,何以晴故作轻松地又问了一声。

    “你想让我去?”仲泽佲答非所问地反问。

    “当然。”她理所当然地点头,“这里没有你吃的东西啊!”

    话音未落,仲泽佲便豁然起身,何以晴的话头一顿,再抬头就发现仲泽佲已经走向了沈默念那边。

    何以晴苦涩地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辣椒太辣了,她竟然觉的眼眶酸酸的。

    伸手去揉眼睛,眼泪顿时流了出来,这次是真的辣眼睛了,她用抽纸不停地擦着眼泪,并没有看到仲泽佲正将一个准备调戏沈默念的男人拎开。

    将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她才仓皇地擦着红彤彤的眼睛离开。

    “你是谁,放手!”西装革履的男人从仲泽佲的手下挣扎开来。

    “离她远点!”仲泽佲冷脸警告,浑身上下的都散发着一股凛然的气息。

    那人本是见到美女在小酌想上来搭讪,谁知道刚说了两句就被人拎到了一边,不仅没泡到美人还被弄得十分狼狈,不由得恼火起来,刚想冲上前说话,却被男人身后神出鬼没的保镖给吓得面色一白。

    “赶出去!”仲泽佲拿起手帕巾擦了擦手,嫌恶得很。

    几个保镖立刻上前将那人带走,

    沈默念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而仲泽佲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回头去找何以晴,可是那座位上已经空空如也,徒留一桌子的菜肴无人问津。

    她走了?

    正愣神空挡,大手便被火热的小手捉住。

    “泽佲,是你么?”沈默念的嗓子有些哭腔的询问。

    仲泽佲回过神来,对上那双泪眼朦胧,于心不忍地将她扶起:“跟我走——”

    话还没说完,沈默念就软软地倒在了他的怀中,面色酡红,泪水划过清秀的脸颊,她抓着他胸前的衣裳潸然:“泽佲,不要离开我……”

    仲泽佲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瞬间被细细密密地疼痛包裹住,抱起她走进了电梯。

    包间当中,沈默念泪眼朦胧,紧紧地搂着仲泽佲的脖子不肯松手,他单手搂住她的腰,将卡插好,转身的瞬间,一双红唇便堵了上来。

    “泽佲,给我……”带着醇厚酒香的双唇软糯温柔,摩挲在他的上面。

    仲泽佲措手不及,想要推开但是沈默念抱得更紧,她低泣中一边吻着他的脸颊一边向下道:“泽佲,当初是我不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她深知他的敏感点,手指隔着布料在上面画着一点点的圈,引得他呼吸都急促起来。

    大手抚上了她的肩头,沈默念心中一喜,手也缠绕上来,岂不料下一秒他便将她推开。

    “默念,今天碰到你纯属巧合,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解了紧绷的精神,俊容恢复了正常:“好好休息吧!”

    说话间便转身打开门离开,沈默念匆忙扑过去搂住仲泽佲精壮的腰肢不肯松手,她声泪俱下地道:“泽佲,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仲泽佲双目微阖,眼前却骤然闪现过一双不一样的双眸,他沉默了片刻,终于将她的手缓缓地拨开,沉声道:“默念,你喝醉了,好好休息吧,我已经通知了沈家,很快会有人来接你。”

    话落便不再留恋,打开门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门关上,徒留女人一声低低地啜泣声。

    仲泽佲,我一定要你重回我身边。

    沈默念攥紧手掌,双眸一片赤红的颜色。

    幼稚园门前,两个身高差很萌的人正在对话。

    女子一双水眸仿若天上的星辰,皱着眉头正在交代什么,可是地上的小朋友似乎根本就不买账。

    男孩年纪很小便可以看出其俊秀异常,深邃的轮廓已经初具雏形,称之为俊美也不为过,他抱着肩膀小大人一般地睥睨了一下正蹲在他面前喋喋不休的女人,叹了口气道:“何以晴啊,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啰嗦?”

    何以晴一怔,顿时柳眉一挑不高兴:“以漠,你怎么能这么跟妈妈说话?”

    何以漠头痛的扶额,有这么一个迷糊的老妈还真是愁人,他沉思的样子落入何以晴的眼中,与记忆中的男人重叠在一起。

    这何止是他们的儿子,根本就是那个男人的缩小版!若不是那双眼睛不同于男人的深黑色,而是与她差不多的褐色,何以晴觉的这简直就是克隆一般!

    今早她也正是因为这个小家伙才急匆匆地赶过来,谁知他竟然不领情?

    “我已经吃过早餐和午餐了,至于你,何以晴,你下午还有一堂课要在南大讲,你不需要准备课件了吗?”何以漠一板一眼地教育起面前的女人,眼中愁绪根本就散不开。

    也不知道她当初怎么怀着自己到处赚钱的!

    何以晴这才恍然地一拍额头,赶紧将东西整理好,匆忙拿出了一盒东西塞到何以漠的手中,叮嘱道:“记得吃,我要去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