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她的未婚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30字

    说话间便匆忙地转身离开,何以漠无奈地在她的身后摇头,他已经很大了好么?还需要葡萄糖酸辛这种东西?

    整头痛怎么解决的时候,看向手中东西的褐瞳骤然瞪大。

    “何以晴,你怎么给了你儿子这种东西?”

    何以漠不可置信地追问,再抬头,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影子?

    无语地将手中的东西塞进口袋,何以漠暗中发誓,今晚一定要问清楚!

    这边的何以晴骤然打了一个喷嚏,是谁在说她?

    她抽出纸巾擦着,眼角余光却注意到不远处的黑色车子里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她一个晃神,那人正在跟一个美女纠缠不清,搂在一起的动作似在热吻当中。

    正在何以晴想要看个明白的时候,公交车前来,她赶紧将纸巾丢到垃圾箱中,上了车之后想要找个靠窗的位置看个清楚,可是车子很快便开走了,她根本来不及看清。

    可真是奇怪,那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她的前夫……杜子恒?

    何以晴没有来得及多想,甩甩头坐车来到南大,下午一点半是她的心理辅导课程,现在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

    她小步急趋地赶到教室,可是还没进去,里面就传来了一阵尖叫的声音,夹杂着无数女人的赞叹,引得她眉心一皱。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何以晴还有些疑惑地时候,里面便传来了一道充满磁性男声,低沉地介绍道:“你们的老师来了,正在门口听墙角呢~”

    大家顿时一阵安静,而站在门前的何以晴真是一脸尴尬。

    饶是她再不济,这个男人声音她也听了很久了,不会有错。

    “各位同学好!”何以晴亮出职业的笑容出现在讲台上,故意无视了站在一边的仲泽佲。

    “何老师这是您男朋友吗?”

    “何老师您男朋友好帅啊!”

    “何老师您什么时候结婚啊?”

    “何老师……”

    “何老师……”

    何以晴刚刚出现,下面便是一推八卦的女生止不住地上前攀谈,让何以晴不厌其烦,她维持着微笑的表情故作淡淡地道:“让各位误会了,这位是我曾经的病人。”

    “可是何老师……”

    “各位,是想这一科挂掉吗?”何以晴微笑地出声,可是说的话让在座的学生都收敛了几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将课件准备好放到桌子上。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有不知死活地上前触碰逆鳞:“何老师,这肯定不是您的病人啊,一身名牌绝对不可能啊!”

    话音刚落,周边的人便跟着附和出声,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

    何以晴隐忍地攥着面前的课件的一角,骤然将一本书狠狠地砸到了桌子上。

    “砰!”的一声,让周围立刻一静!

    “你们。”何以晴扬起一把明媚的声音,笑意荡漾在嘴角侧脸过来看向身后的一群目瞪口呆的学生,脸上虽然笑着可却无端地让人觉的毛骨悚然:“都不想在这一科混了吗?”

    当即一片鸦雀无声,所有的学生都一瞬间觉的书本很有趣,十分认真地翻看起来。

    天使魔鬼混合体,真是无愧于这个称呼。

    何以晴也满意地转身过来,利落地抓起笔在黑板上行云流水地写下今天要学习的课题,翻着手中的课件,头也不抬地道:“无关人员请立刻出去。”

    仲泽佲一挑眉,不置可否却也难得顺从地走了出去。

    “……请同学们打开课本翻到355页……”

    甜美的嗓音蕴着几分素雅从教室当中传了出来,仲泽佲抽出一支香烟,刚刚摸出打火机,许是想起了什么,复又重新放下了,只拿着一根香烟在手中把玩着,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才让到了一边。

    里面的学生陆陆续续三五成伴地走了出来,墨瞳微微眯起,直到最后一个学生也抱着书好奇地张望了一眼离开,那个女人还是没有分毫出来的意思。

    故意的吗?

    仲泽佲香烟折断,随手丢到了垃圾桶里,迈出长腿便走了进去。

    偌大的教室静悄悄地,只有何以晴整理书籍纸张摩擦的声音,她时不时地在工作记录本上写写记记,钢笔在纸面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在寂静的教室当中十分清晰地落到了仲泽佲的耳中。

    他凝眸看着面前认真写着笔记的女人,银制的笔尖在盛大的阳光下闪现出点点星芒,仿佛那一笔一划丢写在了仲泽佲心上。

    他也不急,只安静地等待着她写完。

    六年都等了,不急在这一时。

    还不走么?

    何以晴在他的注视下写着东西实在有中如坐针毡的感觉,不舒服地蹙起眉心道:“先生,您还有什么事情?”

    “当然。”仲泽佲露出一个温雅的笑容,薄唇轻启道:“但是要你跟我出去谈。”

    “先生。”何以晴摆明了不想跟他说一句话,刚才暗示的逐客令看起来没有什么作用:“抱歉我没有时间。”

    “真的?”他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她已经合上的笔帽道:“是不是已经写完了?我看看——”

    说话间便伸手去拿那份文件夹,何以晴想要摁住但是他却先人一步地手快抽走,上面娟秀的小字依旧如以前一样,看得他赏心悦目。

    “你走不走?”何以晴也怒了,他以为这是哪里,由着他想怎样就怎样?

    “你再不走我就叫你好看!”叫保安解决!

    何以晴暗自腹诽,等下一定要到校长那里认去投诉一下,怎么什么人都让进?

    “你要给我什么好看?”仲泽佲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夹,无所谓地勾唇笑惹得何以晴一肚子火。

    嚣张!

    何以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来两步来到了切近,他不走是吧,自己走!

    思忖间抽回了自己的文件夹,拿起东西就要离开,却瞬间被男人攥住了手腕:“我有事情要跟你谈。”

    何以晴闭了闭眼,身形也忽然定住:“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说?”

    仲泽佲立着身子,挑眉:“在这里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

    一句话还未说完,仲泽佲吻便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