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想在学生面直播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20字

    熟练地大手扣上她的后脑,强迫她的头向着自己,唇压下来,攻略着她的城池。

    何以晴震惊地长大双眸,可是还未及看清面前的一切,她就狠狠地咬了上去!

    在他的地盘可以让他胡作非为,但是在学校绝对不可以!

    “唔——”仲泽佲吃痛一下,松开她的唇,但是手并,没有收回来。

    “放开我!”何以晴也不甘心地怒目回视。

    仲泽佲眯起双眸,却耳朵清明地听到了一把子倒抽口凉气的声音,他舔舐了一下唇瓣上的血迹,漾起一个轻蔑地笑容凑近道:“看起来你是想在你的学生面前直播了?”

    何以晴顿时悚然一惊,侧头:“你什么意思?”

    明知道是他的威胁,但是她还是不想就那么轻易的屈服。

    “你说呢?”说话间大手已经熟练地探进了她的衣裳中。

    何以晴立刻触电一样地撤了一步,将两人中间的距离拉开,切齿道:“你……”

    “跟我走!”仲泽佲睨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她气得顿足,但是生怕将这个男人惹恼了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好不容易在A市找到一份工作,她可不想就这么出名了!

    何以晴想着便紧随其后,熟料刚一出教室就呆住了。

    整个走廊里都是学生,满满当当拥挤在一边,见到何以晴震惊的样子立刻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有的在抠指甲有的在看天空,吹着口哨当做没看到。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仲泽佲说在学生面前直播的原因?

    她顿时面红耳赤一番,拨开众多学生手忙脚乱地离开,后面的脖颈都是通红的。

    仲泽佲在前面走得脚下生风,何以晴因为不想成为学校的焦点也加快脚步跟上,心中腹诽不已,方才他分明早就察觉到那些学生正在外面偷听居然还强吻了自己,众目睽睽之下,这叫她以后还怎么在学校立足?

    正愤恨地遐思着,前面的在始作俑者却骤然停下了脚步,她心思本就没在这上面,心烦意乱之际一头便撞了上去。

    “哎呦——!”何以晴捂着鼻子呼痛出声。

    这男人的后背是什么做的?铜墙铁壁似的撞得她眼前一阵发晕!

    她气急败坏地揉着自己鼻子,抬头想要质问的时候,仲泽佲却侧身过来。

    何以晴顿时怔住。

    他的侧面轮廓极其好看,深邃分明的侧脸俊朗异常,在树荫斑驳的阳光下显得晦暗不明,可也给他的俊美增添了几分神秘的美感。

    柔荑落了下来。

    鼻翼间是淡淡的花香,何以晴这才晃晃然地回神过来,扬首却看到了头顶满布的梧桐花朵,浅浅的藕荷色簇拥着团团垂垂坠着树枝,将那枝头都压了下来,时不时地有一两朵随着风飘落,落到地上发出“啪嗒”的轻响。

    男人西装括挺裹身,长身玉立,恍若画中人。

    “以晴,你还记得这里吗?”仲泽佲适时的发声,叫她恍惚了眼前的景象。

    似是六年之前,他夜晚酒醉,宁酊坐在路边颓然地落泪,她站在路灯下安慰……

    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眶,是花粉吹进了眼睛么?不然她怎么觉的眼眶有些刺痒?

    深呼吸,调整好自己,再抬头,脸上已经换上了恬淡地笑容:“仲泽佲,你这是专门来找我怀旧的么?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仲泽佲哑然。

    他眼神一闪,旋及沉声道:“以晴,辞职吧。”

    “凭什么?”这是她和以漠生活的全部经济来源,他说辞职就辞职么?

    “继续做我私人心理医生。”仲泽佲的口吻染上了淡淡的毋庸置疑。

    何以晴嗤笑一下,“做你的私人医生?仲泽佲,你以为还是六年前么?”

    她的眼底蕴着的讽刺和冷漠让仲泽佲心中不断地燃起一层毛毛的火气。

    早上她打电话的是谁?那么亲昵的说话方式,她从来不曾对自己这样!

    他强压着不爽,眯眸冷冽:“人不会活在过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除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尾调伴着眉毛一样上扬,仲泽佲已然看向了身边的女人。

    不可告人?全世界只是不能告诉他而已!

    何以晴心中千回百转,可是一想到何以漠稚嫩的童颜,终于还是紧紧地攥住了自己的手,指甲掐进掌心,选择了沉默。

    六年前她选择独自将孩子生下来,便是不打算让他知道,如今回来遇到已实属巧合,她除了选择离远点别无他法,更不能让何以漠受到任何的影响!

    仲泽佲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女人,见她沉默不语的回答方式着实恼怒。

    那是默认了?

    他额头上青筋直跳,想到之前她在课堂上露出的和煦笑容,一时之间愤怒的口不择言:“还是你喜欢这样的氛围?如果你想要钱,我可以出你现在工资的十倍,或者,你有别的男人?”

    别的男人……?

    何以晴哭笑不得,但是倍感荒唐之后便是无尽地齿冷,在他的眼中自己就这么人尽可夫吗?

    她冷笑一声,唇齿反击:“仲泽佲,不要自己可是到处睡女人就觉的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何以晴丢下一句话,踩着高跟鞋便用力地走开。

    仲泽佲站在树下,气急败坏却因为高傲不可一世的自尊心不肯挪动分毫。

    呵?斥责他?可以!几年不见长本事了,脾气也见长!

    攥紧拳头,他就让她看看什么叫和别人一样!

    是夜,万籁俱灰。

    “啪”的一声,何以漠见给一个白色盒子丢到了桌子上,小小的人趴在桌子边上,一脸严肃。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稚嫩的声音带着质问。

    何以晴正将饭菜端上桌子,见到那白色的盒子骤然脸上一烫,回想之前的事情顿时将脸扭了过去。

    今天中午匆忙地去工作,本以为是将葡萄糖塞给了何以漠,却不想竟然慌乱中拿错了东西?

    日光灯下,“避孕药”三个大字正明晃晃地在眼前闪烁,何以晴讪讪的笑了笑想要拿回,一个小手却骤然拍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