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你这个负心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52字

    他抱着肩膀,只见何以晴连外套都没脱就穿着在切葱花,旁边还放了一袋汤圆。

    一定有问题。

    何以漠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就见到自己的妈咪正茫然地抬起头来。

    “妈咪,你有事情吗?”

    “没有。”何以晴躲闪开他那双棕色的大眼睛,复又低下头去。

    “可是煮汤圆不需要葱花啊!”

    什么?

    何以晴这才惶惶然地回神,看着菜板上的葱花,顿时觉的眼前一花,眼泪便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以漠……我们以后可能连葱花都吃不上了。”她有些哽咽地开口。

    “你被辞退了吗?”何以漠倒是波澜不惊的,不吃葱花而已,他最不喜欢吃葱花了。

    “……”何以晴低声的啜泣着,并不答话。

    何以漠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就是被辞退了吗?女人就是麻烦,多大点事儿!

    他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腿——他现在只能碰到何以晴的腿,拉住了她的手。

    何以晴再也隐忍不住,蹲下来抱着他便开始痛哭流涕,何以漠无奈地抚着她的后背,小大人一样的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份工作吗?我们自己干就是了,我也不喜欢你朝五晚九地去上班嘛!早就想让你辞职了……”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何以晴疑惑地止住了哭声,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松开他看向脸,只见到何以漠一脸淡定地看着已经哭花了妆的女人,眼睛更加酸痛了。

    “喂喂,不要哭了好不好?!”何以漠顿时手忙脚乱起来,因为何以晴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不是……”何以晴一边用手背擦着一边皱眉:“我刚刚切了葱——”

    何以漠一脸冷漠。

    “好了,我饿了。麻烦你给我换样东西吃。”俊俏的小脸已经恢复了面瘫的样子,转身走了出去。

    “何以漠,你怎么这么冷漠!”身后的女人抱怨不止。

    他只好恨铁不成钢地皱眉摇头,拿起刚才看的那本书,却骤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匆忙放下书本跑回里屋,何以晴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他用力关上的门。

    这死小子!

    何以晴吸了吸鼻子,换上鞋子拿出钱包下了楼。

    这房子是何以晴刚来市的时候租的,因为经济的问题,所以选的地方不是很好,好在是老城区,周边的生活配套很完善。

    匆忙选了一些新鲜的蔬菜,何以晴结了账便从超市中往外走,眼角余光却注意到了一辆银灰色的车子停在不远处。

    她褐瞳一凛,顿时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可是身后的皮鞋声逐步逼近,就在她打算转身躲开的时候,那人已经绕到了她的前面。

    “准备去哪里?”

    低沉醇厚的男声传来,熟悉的命令口吻。

    “回家!”何以晴头也不抬地准备走来,替她请辞还前来围堵,这人真是阴魂不散的!

    “站住!”仲泽佲不爽的叫住她的名字,可是何以晴并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

    岂有此理!

    仲泽佲眼底燃起一层幽蓝的火苗,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女人,脚下生风一样三下五口初二就来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道:“何以晴,你居然敢无视我?”

    “你放手!”何以晴手腕一痛,回视着威胁道:“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

    叫人?威胁谁呢?

    “你想——”叫谁还没问出口,仲泽佲的声音就被她尖锐的叫声盖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你放手!我知道你有小三!”

    何以晴大声的喊叫立刻就吸引了周围同样出来买菜的老人们,周围的人围过来的时候,仲泽佲的脸都黑了,顿时阴沉仿佛天边的乌云一样。

    “我知道你有小三,你不想要我了!”何以晴见人群为了过来,呜咽一声立刻开始控诉泣不成声道:“你不顾我们六年的情分也就算了,我们还没有离婚呢,你就打算这么绝情的赶走我吗?”

    这怎么还反过来了?

    仲泽佲被气得眼前发黑,这女人胡编乱造的能耐还见长了?

    他刚想张嘴解释,身边的人便七嘴八舌地开始说教起他来,他百口莫辩,谁能想到堂堂尧竣公司的总裁竟然在大街上被一群老人指责的样子?

    仲泽佲碍于情面又没有办法开口争辩,只得气得太阳穴上青筋直跳,狠狠地盯着对面的女人,可是她却演的更加起劲了。

    率先开口的人总能夺取很大的主动权,她学了那么多年的心理学,自然是知道这个的。

    何以晴趁着抹眼泪的功夫掐了一把洋葱,擦了擦眼睛,立刻眼泪如珠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地流了出来,她更加委屈地哭出声,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抹多了洋葱汁真的是辣眼睛!

    “我知道你已经看不上我了,你从前那么穷的时候我也没有抛弃你啊!但是那些女人都是因为你的钱才跟你在一起的,我只求你不要赶我走!”何以晴声情并茂地给周围人煽情的气氛中加了一把猛料,颤抖着嘴唇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呜呜呜呜……孩子……孩子我会打掉的,求你不要现在就赶我走!”

    “你这个男人太不像话啦!”

    “简直就是个负心汉!”

    “男人有钱就变坏!你不是好东西啊!”

    周围的老大娘老大爷们都看不下去了,纷纷上前指点仲泽佲,他恼火中却解释着,却看到何以晴要趁机逃走,顿时想要伸手去抓,可是周围的人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听到何以晴惊恐的尖叫一声:“不要打我!”

    周围的人再也忍不住了,义愤填膺地就要上前教训这个“负心汉”,何以晴趁乱从一群老年人当中钻了出去。

    一群老人家,仲泽佲总不能没良心到推倒别人吧?

    何以晴脚下生风一样的窜回家里,三步并两步的上楼梯,气喘吁吁地关上门,终于松了一口气。

    “呼呼——”她气息还没喘均匀,身后就一把子男声问道:

    “何以晴,你躲什么呢?”

    何以晴骤然吓了一跳,她立刻转身,才看到何以漠正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悬到嗓子眼儿一颗心终于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