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嫁给我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031字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何以晴每天要给何以漠做饭,剩下的时间除了面试,还要应付仲泽佲每天不定时不定点的骚扰,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自己的联系方式,更不知道他怎么会有那么多不一样的电话号码,何以晴整个人,整个生活都陷入一种混乱的状态。

    这天早上,何以晴到一家心理咨询诊所应聘。

    “何小姐,我们看过您的履历,您很适合我们的职位要求,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就可以来上班了,您很快会收到我们公司正式的offer。”

    “合作愉快,非常期待加入你们”

    何以晴站起来与人事经理握手道别。

    终于要上班了,为了摆脱仲泽佲,自己宁愿在心理诊所找工作,虽然工作累一些,假期短一些,但是总归比仲泽佲的纠缠来的愉快的多了。

    天知道,何以晴是多么渴望拥有平静的生活。

    走出的大门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一辆银灰色的迈巴赫疾驰而去。

    何以晴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当时也没有多想。

    此刻距离幼儿园放学还有一会儿。

    何以晴然后哼着小曲,愉快地往幼儿园方向去了。

    何以漠看到何以晴立马飞奔过来。

    “何以晴,你找到工作了?”

    “你怎么知道,八九不离十吧,只等收到offer去上班了。”

    正说着,一辆银灰色迈巴赫停在面前。

    车窗缓缓摇下,又是那张俊朗冷冰冰的脸,蜜糖色的肌肤闪着迷人的光泽,然而此刻的何以晴却对这张帅到没朋友的脸讨厌至极。

    她牵着何以漠的手,拔腿就准备走,却被保镖拦下了。

    “一起吃晚饭吧。”

    “谁要跟你吃晚饭,你害的我们还不够惨吗?”何以晴急欲逃走,然后无济于事,被刚刚下车的仲泽佲拽住了胳膊。

    “你放手。”何以晴恼怒的喝道。

    “你一消失就是六年,不应该给我个解释吗?”他顿了顿又说道,“何况那天晚上我们……”仲泽佲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我不喜欢欠人情,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结婚了。”

    “你……”何以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被他骂。一时羞愤难当,抬起高跟鞋狠狠的踩了下去,趁着保镖去扶仲泽佲,拉着何以漠就走。

    人情?他拿我当什么了,何以晴差点要哭出来了。

    “上车……”仲泽佲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看也不看何以晴,何以漠则被保镖抱上了车,何以漠挣脱不开,狠狠地咬了保镖一口,保镖的手臂上立马青紫一片。

    何以晴想要抱儿子下来,却被保镖拦住了,何以晴只好坐上了车。

    仲泽佲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何以晴因为恼怒而气的涨红的脸,他心里一阵悸动,这六年来,自己到处打听她的下落,而何以晴不只结婚了,还有了个孩子。偏偏那天晚上又发生了那件事……想到这里仲泽佲感觉自己胸口一片微热。

    六年前让你逃掉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你了。

    仲泽佲这样想着,嘴上却问道:“吃什么?”

    “西餐可以吗?”

    “你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何以漠歪着脑袋问道。

    继而转脸问何以晴“他到底是谁?这么凶?”

    “再说话只好先送你回家了。”

    何以漠一把捂住嘴,为了下馆子也只好不做声了。

    车子在一家西餐厅缓缓停下。

    何以晴无奈地跟着他走进去。

    餐厅里有缓缓的钢琴声在流淌,灯光柔美的恰到好处。除了这个叫做仲泽佲的男人,一切氛围都美得不像话。

    安静的吃完饭,仲泽佲便想办法让保镖带何以漠去儿童乐园里玩去了。

    就剩下他和她两个人。

    仲泽佲擦了擦嘴,怎么样,我的提议考虑过吗?做我的私人医生,要是觉得这个职位不够好,做我的老婆也是可以的,反正我们两个现在生米也已经煮成熟饭了。”

    “你……”

    “你能不能不再提这件事。”

    “好啊,你嫁给我,我绝不再提。”仲泽佲蜜糖般的脸上闪现出冰冷又势在必得的微笑。

    何以晴举起手中的红酒便泼了过去。

    仲泽佲愣了两秒钟。

    伸手擦干净脸上的红酒,有些愠怒又有些尴尬,嘴唇微微张了张,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仲泽佲,六年前我没有嫁给你,现在的我更不会嫁给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就在这个时候,何以漠不知道什么时候趁保镖不注意跑了回来。

    “仲泽佲,我不许你欺负何以晴!”

    何以晴走过去拉着何以漠的手,“我们回家。”

    他们两个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保镖欲追出去,却被仲泽佲拦住了。

    “本少爷有的是耐心。”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何以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逃开这里。

    “不,我不能认输,六年前我逃了,现在我一定要面对这一切,我不能永远活在逃避里。”何以晴决定要好好地在这座熟悉的城市生活下去,好好地养大何以漠,现在,儿子是她人生的全部了,别的她都不在乎了。

    第二天清晨,何以晴收到了那家对她很满意的心理诊所的电话,对方婉拒了她,说是自己的诊所庙小,请不起她这样的人才。

    “昨天明明谈得好好的。”何以晴脑海里突然掠过昨天面试完后在诊所门口看到的那辆银灰色迈巴赫,那不分明就是……

    仲泽佲?混蛋仲泽佲,又是他搞的鬼。

    为了弄清楚这一切,何以晴专程去了那家心理诊所。

    经理被她缠的没有办法,才告诉她。

    “何小姐,作为仲氏集团的少奶奶,既然家里人不同意出来上班,你还是不要为难我们了。”

    仲氏集团少奶奶?何以晴鼻子都快气歪了。

    这个仲泽佲,胡说八道起来真是一本正经,要气死人不偿命的节奏,也罢,反正自己也没有准备再结婚,随他去了。

    不过,何以晴更下定决心,要在这个城市凭自己的本事活下去,决不让任何人看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