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她是我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2本章字数:2247字

    晚上,何以晴备了一桌子何以漠爱吃的饭菜,自己还喝了点红酒,为了庆祝自己找到了新工作。

    “何以晴,这次你要好好干。”何以漠又开始了他一副小大人模样。

    “知道了,何以漠,你要好好读书。”

    “你只要管好你自己,我。”何以漠说着拍了拍胸脯。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何以晴忍不住笑了,这孩子。

    不过自从自己发了通火勒令何以漠不许再问仲泽佲的事,何以漠安静多了。

    可惜最近他在听故事的时候会突然问,“何以晴,我爸爸是不是跟故事里的人一样,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吗”

    这样的问题,何以漠从很小的时候到现在,倒是很少问过。

    而他手机里那张仲泽佲的照片,居然一直没有删掉……

    何以晴真担心这孩子往那方面想,毕竟他们两个活脱脱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过她已经打定主意,不承认,就是仲泽佲自己过来当面问,自己也不会承认。

    何以晴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秘密能瞒多久。

    第二天,何以晴收拾好自己就去上班了。

    在通往郁氏集团大厦的路上,有一条林荫大道,宽阔的石砖路两旁种满了银杏树,时值九月份的A市,银杏树叶已然开始三三两两的变黄了。

    何以晴第一天就喜欢上了这条林荫路,她总是提前下车,走十分钟到郁氏集团大厦,这条路很安静,行驶的都是小轿车。

    何以晴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套装,上身搭配淡粉色衬衫,下身浅灰色包臀裙勾勒出一双肤如凝脂的大长腿,脚踩黑色高跟鞋,哒哒的脚步声轻快又有节奏。

    何以晴做的是助理工作,像自己这样的专业,有没有企业工作的经历,只能从公关部助理做起,不过郁氏集团的薪水足以维持她与何以漠两个人的生活了,她是个很容易知足的人,想到以后不用再忍受仲泽佲的骚扰她便感觉整个人轻松许多。

    郁玮梁自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何以晴,却一直念念不忘。

    这天他居然在公司旁边的林荫路上看到了何以晴的背影,他一时之间以为自己看错了,忙让司机将车子倒回去,真的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黑色的凯迪拉克在何以晴身旁缓缓停下。

    车窗摇下来,是一张阳光明媚的帅气的脸。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送小姐你回家呢?”

    闪亮的贝齿缓缓吐出磁性的声音,一件米白色的衬衫扣子敞开了两颗,露出健康小麦肤色的胸肌,袖子也随意地挽起来,整个人非常的随意,休闲,即使是这样,车窗一摇下来,还是听到“好帅啊”的惊呼声。

    然而何以晴却依然是面带微笑,淡淡地说,谢谢你的好意,我想自己先走走。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一个大写加粗的尴尬,谁拒绝过郁玮梁?郁玮梁有些小小的挫败感,这个女人,真的是特别,很特别。

    一时之间,何以晴激起了他深藏的男性的猎奇心理。

    何以晴没有认出那个男人吗?当然认出了,她认出那个男人就是自己前几天在咖啡馆误打误撞碰见的那个男人。

    她心想:“又是一个有钱就自以为是的人。”便不再理会这件事了。

    生活就是这样,充满着戏剧性的巧合,第二天一大早,在郁氏集团大厦的电梯里,听到一群女人疯了一样谈论郁氏集团的总裁,年轻有为又阳光帅气的郁玮梁。真是一群花痴,何以晴心想。

    下班的时候,何以晴特地晚走了会儿,何以漠去夏令营了,自己难得可以趁着黄昏的晚霞一个人走走。

    出公司的时候,她正准备下电梯的时候,电梯门又开了,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郁玮梁。

    两个人一打照面,不由得异口同声说了句:“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说完一起笑了起来。

    “我在这里上班。”何以晴微笑说道。

    “你好,我叫郁玮梁,你呢?”

    郁玮梁伸出了手,同时心里暗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

    “何以晴”何以晴无奈伸出了手。

    他居然是郁氏集团的总裁郁玮梁。

    “何小姐,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及谢谢你呢.”

    “我应该叫您郁总吧,郁总,举手之劳的事情您就不必再记在心里了。”

    “何小姐,现在是下班时间,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直接叫我郁玮梁。”

    “郁先生,我们并不熟啊。”

    “我可是对何小姐印象深刻啊?”

    说话间郁玮梁一边走一边偷偷上下打量着何以晴,何以晴上班后整个人状态和气色都更加好了。

    “何小姐住在哪里?我顺路送你吧。”

    “郁先生怎么知道我们一定顺路呢?”

    “想送何小姐回家,去哪里都会顺路的。”

    何以晴不禁笑了,这话这么的老套,可是听着还不错,知道这个人的来历,何以晴也放松了戒备,再没有那么多的防备,于是便上了车。

    车子开的平稳缓慢,似乎是郁玮梁觉得这段距离太近了,故意走的这么慢。

    察觉到何以晴的疑惑。

    “何小姐不是本地人?”

    “我在这里长大。”

    “那为什么,像何小姐这样的女子,我却从未见过呢?

    “你当然没见过,我离开六年了,你怎么会见过?”何以晴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只是笑了笑。

    “听何小姐说,在公关部做助理,要不要我帮你调换一下岗位?”

    郁玮梁见何以晴不说话,继续说道

    “公关部应酬比较多,各色各样的人都有,你一个女孩子,很容易吃亏的……”

    “多谢郁总好意,我觉得很好,何况,我是凭借自己能力吃饭,身正不怕影子斜。”

    “是本人唐突了。”郁玮梁笑了,何以晴看见他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顿生好感。

    想当年,仲泽佲也是这样的笑容,仲泽佲这样的笑容只有她看见过,他像个孩子一样的一面,只在她面前表露过……而今……

    何以晴发现自己又想起了仲泽佲,赶紧看向窗外的夜色,以免自己再想到别的什么。

    路两边的树缓缓向后倒去,起风了,树叶簌簌的落下,夏季已经接近尾声,早晚的天已经有了些凉意。

    很快就到小区楼下了,“谢谢郁总送我回家。”

    “叫我郁玮梁吧。”

    “何小姐等一下。”

    何以晴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发现郁玮梁拿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下车,并且不由分说地披在她肩上。

    “何以晴!”

    郁玮梁的手刚好搭在何以晴的肩膀上。

    何以晴一转身,却看到了脸色铁青的仲泽佲。

    “喂,请把你的手拿开!她是我的女人!”

    说罢,仲泽佲不由分说,将何以晴拉到自己怀里。